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三月 27, 2008.


這一篇可算是「我看台灣總統選舉」的番外篇,即是與總統選舉無關,只是我對今次台灣之行的個人感受。

哲學家 Walter Benjamin 認為,城市是人感受與經歴的一幅地圖:城市的每一橦建築物,都留有不同的人的回憶與延續,不論一座大廈、一座商場,只要你曾經到過那兒,總會留下一些回憶,而人的回憶,就由那城市中數不盡的建築物,一一保留起來,當你重回那個城市,重訪那些建築物,那兒就如一部錄影機,總會勾起一些想忘掉、又或不想忘掉的回憶。

四年後重訪台灣,某一個下午,獨個兒走到曾經去過的地方,就如Walter Benjamin所說一樣,那兒記下了想忘掉,但又怎樣也忘不了的回憶:那酒店、那大廈、那商場至今仍在,雖然物轉星移,可是只要去到那裡,那些影像,總會不期然在腦海中浮現,揮之不去。

或許有些人,可以狠起心,把過去一切抹掉,甚至編上一些謊言,欺騙所有人、甚至連自己也欺騙,把一些事情全部否認、企圖把以往發生過的一切完全抹掉。 可是當我站在台北市街頭,看著那些建築物,以及它記載著我以至其他人的回憶,我明白,有些事情、有些回憶、有些過去,總是無法逃避的,總有一天,每個人也要面對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

當然,今次再到台灣,也為自己對台灣的回憶,加添了新東西。吃了兩頓難忘的美食,也是同行朋友領路。在那橫街的日本料理,雖是街邊的小攤子,可是水準絕對在不少香港名牌日本料理館子之上,還有那茶館弄的獅子頭,自問吃過香港不少著名上海館子獅子頭,好像蘇淅同鄉會、上海總會等,可是較之那茶館弄的獅子頭,還是比下去。美食,總是叫人難忘。

還有,在台北巧遇劣質狀棍君伉儷。我與劣質狀棍君可是有那莫名其妙的緣份:平日在中環總是碰不上,數年前獨遊大板,在地下街碰上他們伉儷,今次去台灣,又是莫明其妙地在台北車站碰上他們,難道與劣質狀棍君緣份,只能在海外遇上?

再然後,今次再遊台灣,令自己可以有一個機會,特別是朋友的一番話,令我可以重新認識自我。不過想了又想,人,總有缺點,總有不足,或許,我可以用一句歌辭回答他:「我笑住回答,講一聲,我係我。」

廣告
三月 2008
« 二月   四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40,4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