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聖誕!

翻看一年前在這兒的文章,足足寫了三篇文章,炮轟聖誕,當中包括,12月25日,並非「真正」的耶蘇生日,那可是有歴史可尋:「1225,對不起,並不是耶蘇的「真正」 降生日,只是古羅馬帝國慶祝太陽神特拉(Mithra)的日子,當時羅馬帝國為爭取信奉多神的羅馬人,改信基督教,才選這一天慶祝基督降生,例如俄羅斯東正教就不承認這天是聖誕節,她們的聖誕節是17

今天,又到聖誕,循例又要踢踢聖誕節! 請看12月號《國家地理雜誌》,當中一篇文章《伯利恆‧眾神眷戀的圍城》。今天的伯利恆,縱使在基督降生的日子,也不見得是一個和平的地方:文章說伯利恆今天不只是猶太人與阿拉伯人衝突的重鎮,就算是基督徒,在伯利恆也受歧視,他們既非猶太教的同路人,更不是伊斯蘭教的盟友,現代政治、宗教、種族敵視,已令這片聖神之地,充滿了仇恨。

更諷刺的是,文中說,「耶蘇降生在伯利恆似乎是全然的巧合。畢竟他是拿撒勒的耶穌,那是北方145公里處的另一座城鎮。某些考古學家和神學歴史學家對耶誕故事中的許多細節都有所懷疑…….還有另外一座距離拿撒勒比較近的小村莊也叫伯利恆,有些人相信耶蘇其實是在這兒誕生的。(在希伯來文裡,伯利恆一名的意思是「麵包之屋」,且幾乎可能用來指稱任何一個有麵粉廠的地方。)」 若耶蘇誕生在伯利恆,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爭奪伯利恆這座聖城,爭了這麽年、死了這麽多人,究竟,又為了甚麽?

好了,繼承去年的傳統,踢完聖誕節後,12月24日,過了一個相當煩忙,又煩惱的日子。

首先要繼續處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問題,總算,也算拍了一張數年也未拍過的齊人照片!

下午又在中環浮遊。政府A說,雖然曾憲梓之流,仍說2017先普選特首,人大常委不會處理,A仍說傾向樂觀,若29日人大常委決定,真的沒有落實2017先普選特首,到時又怎樣?A說:「到時你地咪砌我地!」 到時,恐怕又點只砌咁簡單?煲呔,可是「死都唔得掂」,那又豈非騙了港人一次又一次?未來政局,肯定更加好看!難怪有同事揶揄煲呔:「今晚煲呔去子夜彌撒,佢應該話,神呀!請給我一個普選時間表呀!」

放工,滿街也是人,逃也似的回家。聖誕,一般人難道除了玩樂之外,不可以留在家中,靜靜為聖誕的真正意義反思?

題為《聖誕‧述異》,只因記起改編自狄更斯的 Christmas Carol 這套電影,三隻聖誕鬼,令守財奴史高治明白聖誕真正意義,狄更斯在故事的結束時說:「他知道如何過聖誕、懂得生命的意義,讓上帝祝福大家。」今天,又有多少人明白聖誕的意義?

p.s.:看到尹思哲君埋首於電腦中,理論上今天他不用寫文章,為何他仍埋頭苦幹?原來尹君參加甚麼聖誕交叉博活動,正努力還「博債」 ,尹君說「還博債慘過還稿債!」我絕對同意!稿債,可以交行貨,博客文章,可不容交行貨,否則寫博來幹甚麽?可是,我習慣自閉,沒有人來交叉博我,我又不會交差博人,倒有點像北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