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東南西北推介網站,看到中時電子報一篇報道「面對公與義─台灣的社會發展與變遷」的文章,節錄了時報基金會舉行的草山會議,一眾台灣學術界知識份子,對他們在今天台灣政治環境中,學者、知識份子對當前民進黨政府種種不是,未有盡學者、知識份子之力,加以批判的反思。

自問對台灣政治只略知皮毛,可是也知道,在國民黨一黨專政年代,不少台灣知識份子,也站在今天民進黨人的一方,批判國民黨,可是到民進黨執政了,他們因歴史的感情障礙,對民進黨種種失誤,大多忍著不出手批判,這麽一忍,就是八年,可是他們的做法,卻害苦了台灣人,正如文中引述當過民進黨文宣部主任的知名作家、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陳芳明的「自首」:「我是黑名單人士、深綠背景,南方朔說他忍了兩年,我則是忍了四年。我本來以為政黨輪替會讓社會更開放,結果卻是比過去還封閉,變成假本土之名進行思想檢查。民進黨會變成這樣,我也是共犯。」

看到台灣那些親政權學者、知識份子,還有這樣深切的自省,我知台灣還有希望,當一個地方的「公民腦袋」還可以保持清醒、還能對現政權有批判思維、還能對自己失誤,有所檢討的時候,這個地方,還是有希望的,起碼,台灣還有一些可以依附權貴、卻仍能自我反省的學者,他們仍可以為混俗的政治,帶來一點希望的光輝。

反觀香港,煲呔計劃大搞甚 麽副局長、局長助理,部份人選將來自那些近年不斷受人吹棒成才俊的知識份子。可是,對不起,不論是童工本人,還是政府內的人,對那些所謂才俊的能力,真的不敢恭維。還記得政府A說,當日發生天星事件後,政府曾找一些才俊協助做說客,滿以為他們可以助政府一把,怎知到政府拆皇后時,他們連影子也不見,只懂置身事外,A氣憤地說:「呢啲就叫才俊?冇承擔、政府有事,佢地為保住自己個名,就閃都閃唔切,呢啲叫乜野才俊呀!」

全面投向建制陣營,他們不敢,怕有損名聲,那麽反對政府?他們又不想做!縱使他們有道理,也不敢做,怕得罪阿爺、得罪政府、被人批評他們不夠中立,與民主派成了同路人,永不翻身。這樣的所謂才俊、船頭怕鬼、船尾怕賊、又想得到建制賞識,又愛惜羽毛,怕被其他人批評他們投向建制,失去知識份子、才俊光環,這樣的所謂才俊,有用嗎?難為仍有些人,對他們吹捧有加,可不知他們在政圈、學界中,已失去應有的尊重。

那麽,香港是否沒有敢本著知識份子良知,公開敢於說真話的學者?我認識的人中,B和C學者,正是這類敢言的學者:B和C是民主支持者,他們常公開批評北京、煲呔施政失誤、打壓普選,可是B、C面對泛民失 誤,批評也從不手軟,若政府有做得好的地方,B、C也敢於肯定政府、煲呔的正確施政方針,不怕別人說他支持政府,正如C有一次對我說,學者,應是社會良心,若政府、煲呔做對了,不要怕別人說你轉軚,可以讚政府、甚至批泛民之不濟,可是若政府有失誤,一樣要照樣公開批評!起碼到今天,C罵泛民不思進取、掩耳盜玲,不肯面對政治現實,用辭極狠,可是他批評煲呔,例如上次區選委任議席明益左派,更加狠,我相信,今天香港,仍有一班敢於不為名譽、不為利益、不怕有損羽毛的學者,敢於作「公民腦袋」,對不同政治利益集團加以批判,為香港整體利益進己之一言。

他們較那些無知傳媒吹棒的才俊,更像真正才俊,可惜他們不會入政府,縱使,我知有不少高官想拉攏他們,他們仍不為所動,全因,他們認為,留在建制外作用,較進入建制更大,縱使加入建制,可令他們更出名、賺更多錢。 究竟他們才是真正香港才俊,還是那些被人吹捧的傢伙才是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