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政改綠皮書結束諮詢,不足一個星期,也是時候逐一作出一些總結了。

首先要問的是 ,香港人是否支持有雙普選?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沒有一個香港人,包括特區政府、民建聯在內,敢說香港是反對普選特首、立法會的,餘下的爭議,只是何時普選而矣。

時間,才是今次政改綠皮書的最大爭拗。2012年是否太快?若你問民建聯、左派、人大、政協,工商界的大孖沙,他們一定會說,2012年太快了,2016、2017年,也太急進,2022年,或許他們還可以議論,可不是要今天作決定, 簡單地說,他們目的只有一個,可以將普選拖延多久就是多久,總之,不要在未來五年、十年內落實。

可是,這又是否代表他們真 的為香港社會穩定、利益著想?真的為整體港人利益設想呢?不仿將時間調較到回歸之前,大約是九十年代的日子,那時中英還為香港民主發展爭拗,那時由工商界、以致由程介南等中間偏左陣營提出的民主普選方案,也是以07、08年作為實行全面普選的日程,怎麽時代前進,香港左派及工商界對香港普選日程,反而向後退?連2016、2017年有雙普選,也不敢說?香港經濟、社會文化不斷進步,為何對民主的訴求,他們卻不斷退步?

今天,我們巳沒有07及08年的雙普選了,爭取2012年有雙普選,那是理所當然、合情合理的,起碼,根據《基本法》 原意,在07、08年,港人已可以修改產生特首及立法會產生方式,即是容許由那時開始,香港人可以有權選擇普選,若不是人大釋法,香港根據十多年前北京制定《基本法》的原意,我們應該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可以有普選了。今天香港人已無奈接受了07、08年沒有普選,難道我們還要啞忍2012年也沒有普選?

我同意,普選未必可以選出一些極有智慧的人,代表港人議政,甚至有時會選出一些欺世盜名的政客,可是,若果有普選,2002年,香港人絕對 不會給老朦董連任,民主未必可以選出最好的人,但可以阻止最差的人領導政府,那已不是對抗中央與否,而是我們應否有權掌握自己的命運的權利,不論那決定是好是壞,也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我們無怨無悔!

10月7日,泛民再撐2012雙普選,不在乎是否支持泛民,那是對自我命運掌握的決定:香港人的未來,應該掌握在自已手中,不論是支持民建聯、自由黨、民主黨、公民黨,也應由香港人自己決定,我們不再要阿爺越俎代庖了。

請参加10月7日撐2012雙普選行動,不為民主派,只為自己的選擇、香港人的未來,應該由我們自己決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