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麽叫不偏不倚?甚麼叫公信力?若掛著公信力的招牌,繼而去作奸犯科,然後大大聲地說:「我係有公信力、我係正義!」那又是否較某些人,明是有立場、明是偏幫民主派、又或打擊左派,更延禍社會?

明知,馬丁在《華爾街日報》 那篇文,怎樣說、怎樣看,也算不上是施壓!雖然有網友留言,指馬丁用了「press for」叫那蛋頭小布殊關注中國人權,仍可解作施壓,但請看看《China Daily》怎樣寫,若「press for」可解作施壓,為何《China Daily》不可述馬丁原文,卻要改用「pressurize」一詞?即是說,若有鬼佬、或懂英文的人,看了馬丁用「press for」,怎樣理解,也不會覺得馬丁是有叫布殊施壓的意味,《China Daily》可是給國內外鬼佬看,只好不引原文,自行用「pressurize」一詞老屈,但馬丁原文中,絕對找不到「pressurize」一字,這不是「明屈」,又是甚麽呢?

《China Daily》「明屈」,我還可以接受,那是《China Daily》,不找著馬丁「屈」個不亦樂乎,怎向出糧的主子交差?可是剛看到某報的社論,「屈」人的程度,連 《China Daily》也望塵莫及:白鴿黨今天刊登廣告,撐馬丁撰文並未有提出杯葛北京奧運,卻被他們說成白鴿與馬丁切割!我十分肯定,白鴿今次登廣告,不是想與馬丁劃清界線,因為之前某自鴿高層A對我說;「乜呀!叫外國關注中國人權都唔畀?講下都唔得?大陸學者、文人都講得,香港反而唔得?乜叫一國兩制?家下真係文革呀!真係文字獄呀!」別人明明不是與馬丁切割,卻硬要說成白鴿與馬丁割蓆,這些不理事實,只為政治目的的所謂社論,究竟是怎樣的社論?

更令人失笑的是,同一篇文,他也引述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副主席單仲偕言論,力撐馬丁。一個黨,主席、副主席也支持馬丁,那又何來切割之有?撰文者是否知自己在寫甚麼呀?

還有,那一篇社論,還不住說李柱銘呼籲外國對中國施壓,可是,究竟馬丁文章中,有那一句是施壓?何不引用原文?為何整篇評論,一句原文也不引用,就以自己文字,說馬丁要美國政府向北京施壓 ?

我承認,馬丁以往文章中,真的有寫過要外國就中國人權施壓的言論,那時要批要鬧,我也無話可說,因為那是有白紙黑字記錄,馬丁自然要負上責任,可是今次的文章,啥也沒有說,總不成用他以往有說過,就算今次沒有寫出來,他心中心是這樣想,以此對人作出批鬥。

那與文革有何分別?香港真的如煲呔所言,要走向文革之路?

我心痛的是,當年內地知識份子,文革以言入罪, 痛心疾首,今天,香港式文革,卻有一班自命有公信力知識份子開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