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法官夏正民昨天否決律政司提出,延長對民間電台的禁制令,並且反駁律政司提出的理據,例如甚麼會有人「有樣學樣」之類,根本沒有足夠支持。

雖然不小人會覺得,民間電台非法廣播,那是不守法行為,會對公眾構成滋擾,可是,從法律角度,不守法是一回事,反正廣播條例就算被判違憲,法院已押後執行有關判決,政府仍可以繼續以廣播條例檢控有關人士,可是律政司仍不惜用民事程序,用禁制令方式禁止民間電台廣播,正如《明報》報道,連夏正民也說,這種做法,是極不尋常的做法:「民事法庭只有在例外的情況,才會為刑事案件發出禁制令,但目前並無證據證明民間電台會對公眾安全構成危險,律政司亦未能證明會有其他人「有樣學樣」,跟隨民間電台非法廣播,遂決定不延長禁制令

稍為了解今次事情的人也知,非法廣播,最高刑廢不過是罰款了事,律政司一旦申請禁制令,民間電台再廣播,就是藐視法庭 ,最高判罰,可以入獄。當法例本身也認為,罰款足以懲罰非法廣播的人,律政司卻利用和非法廣播無關的禁制令,以更重的藐視法庭刑罰,阻嚇民間電台,這,又是否法治之道?為何仍有人會覺得律政司的做法,是理所當然?那些人,究竟是否明白,甚麽叫做法治?律政司在今次事件中的潛台辭是否認為,單是罰款,不足以阻嚇民間電台非法廣播,所以要用到藐視法庭,一條與非法廣播完全無關,但罰則重得多的罪名,去對付民間電台?若律政司真的認為如此,為何他不建議政府修改法例,將非法廣播罰則,修改為監禁?若仍嫌不夠重,大可將最高罰則,定為終身監禁!那麽,不會再有人敢非法廣播了!可是香港人會接受嗎?立法會會通過嗎?國際社會如何看呢?我想,連民建聯也不敢通過這樣一項修訂!

更莫明奇的是,律政司解釋,他們以基於公眾利益,才申請禁制令!公眾利益,仿彿已成了政府無法白公眾解釋他們決定,又要盡力隱瞞他們真正目的「標準答案」!不告胡仙是因為公眾利益,今天用禁制令對付民間電台,又是為了公眾利益,甚麼顛倒是非、混淆黑白,也是為了公眾利益,究竟甚麼才是公眾利益呀!你們有沒有問過公眾呀!你們是否知道,政府公權力,是人民授與的,濫用公眾利益,才是最不符合公眾利益!

若89年64事件後,北京已知道有所謂公眾利益這名辭,我想袁木也會說,鎮壓學 生,是為了廣大中國人的公眾利益!

假若問問香港人,究竟申請禁制令,禁止民間電台廣播合乎公眾利益,還是申請禁制令,禁止警方用那枝連準確度也存疑的雷視槍,捉超速駕車人 士,更符合公眾利益?答案,恐怕不難想像!

我越來越覺得,黄仁龍像梁愛詩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