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10, 2007.


朋友A乃新聞系出身,可惜他從沒有一天在傳媒工作,腦袋中全是求學時期那些新聞八股理論。他至今仍憤憤不平,生果報是他每天也看的報紙,為何越來越有立場?當然立法會補選號外,更刺激他的神經(我真不知怎樣介定他,他是支持民主派,他可天真地以為,生果報就算不搞那些四萬告急新聞,四萬也會嬴,幸好我們只是透過電話聊天,否則,我一定揪著他的衣領大叫:「你冇病下嘩?!有冇睇其他報紙,日日係度砌四萬!人地出埋士巴拿打人踢波,就算生果插下水,又係咪咁大罪先!」)

傳媒有立場、甚至搞些嘩眾取寵新聞,又是否真的如此十惡不赦、離經叛道?翻箱倒籠,終於找到一本書,證明生果報今天的報道方式,並非新奇事物,早在100年前,類似生果報的報章,早已在中國出現,而且,還要在廣東一帶風行。

那是數月前看過的一本內地書 ,由《南方日報》出版社出版,叫《報界舊聞》,屬《舊時廣州》系列叢書,作者是蔣建國,是一本回顧晚清到民國初年,廣東流行報章的歷史書。當日看過後,心中巳禁不住想:「原來生果報係100年前已經有!肥老黎唔知係咪抄100年前報紙?」

《報界舊聞》輯錄了由晚清到民國初年,由華人到洋鬼子在廣東辦的報紙,當中有銷量很大的大報,也有一些針對小市民的小報。可是不論大報還是小報,當中仍可以找到今天生果報、甚至其他香港報紙的影子!原來,歴史真的是重複的,又或許,太陽之下根本無新事,一切,只因我們不了解歴史,才會大驚小怪一番!

今天,我們對生果報有立場,大驚小怪,讓著破壞傳媒中立,大約100年前,即1906年,一份叫《國民報》報紙創刊,原本是不帶政治色彩,可是不久他們的「主幹編輯」(不知是否總編輯?)李少廷加入了同盟會,《國民報》即變成了革命黨在廣州地區的報紙,他們在辛亥革命前夕,開宗明義地說:「本報以喚醒國民精神,而發起其愛國思想為主義,宗旨堅定,言論切實。」若同一段聲明,換了生果報,應該會變成這樣:「本報以喚醒港人精神,而發起其民主思想為主義,宗旨堅定,言論切實。」100年前,中國尚且可以出現有明確政治立場的報紙,100年後,有些人反而要對那些肯公開講明自己有立場的報紙,口諸筆伐?他們有沒有摸一摸自己後腦,是否仍拖著一條鞭子?

那個年代,是否有支持建制報紙?一樣有,而且是貨真價實的保皇黨傳媒 (支持清皇朝)!1906年,《國事報》創刊,那是一份保皇派報紙,主張君主立憲,出版後立即遭其他進步報紙批評,《報界舊聞》書中說:「《國事報》借創刊號發行之機,開展形象宣傳,但其不倫不類的做法,顯然有嘩眾取寵的嫌疑,被香港報紙所批判,也在情理之中。」那個年代,阻著歷史前進報刊,會受到批判,今天,那些阻著香港前進的報刊,反借傳媒中立之名,獨善其身,香港傳媒,較之於100年前中國的傳媒,究竟是退步了,還是進步了?

還有,生果報以圖片,社會新聞、黃、賭、毒作為賣點,至今仍為不少人咎病,可是,這又豈非今天才出現?同治四年(1865年),英國傳教士湛約翰在東創辦《中外新聞七日錄》,據《報界舊聞》書中說:「該報常採寫斯詐、搶劫、賭博、吸鴉片、嫖妓等方面的社會新聞。」那又豈非今天生果報的報道方式?還有在1907年創刊的《廣東白話報》,除了立場鮮明支持革命外,創刊當日,更以一幅政治漫畫為主題,這不是今天生果報常用尊子漫畫做頭版的方式,又是甚麼?原來100年前,今天生果報手法,已在中國出現,而且廣為市民、讀者接納!

8132gif.jpg

這是《廣東白話報》創刊封面,以一幅諷刺清官漫畫作為主題、啥文字也沒有,除了漫畫頗有今天尊子風格之外,這樣做法,又豈非今天生果常用的頭版表達手法?

看過這些100年前的傳媒歴史,還要說傳媒沒有立場、生果報有立場、以社會新聞為主打報道方式、離經叛道?我想那些人,應是生存於100年之前,即是清初的僵屍了!

廣告

朋友A昨天對我說:「好唔好唔再寫補選?好X悶,唔該寫下其他野喇!」朋友B說:「唔該你唔好下下寫幾千字喇!我次次見到你個字海,我就冇心機睇!」 O.K. 今天長話短說,想說的道理,不再長篇大論,我用例子說明,只引述一次電話對話。

C君:官府中人;我:即是我!不用再介紹吧!

我:「曾德成插四萬果段野,真係離乜晒譜!」 C:「我唔覺有乜問題喎!我信佢真係心諗到果句,口就講出o黎!有乜問題呀!」 我:「就係咁先有問題!果下佢係以局長身份講野!你估佢係曾憲梓、劉迺強?講錯乜野,係成個政府要負責o架,做官唔駛講紀律架!佢知唔知自己代表政府講野?佢要代表左派轟邊個,就唔乜好入政府喇!」 C:「o拿,你咪偷換概念!做官唔鬧得人咩!英國下議院,班大臣咪日日開會鬧反對黨議員!你咪係唔係都屈人呀!英國佬就得,香港有個局長鬧下議員就好似大逆不道,公平o的好喎!」

我: o拿,你又咪大我喎!人地英國下議院,唔論鬧人同畀人鬧 o的人,都係做場政治show ,大家有自己扮 o既角色,人地係按角色、劇本辦事,好似上次政改方案被否決,肥龍扮仆街,係咁兇神惡殺片馬丁同陳樞機、煲呔就扮好人,我唔會怪肥龍,佢要扮衰人個角色! 你係咪同我講,政府落order,要曾德成做醜人,片四萬先?」 C:「……………..

我:「唔係 o既話,即係條友自把自為!做官,曾德成係做緊特區政府o既官,出緊特區政府o既粮,就要做一個專業官僚,我理佢有幾憎四萬,因為自己個人感情、喜惡,係 議事堂用官員身份,片佢討厭o既人,之後搞出個大頭佛,咁重有紀律可言?!佢企起身發言果一刻,唔係代表佢自己、係代表政府!若然個個官好似佢咁,將自己 個人感受、凌架於公職責任之上,重成世界?以往果套優質官僚文化,去晒邊呀!曾德成咁鬧四萬,若然唔係老闆受意,同公器私用有乜分別先?」 C:…………

對話結束。左派,就算最高水平的曾德成,坦白說,經此一役,我覺得他們真是難大器,若煲呔 引入那些左派治港,最終,只會「益」了民主派,有更多機會,攻擊政府!

十二月 2007
« 十一月   一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39,44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