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任何人在星期六10:00am後看這篇網誌,一切已成定局,看不看下去,已不大重要,因為,這篇是前傳的結局,當後傳首章已經開始的時候,前傳結局,已不再重要。

我說的,是香港普選的故事。

昨晚,已知悉人大常委必定否決2012 有雙普選,取而代之的是,答應2017年先普選特首。坦白說,對阿爺的承諾,一直抱極度懷疑的態度,全因中共過去的紀錄,實在太差,反口覆舌、抵賴不認帳,可是中共的強項,就算今天他們以人大常委決定,講明2017先普選特首,那又如何呢?難保到2016年,他們又會反臉不認帳呀!更不要說,2012年的所謂過渡方案,立法會功能、直選議席比例,還是不變,香港搞民主選舉這麽多年,到今天中共仍不肯放生立法會、仍不願意讓立法會逐步邁向民主普選,2017先行普選特首的承諾,真的可以相信嗎?

昨晚,與A、B君通電話,他們不約而同說,若阿爺肯承諾2017先普選特首,那已是一大進步了!他們問我是否知道,要阿爺作出這個承諾,當中花費了多少唇舌?在今天中央政治鬥爭中,又有多少人將自己的政治籌碼全壓下去,才換來這民主普選一小步?

我不會低估要阿爺承諾2017先普選特首,當中要花上的政治代價與力量, 會是何等巨大!我也不會低估,反對2017先普選特首的保守力量,是何等廣泛,可是要香港人務實,接受2017才先行普選特首,總得解決2012過渡方案的問題,若阿爺要以保守態度,處理2012特首及立會選舉方式,泛民,又如何可以哽得下?

與B君深夜通電,他誓神劈願地說,今天人大的决定,遠較坊間估計更好,對 2017普選特首的立場,更加明確,這是香港踏出民主普選的最大契機,若泛民仍然反對,他們將失去開動香港普選列車的一次重要機會。2012的問題,B說難道泛民因為一個2012過渡方案不如意,要拉倒整個局,令香港人要到2017才有先行普選特首?泛民要搞遊行、上街示威,又豈非是無的的矢?

一切關鍵在於,泛民可以、肯讓多少,中央又會怎樣想,看看泛民又如何回應今次人大常委的决定?

若我是泛民,任何可以增加他們政治利益的方案, 肯定會搶盡!真正的政治角力,各方考慮,總離不開最終政治實力,若泛民在立法會議席少於三分之一,連政改方案也無法否決,北京還會重視他們嗎?在這個情況下,泛民真的可以否決沒有2012雙普選的政改建議嗎?他們不怕引起中產反感,在明年立會選舉中,不投他們一票?泛民,面對這樣一個局面,他們會如何作出決擇?日後如何再與煲呔、阿爺討價還價?

今天人大常委對普選 特首的承諾,只是故事的前傳結局,後傳仍未開拍,泛民應否支持這樣一個政改方案?支持2017先普選特首,放棄他們一直爭取的2012雙普選?

或許,一切無須這樣快下定論,不如先看看今次人大常委的結論、看看人大常委結論,怎樣回應、尊重、反映六成港人支持2012雙普選立場!若人大常委漠視民意之餘,又提不出另類方案給港人,只要求港人順從中央,拒絕承認香港大部份民意是支持雙普選,甚至拒絕與泛民對話商討,這樣做,無疑是迫泛民反對人大常委的決定,如此發展下去,又會否出現04年四大皆空局面,除了令香港普選無了期拖延下去,同時激起港人對北京反感,最終出現兩敗俱傷的局面?

可以多取一分民主,就是多一分民主,泛民一定要寸土必爭,一步也不浪費,搶得一步得一 步,永不放棄!議席、時勢可變,就算今天形勢不利,要委曲求存,只要人心不變,可不要輕言放棄、堅持普選,那才是最關鍵的事! 繼續堅持下去,寸土必爭,才是真正爭取普選之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