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應該由 Dick Morris 這個令香港政壇中人認識甚麼叫 Spin Doctor 說起。Dick Morris 在他的 The New Prince 寫道,當年克林頓所以在1996年總統大選中勝出,除了他爭取到民主黨全統支持票外,更重要的是,他提出更佳政綱,解決共和黨一直認為自已有優勢的老人、教育、及環境問題,把共和黨支持者也拉過去,Dick Morris 說:“The key is to recognize that it is legitimate for Republicans to worry about the elderly, education, and the environment. ” 既然認同對手提出的政策重點,那要擊敏對手,自不然要在對手提出的重點政策上,提出相同、甚至更佳方案,爭奪對手支持票。

今天,葉劉可「學」到了!明顯她的幕僚,肯定是 Dick Morris 信徒,那2012雙普選方案,九成抄足泛民主派及四萬,想搶對手支持者的選票,除了那一成,即泛民要求一個公平、不會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提名機制,葉劉卻跟從那些極左派,搞出甚麼要提名委員會,包括工商界在內,也要有10%提名委員支持,才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

人前人後,我也同意,葉劉的競選工程,較諸四萬,更像一個政客,更懂討好選民:她要爭取中產,所以對最低工資有保留、支持取消硬性規定的母語教育,可是她也要基層支持,所以支持加生果金、批評煲呔抉貧未有大洒金錢。總之,她要爭取的選民要甚麼,她就說甚麼,不問立場、不問自己的理念,總之有票就是娘。

可是,一個「真正」的政客,是否就像葉劉那樣?我認為,絕‧非‧如‧此!葉劉所做的,只是一個政治騙子所為,她的幕僚,只學到 Spin Doctor 皮毛功夫,根本不明白,Spin 的真正意義。

還是回到根本問題,究竟,葉劉信奉甚麽?她提出的2012雙普選方案,自己是否真的相信普選、民主?她是否真的相信民意?一個不到面對選民那一刻,也不肯為自己在23條立法時,漠視民意行徑道歉的人、一個就算去到面對民意那一刻,也要提出一個阿爺不會反對、可以篩走任何阿爺不想見到的候選人的特首普選方案,葉劉心中,又有多少真心信俸民主?

Spin 的真正意義,並不是教人講大話,隱瞞自己的立場去爭取選票,而是用各種方法,爭取對手支持者認同:我的方法,較對手方法更佳,正如 Dick Morris 所說,克林頓必須先認同共和黨關注老人、教育、環保問題有其重要性,才可以提出更佳方案,攻擊對手,而非揞住良心,縱使不認同,也提出一些與對手一樣,但卻不會做的承諾,只求騙取選民一票,那絕不是 Spin ,那是政棍流氓的行徑。

可是,四萬又是否做到這一點?對不起,她也做不到。四萬直到今天,還是沉醉於過去的光輝,口中說要走入基層,實際上仍抱著那政治精英光環,要求市民對她只要信、不要問、更不要質疑,就算她跑去恤髮,也不要質疑她的立場,可是在今天21世紀,民智已開,隨時她以為甚麽都不懂的平民百性,較她懂得更多、更深入(我曾經聽過某的士司機對時局評價,較四萬更到肉!)四萬縱使有理念,有堅持,別人看不到, 不理解、不接受,那有理念又如何?她需要 Spin Doctor ,將她的理念,令每一個人、甚至包括不支持她的人,也接受、認同、支持她的想法。

朗奴列根選第一次總統落敗 ,未有改變他的理念,最終成為美國最偉大總統之一;英國首相邱吉爾,挾二戰勝利而輸了選舉,未有改變他對民主政制的信念,捲土重來,結果第二度成為首相。他們深諳政治把戲,可是令他們最終勝利的,不是單靠 Spin ,還有他們堅定不移的信念。

偶然再翻看弘兼憲史政治漫畫《加治隆介之議》 ,正為是否參選首相之爭的加治,問道於前首相渦上,當政治領袖要有甚麽條件,渦上說:「在政界裡,不可能出現百分之一百的意見一致,有些人為了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一味逢迎周圍的意見,為了不與媒體為敵,而一再改變自己的主張,以求討好民意,這是最要不得的。這麽做或許一時之間會討人喜歡,但是卻會損及別人對你的信懶。身為首相,必須要有覺悟,即使自己的意見是少數,也要貫徹到底。」Spin 只是可以幫政客將他相信、但未為多數接納的意見,爭取多數支持,可不是教政客隨波逐流,出賣理念、淪為政治騙子。

葉劉, 充其量只是一個成功政治騙子!

p.s.:尹君,回應你22日的文章,你說:「波蘭一個新成立的政黨Partia Kobiet7位女候選人在競選海報上,祭奇招脫掉衣服,以各種方式遮蔽重要位置,希望吸引更多的注意和支持。」 「7位脫光光的候選人都清楚知道,她們要爭取的,是打破由男性壟斷的政治環境,要對抗的,是愈來愈嚴苛的人工流產監管。也許,這就是R君口中的有承擔、有堅持和有理念。

若她們不論輸贏,仍堅持為爭取理念脫下去,到有一天代表自己理念的人勝出,就算不是自己得益,仍願意為後來者或繼承者打拼,她們是為理念而戰,若她們只求當選、只求出名、那又怎可言有承擔、有堅持和有理念?有承擔者,無不追求成功,但成功不一定要在我,看到成功之日,縱使仍是寂寂無名,仍充心拍手慶祝,因為他們追求的是實踐自己理念,而非追求個人成名。

那又豈是一些只求成名出位扮交游闊夾沒有絲毫內涵的高級港女可以理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