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三月 5, 2008.


今天一整天也在困擾中渡過,不斷反覆問自己,我是否做了錯誤的判斷?

我不怕犯錯,只怕同一個錯誤會再犯,所以每次「擬似」 做錯決定、犯了錯,我一定會將整件事回頭到尾想一次,究竟,當中有些想法是否錯了?我是否被一時感性判斷、蒙閉了自己理性的決定?我是否沒有考慮別人的想法?我是否因為過去的經驗,令自己對事情判斷太敏感、太保守,失去了應有的拼搏心?

同一個問題,分別問了A、B、C 三人。A說不要再多想是對是錯,他從不會被這些問題困擾太久,反正已做了決定,可能,一開始,我們的決定己做錯了:B是直性子的人,他說:「諗咁多做乜!係咪錯呀?係咪買張機票再去過!想慳錢咪至多先上深圳,再轉機去囉!你諗咁多做乜呢!」C說那些傢伙做事,從沒有道理可言,而且那兒千百個衙門,這個說沒有問題,那個可不是這樣說,到時有理說不清,萬一出了甚麽亂子,那來這麽大一個女兒賠給人家父母!

無可否認,心魔,左右了自己的判斷與決定:還記得是無知童工的年代,也曾身處相同的境況, 那時可是初生之犢,甚麽也不怕,當時「老細」大派「定心丸」說,沒有事的,不用怕,結果,不幸「中招」,還記得事後對方還說給自己一個「學野」的機會,轉一個頭,又再派童工北上去做那「敢死隊」。再然後,看到一個又一個同事,被送到那前線,一個又一個的「中招」,要受那不必要的恐惧,那時心中問自己,真的有需要嗎?真的有需要自己留在大後方,然後把一個又一個戰友,送上前線,等著做炮灰嗎?特別是那時看到做指揮的人,在那些關鍵日子,連自己也不敢到前線衝鋒陷陣,卻指派下屬向前衝,那,又是否合理?那一刻,心中有個想法,若某天可以有權做判斷與決定,必定、必定、必定不會要同事蒙受那不必要的風險,除非由自己與同事親身上前線!

就是這樣一個想法,令自己有今天的判斷。那究竟是對還是錯?到這刻仍想不通,到這刻,自己仍在想,若再做一次判斷,我會怎樣做?我想我找不到答案之前,這個問題仍會不斷反覆去想,我需要的,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縱使,未必有答案,為了不再重複犯錯,縱使有些是沒有答案的問題,仍是要去想。

p.s.看到明報的報道,他們的記者,可是合法採訪兩會,仍面對種種限制與阻擋。兩會,可是全國大事,全民各族,也有知情權,連中央政府合法認可採訪的傳媒,也要加以限制,北京,還談甚麼開明?甚麽陽光政治? 連最起碼的人民知情權也沒有,大國,如何崛起呀?妖!

p.p.s.真正明白,同行,不只是如敵國、也是如密探,可以拿同行來出賣,還是那個反應,妖!

廣告
三月 2008
« 二月   四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39,20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