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6, 2007.


原本對四萬進入立法會,可以發揮多少政治能量,不存厚望。四萬可以有多大發揮,泛民中人,心知肚明,可是誰也想不到,原來只要四萬坐在議事堂中,就算啥也不說,已夠那些土共們「篤眼篤鼻」,洋相盡出地去抹黑四萬、更想不到的是,最醜惡的土共,並非民建聯、工聯會的議員,而是已進身特區管治階層、成功洗底的曾德成!

研究生問曾局長為何向 四萬惡言相向?尹思哲君說因為曾局長「膠咗」!膠,也有分真心膠與假膠,我相信,曾德成,可是百分之一百真心膠!雖然他活在2007年,我相信他對四萬的憤恨、對港英餘孽的敵視,還逗留在67年反英抗暴的年代,他,可是真心地與四萬為敵、真心痛恨四萬,因為他們那一代的愛國人士,所走過的路,是一條悲情的路,他們的愛國人生,也是一場政治悲劇,大半生為祖國在港英殖民地捱盡屈辱,以為香港回歸,他們可以當家作主、一吐口中烏氣,怎知當年那些港英官僚,仍舊騎在他們頭上、特區官治大權,又輪不到他們,先是商人治港、然後是公務員治港,中央器重的新貴坐上客,傳統愛國愛港人士,在香港回歸後,竟仍要在權力核心中靠邊站!今天那個曾被他們鬥跨、鬥臭、鬥得連烏紗也掉了的四萬,竟可以憑民意重返議會,掛著選民支持的民主光環,踏進議事堂中,這又怎能不令那些大半生緊跟中央,到今天仍未得到主流香港民意接受的土共,恨得牙癢癢!曾德成言論,只是代表土共真心話,我絕對相信,他是真心痛恨四萬,縱使我無法接受、認同他的言論,可是我理解他們,因為,他們真的很可憐!

早年,曾與某左派陣營頭面人物飯局,席間他大數當時還是政務司司長的四萬 ,如何仇視愛國愛港人士,然後他話鋒一轉,訴說愛國人士,在港英管治年代,如何受迫害、受打壓、如何為了新中國,堅持下去。我相信他們全是有理想的人,他們也曾為自己理想,作出犧牲,到了香港回歸了,滿以為可以當家作主,怎知,一切原來輪不到他們,中央收編大批忽然愛國的港英時代精英、香港,由殖民地變成特區,可是那些老愛國還是原本的老愛國,「上位」的反而是一眾港英餘孽,他們堅持了大半生,到頭來,只換來一場空,只能在議會中做做區議員、立法會議員,又或拿個尊貴但無實權的勳章,治港大權,不論回歸前還是回歸後,也輪不到他們!

所以,我理解曾德成為何罵四萬,那是出於仇恨與不滿:為何那些港英餘孽,到今天仍受到港人民意支持,做完政務 司司長,還可以以高票當選民選立法會議員?曾德成罵四萬,背後正反映土共心中的怨恨,他們不敢罵北京對他們無情無義,只好將憤恨發洩在四萬身上!

可是他們又有否發現,今天連中央也在變呢?又紅又專,已非當領導人的必要條件了,中央要的,是有形像、有學歴、有政績的人,請看看中央新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強,他的賣點是有政績、形像正派、還有經濟學博士的專業學歴,試問香港一眾土共,有誰有博士學歴?論政績,土共又做過甚麽得到港人認同、支持的好事?至於政治形像,更不要說了,主流民意,還是支持民主派,土共,到今天還是爭取不到大部份港人的民心,試問中央在今天講求務實的施政理念下,又怎會重用他們?起用煲呔,又豈非無因?單是用一個曾德成,已露出他那以階級鬥爭、鬥跨鬥臭不同意見者的心態,事問中央又怎敢再用那些連曾德成也不如的土共,任由他們擔起治港重任,令香港政局變得一塌糊塗?

曾德成的例子,顯示了傳統左派的悲哀:他們一生為中共而打拼, 可是他們由意識形態、以致個人能力,根本不足以應付現代政府管治要求,當北京也在變,也在挑選有最佳能力的人,進入中央管治階層的時候,香港左派還停留在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時空,他們不只與香港民意脫節,甚至與中央要求脫節,所以他們永遠不可能成為香港管治階層,他們只能繼續永無休止地自怨自艾,為何香港已回歸了,自己仍不得民心;永無休止地仇恨那些掌權的、得到民意支持的港英餘孽和民主派。

所以,我真的同情那些傳統左派、土共,因為他們為了自己理想,真的犧牲了很多很多,縱使我不認同他們的理念、不認同他們盲目愛黨、愛國、我仍是尊重他們,可是他們所做的一切,最終換來的是,不為主流港人認同、甚至連他們信任的祖國也不信任他們,這又豈不是最大的悲哀?

廣告
十二月 2007
« 十一月   一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839,321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