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常委終於公布對煲呔政改報告的決定:2012沒有雙普選,那是意料之內,阿爺可未開明到容許2012有雙普選的地步!2017可以先普選特首,算是不過不失,起碼當中沒有再加上甚麽「研究」、「討論」等模稜兩可的字眼,煲呔、喬老爺還說2020可以普選立法會,雖無白紙黑字寫明,可是2017普選特首,搭上這一塊「豬骨」,也算是意料之外,否則最初學者A不會對我說,泛民今次可算是有所交待,落實雙普選肯定是遲了,可是總算是有一個時間表,對一個慣了獨裁的政權而言,可是很大讓步!

甚至連一些泛民中人也說,人大決定,可算是中佳方案:沒有了2012雙普選 ,可是卻還泛民一個特首普選時間表,怎樣計,算是除笨有精!

然而,為何到了晚上,泛民會愈來愈激進,愈來愈反對方案?一切還不是拜喬老爺、人大法工委副主任 李飛、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搞出兩場刺激泛民座談會所賜!今次阿爺一如實例,在人大常委有決定後,來港擔任推銷員角色,可是他們根本不是推銷,而是來倒中央的米,不斷「辣慶」民主派,究竟那些中央高幹在搞甚麼呀!他們真的想阿爺決定可以落實?還是想令香港根本不可以看到有普選的一天?

中央明明說,2017普選特首後,可以普選立法會,煲呔、喬老爺也說,2020立法會選舉,可以由普選產生,可是為何喬老爺及其一眾坐在台上的蛋散,不斷說要保留功能組別?功能組別怎樣說,也不是直選呀!一方面說立法會可以有普選,另一方面又說功能組別有存在價值,這些回應,等同不斷刺激泛民,引導泛民立會議員相信,普選立法會,只是一場假普選,那些阿爺的代表,究竟想干甚麼呀!

或許我太主觀,不如引述我和B的對話。B可算對政圈 、煲呔有丁點影響力的人,原本他看到人大常委決定,也覺不是太差,泛民不是沒有接受空間。可是那些推銷員卻忽然在座談會上大擺官威,為保留功能組別嗚鑼開路!B不禁問,不是說中央、煲呔想用時間換空間嗎?將方案的具體細節,留待遲一步才說,以免引起紛爭,怎麽他們又忽然提到要保留功能組別?引起紛爭?

B認為他們這樣做,除了挑起不必要爭拗外,還可以達到甚麼目的?難怪連一向冷靜的他也憤憤不平地說:「佢地真係唔嚟好過嚟!」內地官員這樣公開肯定功能組別,豈非變相承認,功能組別大有可能永遠存在?不止普選立會,只會是一場假普選,甚至連2017可以普選特首,也不會是真正的普選特首?正如B說,這個情況下,泛民怎會不反枱?那些內地官僚究竟有沒有政治智慧?他們應該明白,這些敏感具體細節,理應留待日後香港自行商討,現在他們講多錯多,對事情只會做成弊多於利。

今天連70歲的馬丁也出來絕食了 !雖只有24小時,可是馬丁絕食,等於不認同阿爺建議,令整體泛民更難與政府展開談判,若是再拖下去,最傷的,不只是泛民,還有香港人呀!沒有人會想見2012年特首、立會選舉,再原地踏步!可是事情發展到今天,泛民眼見普選立會可能只是A貨假普選,功能組別可是有機會留下來,馬丁又怎能不以絕食以明志!

正如之前文章說,人大常委對2012雙普選有決定後 ,普選之戰,並未終止,一切只是另一場戰爭的開始!明年策發會政制小組討論2012特首及立會產生方法,現在那些中央官僚又胡亂說話,引導泛民反對人大常委建議,只會令政局更混亂。今次人大常委對普選的決定,根本解不開香港普選的結,反而引起更大紛爭!煲呔所說得來不易的普選時間表,最終就是敗在那些中央官僚手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