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12, 2007.


歷史,從來令人覺得向人類開玩笑:今天我們爭取得,原來早在很多年前,已有人在爭取,而繼承前人志向的人,又往往會利用不同理由,借口,阻止今天的人,爭取前人認為,每個人也理應享有的權利、民主。

昨天看《信報》文章專欄,作者引述馬克思在一八四二年在《萊茵報》 發表的一篇題為《第六屆萊茵省議會的辯論》的文章,那可是馬克思於一八四一年畢業在柏林大學畢後,當上《萊茵報》主編發表的首篇文章,當中馬克思批評當時德國議會為等級議會,大部份公民沒有直選權、議會謹限於處理地方經濟與政治諮詢,沒有具體實權,他更批評當時議會對言論自由的辯論,仍停留在好、壞,以及國民是否成熟,應否先作教育,才得享自由權利的層次。馬克思當時批評的現像,豈不與今天北京阻攔香港有民主普選的情況,十分相似?中共奉馬克思為老祖宗、中共老祖宗在十九世紀已撰文批評今天中共阻攔民主普選的理由,可是老祖宗的徒子徒孫,卻不以為然,甚至幹著老祖宗批判的事,今天中共,除了把馬克思奉上神枱上外,究竟還剩下多少老祖宗的教誨?既然中共已全面走資,但口中仍要死抱馬克思主義不放,那又為何又不抱抱馬克思對早年對議會民主的理念?借此打開民主改革的大門?

可是,這並非令我思潮起伏的主要原因。A昨晚對我說,他終於辭職了,同一時間,也脫離了大半生奮鬥的組織。 我明白A的離開,全因看見同志與原先大家堅持的理念,越走越遠,與其說A為生活打算,倒不如說A不想看到當日一起奮鬥的同志,理想日漸變質,不想看到自己花了大半生奮鬥的組織沒落,所以選擇離開,我相信對A來說,那是一個無何奈可,又不能不作的決定。

晚上與B談及A的決定,我們兩人除了各 自唏噓,也真的無能為力。眼看一個又一個當日為理想奮鬥的人,離開組織,組織理念逐步變質、權力、個人利益、取代了當日的理想,這樣一個組織,還是原來的組織嗎?或許這就是現實,當日走在一起的同志如何志向遠大,隨著人年歲日長、組織日漸擴大,權力、利益紛爭隨之而來,當日同志,始終會有各走各路的一天。

A十多年來仍抱著理想,今天看清現實, 失望地離開,可能再過多數年,看到令人一再失望的現實,我也會像A一樣,對今天堅持的信念不再有任何希望,抽身離去。

可是,我真的不想有這樣的一天。

廣告
十二月 2007
« 十一月   一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39,36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