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07.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昨日「終於」到天水圍巡區、與地區市民見面了。我說「終於」,全因天水圍的問題,不是今天才出現,政府高官,卻姍姍來遲,不過,正所謂「遲到好過冇到」,若高官真的有誠意解決天水圍城面對的困局,就算遲一點來,也沒有所為,可是今次張大老爺的出巡,似做騷多於真心誠意,徹底解決天水圍城之困。

張建宗早上先到立法會,應付了那班議員之後、下午再到天水圍見當區社工,與其說是了解前線社工困境,倒不如說是安撫多於一切:政府不可能無止境增加在天水圍的社會福利資源開支 ,又正如張建宗所說(也是我在前文天水圍城所說),天水圍是結構性問題,即是說那是社區規劃問題、即是說就算政府再投放多小資源到天水圍,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政府要面對的是,如何可以徹底解決天水圍的問題。有學者說,請不要再將社會最低下層的一群,再遷移到天水圍了,令那兒的複雜社會問題再惡化。或許學者之言,會令在天水圍居住的人不好過,但那是事實:在那天水圍城中,存在著的社會問題,全是社會中所有低下層出現的問題,那,不能怪那些遷入天水圍的低下層市民,他們也是因政府規劃政策,不約而同聚居於圍城之內,學者所言,只是承認了天水圍城的不幸,希望阻止問題再惡化下去。

可是,政府到今天仍不肯面對現實。我曾在這兒說過,要終極解決天水圍問題,唯一方法是將整個社區剷掉,重新規劃,到今我也未有改變我的看法,正如張建宗所說,既是結構性問題,若不改變根本社區結構,又怎能徹底改變?

更深層次的問題是,天水圍的居民,他們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希望。六、七十年代,住在木屋區、天台屋的人、居住環境或許較今天天水圍更差(小弟也有幸住過木屋區,那是在橫頭磡,即今天浸會大學運物場、橫頭磡公園那兒) ,但那時的人,對明天、對未來充滿希望,他們相信,終有一天,他們可以離開貧民區,找到自己的理想和未來。

可是,居住天水圍的低下層 ,就是看不到未來、看不到希望,昨晚居民大會中,不少天水圍居民也向張哭訴,因為他們看不到未來,政府要給天水圍居民的,不是金錢與資助,而是給他們一個未來:縱使我們這一代完了,下一代、再下代,也可以走出這個圍城!當然,這不是單靠政府可以做到,正如我一直說,還要香港整個社會,一起扶助天水圍。

張建宗似乎未明白這一點,昨天承諾這、承諾那,先不論他所承諾的,全是政府早說過會做,只是在時間上提早落實, 根本沒有解決根本的結構性問題!

更重要的是,張建宗,只為天水圍居民帶來了一場政治騷、不是希望,天水圍城,在高官大騷完結後,仍舊是那一座圍城,啥問題也沒有解決 !

好像只懂批評,沒有建議!剷掉天水圍重建是不可行,若我在這之外,有可行建議,我應坐了張建宗的位置,不用今天仍是童工一名! 可是,我仍堅信,政府有心解決天水圍問題,必須動員全港每一個人、每一個機構的力量,不是跑到地區巡一巡,開個居民大會可以解決,既然政府解決不了,何不動員全港市民,一起參與,共同想辦法,拆掉天水圍城的城牆?

看到電視新聞,有天水圍市民,不希望傳媒再叫天水圍城做「悲情城市」 。我想說,悲情不可怕,就算是悲情又如何?只要咬緊牙關、背負悲情向前行,就算在黑暗、痛苦、絕望中,不論付出多少代價,一樣可以行出一條自己的路,只怕你不想向前行。

p.s. :馬丁爭拗已不想再說了,反正要說的己說了,信報也找了精於翻譯的學者詹德隆,做了一個中文譯本,文中既看不到杯葛奥運,也看不到施壓的字眼,明白的人, 自然會明白,硬要說馬丁通蕃賣國的人,再說一百遍、再提出更佳理據,他們也不會改變想法,再與他們爭拗,只是浪費時間,正如方公說,倒不如支持天安門母親,又或做其他更有意義的討論!

廣告

今天放假,也沒有甚麼好說,跑了去看四萬誓師,真的,任關在台演辭,打動人心,愈來愈覺得,其實任關出來選也不差!印像中的任關,可是全心全意,全力為市民做事!當年政府殺雞(不知有沒有記錯,那個年頭,政府殺太多東西,一會兒殺豬、一會兒殺雞鴨鵝!)任關剛開完會,那是晚上六時許,仍在辦公室見記者,交待政府賠債安排,個多小時後,又去開會。雖與任關只有數次於手,不只怎麼,她退休前的歡送會,小弟也在邀請之列,我絕對相信任關未必知道我這個小小童工是誰,可是昨天,我看到她上台撐四萬,雖然知道灺對四萬參選有保留,可是朋友既已作決定了,就要義無反悔支持,四萬有此朋友,夫復何言?

生果開拖插明報社論,插得好!明報,不要再扮偽君子了!既靠向阿爺,就要再說甚麽公信力第一!又要做婊子、又要拿貞節碑坊?嗱!

生果報評論:  

                     


談了多天馬丁事件,今夜卻有一種很強的無力感。昨晚與民主派A通電話,他是泛民的中堅份子,談及馬丁事件,連他也說,那些沒有政治傾向的人,已受到那些鋪天蓋地攻擊馬丁言論影響,認為馬丁有錯,他以自己姐姐為例,他姐姐是普通香港人,沒有明顯政治立場,可是她看到傳媒連環攻擊馬丁言論,也認為馬丁不應跑去外國,叫人家為中國人權問題,杯葛奧運。

攻擊馬丁的人,雖然仍是左一句「要外國杯葛奥運」、右一句「要求外國向中國施壓」、仍是繼續玩「老屈」,但是在香港這個言論自由的社會中,他們有「老屈」別人的自由,最重要的是,香港人是否相信?

雖然我是撐馬丁的,但我不介意其他人反對他,關鍵是批評他的香港人,究竟是人云亦云,還是經過思考、了解整件事來龍去脈之後,仍然認為馬丁不對?最低限度,他們做決定之前,有沒有看過馬丁所寫的原文?除了生果報外,明報、「東南西北」網站,也刊出了英文原文,至於翻譯版本更是多不勝數,有被視為撐馬丁派的「生果譯本」、也有視為反馬丁派的「公信譯本」、「星球譯本」,香港人大可找英文本看一次,再看看不同譯本,比較一下,仍有懷疑,查一查字典,上網翻一翻資料,再看看左派批評、馬丁自辯,若然這樣,仍然認為馬丁有錯,我會尊重他們的看法,因為他們不同那些「阿爺」一叫,就要歸隊的左派政客傳媒,又或凡是批評中國的,就是通番賣國死不足惜的「愛國凡是派」,他們是經過思考、分析後,反對馬丁的立場,縱使我不認同,但我仍然尊重。

當然,我相信,任何人了解整件事後,也不能不承認,那些批馬丁的人,有「老屈」 之嫌,光是批馬丁叫人杯葛奧運,全篇文章,有那一句說李柱銘叫美國人杯葛北京奧運?

今次,或許是對香港人民主的考驗:不相要相信傳媒所說的、民主派所說的、左派所說的,自己親自去了解整件事,思考過後,才去做一個判斷,不論是怎樣的一個判斷,也是經過獨立思考的判斷,不論最終他們是否認同馬丁,馬丁也嬴了:若可以因為今次事件,令港人更懂得獨立思考,更懂去判斷是非,香港絕不怕任何的輿論一統、甚麽北京控制傳媒:你控制得了香港傳媒,可以控制全世界傳媒?控制得了香港電視台、可以控制全世界互聯網?內地金盾系統,可以封佳99%不利他們的網上消息,還是不能百份百阻隔,面對未來、互聯網將主導資訊,除非中國政府閉關鎖國,否則資訊是不缺的,問題只在於,人,有沒有追求真相的心、有沒有獨立思考,只要人有獨立思考,他們始終也會識破謊言。

朋友傳來內地一些網民對馬丁事件評價,當然有人批評他,但也有人撐他。由於不知會否連累別人,我不貼上連結了, 但一些回應,頗令我覺得,中國民主,還是有希望!

例如有撐批李的人,引述香港研究學會民調,指七成人反 對馬丁言論,有內地網友隨即回覆:「既然香港人民那么痛恨民主派,那就大大方方实行双普选呀,把那帮民主派好好羞辱一下,楼主以为如何?」嘿嘿,真的有智慧,不知民建聯會怎樣答?

有反對李的網友說,民主只會引致爭權奪利,但又有網友回應說:「争权夺利对百姓是有大大的益处的,这就象商业竞争一样,顾客是有好处的!相反,没有竞争,只有独家垄断的商业,顾客就苦了!政党之间的竞争,只会对我们百姓有好处!我们百姓只等选择一个利国利民的执政党吧!而且还要保持几年选一次,否则,久了,会变质!还要保持两方政党都存在,否则,又垄断了!认为争权夺利是不好的只有执政党本身的利益了!」

又有網友認為,既然反對馬丁的人有七成,那些愛國者為何還要這樣憤怒:「所谓的爱国者们很愤怒哦喉舌们也及时地报道了反对李柱铭的人达到71%…..看来喉舌和爱国者们的情绪还不太正常?」

1019 北京奧組委執行副主席劉敬民,出席中共十七大記者會時說,在奧運會籌辦過程中,「人民的民主權利和人權得到有力地促進與發展。」劉敬民也說奧運促進了中國人權與民主權利、承認籌辦奧運與政治、人權有關係,那麼,說甚麽奧運不應和政治拉上關係的香港左派人士,是否要先拿劉敬民這名中央官員,批上一批?

引述文匯報報道,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他的工作報告中說,「胡錦濤指出,發展社會主義民主和深化政治體制改革,需要完善制約和監督機制,保證人民賦 予的權力始終用來為人民謀利益。為確保權力正確行使,須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要落實黨內監督條例,加強民主監督,發揮好輿論監督作用,增強監督合力和實 效。」胡倡議的「陽光政治」,代表了透明、開放。對我來說,胡所言有另一層意議:太陽對全世界來說,也是公平的,它給美國人的陽光,不會少過中國人,每一 個人,不論是在地球那一角落,也要面對陽光,沒有所謂國情之分。民主、人權也像陽光一樣,除非你選擇永墮黑暗,否則世界上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國,也要面對 如陽光一樣的普世價值、對民主、人權的承擔。

明末,抗清大將袁崇煥令清皇太極連吃敗仗,皇太極以反間計,令崇禎以為袁勾結清人,治其死罪以「通虜謀叛」、「擅主和議」、「專戮大帥」的罪名「磔」死於北京甘石橋,當時北京百姓都誤信袁通敵,恨之入骨,「劊子手割一塊肉,百姓付錢,取之生食。頃間肉已沽清。再開膛出五臟,截寸而沽。百姓買得,和燒酒生吞,血流齒頰」(張岱《石匱書》)。皮骨已盡,「心肺之間,叫聲不絕,半日而止。」(《明季北略》)袁崇煥,不是死於庸君手下,而是愚民手上。

中國,不要再有袁祟煥了,以香港民智,更不應再出現袁崇煥,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選擇,就在香港人自己手上、未來,就在香港人自己的手上。

香港人能否通過今次考驗,就要看香港人自己了。



甚麽叫不偏不倚?甚麼叫公信力?若掛著公信力的招牌,繼而去作奸犯科,然後大大聲地說:「我係有公信力、我係正義!」那又是否較某些人,明是有立場、明是偏幫民主派、又或打擊左派,更延禍社會?

明知,馬丁在《華爾街日報》 那篇文,怎樣說、怎樣看,也算不上是施壓!雖然有網友留言,指馬丁用了「press for」叫那蛋頭小布殊關注中國人權,仍可解作施壓,但請看看《China Daily》怎樣寫,若「press for」可解作施壓,為何《China Daily》不可述馬丁原文,卻要改用「pressurize」一詞?即是說,若有鬼佬、或懂英文的人,看了馬丁用「press for」,怎樣理解,也不會覺得馬丁是有叫布殊施壓的意味,《China Daily》可是給國內外鬼佬看,只好不引原文,自行用「pressurize」一詞老屈,但馬丁原文中,絕對找不到「pressurize」一字,這不是「明屈」,又是甚麽呢?

《China Daily》「明屈」,我還可以接受,那是《China Daily》,不找著馬丁「屈」個不亦樂乎,怎向出糧的主子交差?可是剛看到某報的社論,「屈」人的程度,連 《China Daily》也望塵莫及:白鴿黨今天刊登廣告,撐馬丁撰文並未有提出杯葛北京奧運,卻被他們說成白鴿與馬丁切割!我十分肯定,白鴿今次登廣告,不是想與馬丁劃清界線,因為之前某自鴿高層A對我說;「乜呀!叫外國關注中國人權都唔畀?講下都唔得?大陸學者、文人都講得,香港反而唔得?乜叫一國兩制?家下真係文革呀!真係文字獄呀!」別人明明不是與馬丁切割,卻硬要說成白鴿與馬丁割蓆,這些不理事實,只為政治目的的所謂社論,究竟是怎樣的社論?

更令人失笑的是,同一篇文,他也引述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副主席單仲偕言論,力撐馬丁。一個黨,主席、副主席也支持馬丁,那又何來切割之有?撰文者是否知自己在寫甚麼呀?

還有,那一篇社論,還不住說李柱銘呼籲外國對中國施壓,可是,究竟馬丁文章中,有那一句是施壓?何不引用原文?為何整篇評論,一句原文也不引用,就以自己文字,說馬丁要美國政府向北京施壓 ?

我承認,馬丁以往文章中,真的有寫過要外國就中國人權施壓的言論,那時要批要鬧,我也無話可說,因為那是有白紙黑字記錄,馬丁自然要負上責任,可是今次的文章,啥也沒有說,總不成用他以往有說過,就算今次沒有寫出來,他心中心是這樣想,以此對人作出批鬥。

那與文革有何分別?香港真的如煲呔所言,要走向文革之路?

我心痛的是,當年內地知識份子,文革以言入罪, 痛心疾首,今天,香港式文革,卻有一班自命有公信力知識份子開始!


真的想不到,馬丁一篇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文章,要求美國總統喬治‧布殊,以及西方領袖,到中國出席奧運之時,不要忘記中國人權,竟引起牽然大波。

馬丁真的如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所說,他要求美國政府關注中國在新聞、言論、宗教自由,以及愛滋病問題,是向中國「施壓」 ?很可惜,《華爾街日報》網站是要登記得,我看過原文,可找不到原文中有任何一個字,是用上了「施壓」,正如很多香港傳媒引述,馬丁在文中,只是用上了「direct engagement」,除非連查字典也不想,否則direct engagement,怎樣翻譯也不可能成為「施壓」吧!今次民建聯可是「老屈」馬丁,文章中,馬丁開宗明義,反對杯葛奧運,希望西方國家,「以正面的心態去看待奧運對中國的影響」,那些土共,怎麽借此開刀來批馬丁?難道他在文章中,要求外國不要用杯葛北京奥運手段懲罰中共侵犯人權,以溫和對話方式解決中國人權問題是錯,應該站在那些杯葛奧運的國際勢力那一方,才是對?

我認識的馬丁,縱使他不認同中共獨裁,他可是堅持自己是中國人,他可以批評中共獨裁、不民主,要求中國有民主政制,但他絕不會是那些反對中國人整體利 益的人,當年克林頓要求國會給與中國永久正常貿易國地位、以及支持中國加入WTO,可是國會內反中力量,怎樣也反對,克林頓找來馬丁去美國向國會游說,最終,美國國會見連北京痛罵的馬丁,也站在支持一方,怎樣說,也不能反對,議案最終通過了。事後,克林頓寫信多謝馬丁,中國政府呢?受了別人恩惠,不但不多謝,更繼續狂砌馬丁如何通番賣國!沒有他當年跑去美國國會「通番賣國」,支持中國入世,中國可以有今天大喊甚麼大國崛起?可以有今天加入WTO?所謂恩將仇報,莫過於此!起碼,直到今天,中國政府未有一句話,多謝馬丁為中國入世,曾經作出過努力!

民主A說,美國有不少要求政府杯葛北京奧運的人權組織,想馬丁支持杯葛行列,可是他堅持反對杯葛北京奧運,只希望外國借今次奧運機遇,促請中國政府改善人權。馬丁反對杯葛北京奧運,情願用溫和方式,促進中國人權狀況,反引來香港左派狂轟,外國人會怎樣 看?想是香港左派,奉北京旨意轟馬丁,繼而聯想,原來北京之前在申奥時,承諾甚麼改善中國人權民主的期票,只是空頭支票,連馬丁要求借奥運機遇,加強外國對中國人權關注,也是死罪,外國人、傳媒看到這一幕,又怎會不懷疑, 北京奧組委常務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長劉敬民在01年向《華盛頓郵報》表示︰「申辦奧運,我們不但要提升北京市的發展,還有社會整體的發展,包括了民主 以及人權 。」「若大家有像奧運這麼一個目標,將有助我們建設一個更公道和諧、更民主的社會,也對中國融入國際社會有更大的助力。」的言論,只是一番謊言?

就算真是謊言,北京想現在就被人揭破嗎?令反對北京奧運的人,大造文章?

請看翻譯了的 全文 就可知馬丁言論,並非左報報道那一回事,所以連不主張他去美國民主B,今次也力撐馬丁:「今次係明屈。馬丁啥也沒說過,重叫人咪杯葛奥運,有乜理由再插佢!」

但願,今次事件,引起國際關注,以後每有外國記者去北京 ,也用來刺阿爺,等他明白,添煩添亂,不在民主派,全在自己的門口狗!

p.s.:怎麼除了生果報,連公信力第一報,也不把馬丁原文翻譯?怕讀者看了原文發現,原來左派所說,只是斷章取義!甚麼叫表面沒有立場,實質有偏頗,公信力第一報?哈!哈!問一問你那個是民建聯創黨黨員的高層吧!

 


昨天,中國發射第一顆探月衛星嫦娥一號,發展中國探月旅程。從電視上看到兩組全然不同的映像:一班衣著光鮮、手拿數千元攝錄機,參加旅行團,觀看嫦娥一號升空,他們在升空那一到,無不高興得拍手歡呼,又揮舞國旗,接受訪問時高興得得大叫祖國太強大了!作為中國人太興奮了!

另一電視台,播出了發射基地附近平民,他們居住在簡單小屋,穿著粗衣,為了發射嫦娥一號,要暫時撤離,其中一個鏡頭,映著他向正以粥作午餐,嫦娥奔月不奔月,對他們來說,既不興奮,也不雀躍,他們只是抱怨要他們走來走去,影響生活。看他們清貧的生活,奔月與否,恐怕不及迫人的生活,那樣令他們關心與動容。

中國在太空科技進步,顯示中國人終於可以在科技領圍,追上西方國家,無論如何,也證明中國強大,更加證明,改革開放是正確,不走向資本主義、不走向市場、不放棄計劃經濟,中國不可能有今天成果、不可能有今天大空科技力量、不可能有與西方在太空領圍上,追得逾來逾近的機會,證明了毛澤東那一套經濟觀,是錯的不能再錯。

有甚麽好得過,拿今天中共領導的成就,打昨天中共領導人狠狠一巴,來得暢快!肯定今天中共所做,正是用行動否定毛澤東所做的一切 ,套用毛澤東的語言,中共愈是走資、愈多幹部走修正主義,中國就愈他媽的強大!愈突顯毛澤東路線錯得不能再錯、禍國殃民!

可是,話又得說回來,放一個衛星上月球,真的值的我們如此興奮,以為今天中國真的是世界大國?

文匯報指,中國嫦娥探月計劃,「不過」花了14億元人民幣,還要分三年半撥付,每年約佔GDP的三到四萬分之一,只是一個十分、十分小數目,絕不是奢侈項目。

真的不奢侈?以國民收入計,國內人均收入每年在不久前才剛過1千美元,即人均收入每年不足 8千元,還不要說,有數以億計、十億計中國人,大均收入在8千元以下,14億人民幣,對他們來說,不只是天文數字,更是終其一生也未想過的數字,14億,可以幫到多少中國貧困家庭?

還有,國內大學學費,近年也急速上升,從95年的800元一年,急升至 2005年的5-6000元,加上住宿及各項收費,1萬元1年是平均數 (內地4年大學制即4萬元讀一個大學學位) 14億,可以資助我們中國貧困家庭英才上大學、培訓科技人才。

一個國家強大,不在放多少國衛星上天,在乎有多少真正人才。正當中共中央,在嫦娥奔月之後,大談中國如何擠身所謂航天大國之時,中國,真是航天大國?現在所用的探月技術,只是美國六十年代科技,而今天美國,已悄悄投下金錢,為一些只有在科幻電影中出現,根本連人類想也未想過可以實現的科技,開始研究。美國太空總署(NASA),就低調地支持一個發展超光速太空旅行必須的 Warp Engine 研究計劃,那是只曾在 Star Trek 一類荷里活太空電影中出現科幻技術,那個研究計劃叫 Breakthrough Propulsion Physics 計劃,美國人不切實際?100年前,登月何嘗不切實際!太空科技大國?中國是否也像美國一樣,肯花金錢研究一些屬於100年後、甚至1000年後的科技?

還有,當年美國人用軍事競賽,拖跨了前蘇聯,今天,美國人一樣可以用太空競賽,拖跨中國經濟!美國人計劃在2017年在月球建基地,中國,也照跟嗎?

與其拿14億搞面子工程,倒不如多用14億解決中國貧富懸殊、甚或培養科技人才!不要忘記,人才,才是科技的根本、強國的根本呀!


或許,應該由 Dick Morris 這個令香港政壇中人認識甚麼叫 Spin Doctor 說起。Dick Morris 在他的 The New Prince 寫道,當年克林頓所以在1996年總統大選中勝出,除了他爭取到民主黨全統支持票外,更重要的是,他提出更佳政綱,解決共和黨一直認為自已有優勢的老人、教育、及環境問題,把共和黨支持者也拉過去,Dick Morris 說:“The key is to recognize that it is legitimate for Republicans to worry about the elderly, education, and the environment. ” 既然認同對手提出的政策重點,那要擊敏對手,自不然要在對手提出的重點政策上,提出相同、甚至更佳方案,爭奪對手支持票。

今天,葉劉可「學」到了!明顯她的幕僚,肯定是 Dick Morris 信徒,那2012雙普選方案,九成抄足泛民主派及四萬,想搶對手支持者的選票,除了那一成,即泛民要求一個公平、不會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提名機制,葉劉卻跟從那些極左派,搞出甚麼要提名委員會,包括工商界在內,也要有10%提名委員支持,才可以成為正式候選人。

人前人後,我也同意,葉劉的競選工程,較諸四萬,更像一個政客,更懂討好選民:她要爭取中產,所以對最低工資有保留、支持取消硬性規定的母語教育,可是她也要基層支持,所以支持加生果金、批評煲呔抉貧未有大洒金錢。總之,她要爭取的選民要甚麼,她就說甚麼,不問立場、不問自己的理念,總之有票就是娘。

可是,一個「真正」的政客,是否就像葉劉那樣?我認為,絕‧非‧如‧此!葉劉所做的,只是一個政治騙子所為,她的幕僚,只學到 Spin Doctor 皮毛功夫,根本不明白,Spin 的真正意義。

還是回到根本問題,究竟,葉劉信奉甚麽?她提出的2012雙普選方案,自己是否真的相信普選、民主?她是否真的相信民意?一個不到面對選民那一刻,也不肯為自己在23條立法時,漠視民意行徑道歉的人、一個就算去到面對民意那一刻,也要提出一個阿爺不會反對、可以篩走任何阿爺不想見到的候選人的特首普選方案,葉劉心中,又有多少真心信俸民主?

Spin 的真正意義,並不是教人講大話,隱瞞自己的立場去爭取選票,而是用各種方法,爭取對手支持者認同:我的方法,較對手方法更佳,正如 Dick Morris 所說,克林頓必須先認同共和黨關注老人、教育、環保問題有其重要性,才可以提出更佳方案,攻擊對手,而非揞住良心,縱使不認同,也提出一些與對手一樣,但卻不會做的承諾,只求騙取選民一票,那絕不是 Spin ,那是政棍流氓的行徑。

可是,四萬又是否做到這一點?對不起,她也做不到。四萬直到今天,還是沉醉於過去的光輝,口中說要走入基層,實際上仍抱著那政治精英光環,要求市民對她只要信、不要問、更不要質疑,就算她跑去恤髮,也不要質疑她的立場,可是在今天21世紀,民智已開,隨時她以為甚麽都不懂的平民百性,較她懂得更多、更深入(我曾經聽過某的士司機對時局評價,較四萬更到肉!)四萬縱使有理念,有堅持,別人看不到, 不理解、不接受,那有理念又如何?她需要 Spin Doctor ,將她的理念,令每一個人、甚至包括不支持她的人,也接受、認同、支持她的想法。

朗奴列根選第一次總統落敗 ,未有改變他的理念,最終成為美國最偉大總統之一;英國首相邱吉爾,挾二戰勝利而輸了選舉,未有改變他對民主政制的信念,捲土重來,結果第二度成為首相。他們深諳政治把戲,可是令他們最終勝利的,不是單靠 Spin ,還有他們堅定不移的信念。

偶然再翻看弘兼憲史政治漫畫《加治隆介之議》 ,正為是否參選首相之爭的加治,問道於前首相渦上,當政治領袖要有甚麽條件,渦上說:「在政界裡,不可能出現百分之一百的意見一致,有些人為了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一味逢迎周圍的意見,為了不與媒體為敵,而一再改變自己的主張,以求討好民意,這是最要不得的。這麽做或許一時之間會討人喜歡,但是卻會損及別人對你的信懶。身為首相,必須要有覺悟,即使自己的意見是少數,也要貫徹到底。」Spin 只是可以幫政客將他相信、但未為多數接納的意見,爭取多數支持,可不是教政客隨波逐流,出賣理念、淪為政治騙子。

葉劉, 充其量只是一個成功政治騙子!

p.s.:尹君,回應你22日的文章,你說:「波蘭一個新成立的政黨Partia Kobiet7位女候選人在競選海報上,祭奇招脫掉衣服,以各種方式遮蔽重要位置,希望吸引更多的注意和支持。」 「7位脫光光的候選人都清楚知道,她們要爭取的,是打破由男性壟斷的政治環境,要對抗的,是愈來愈嚴苛的人工流產監管。也許,這就是R君口中的有承擔、有堅持和有理念。

若她們不論輸贏,仍堅持為爭取理念脫下去,到有一天代表自己理念的人勝出,就算不是自己得益,仍願意為後來者或繼承者打拼,她們是為理念而戰,若她們只求當選、只求出名、那又怎可言有承擔、有堅持和有理念?有承擔者,無不追求成功,但成功不一定要在我,看到成功之日,縱使仍是寂寂無名,仍充心拍手慶祝,因為他們追求的是實踐自己理念,而非追求個人成名。

那又豈是一些只求成名出位扮交游闊夾沒有絲毫內涵的高級港女可以理解?


自問對互聯網世界每一個「新產品」(請容我用產品去形容,雖不怎麼貼切!)都會花心思去了解背後的意義,以致去明白我為何必須要接觸、親近、甚至擁抱它,令自己不會與這個新世代脫節(又或現實點說,令自己看起來有一點潮、更像一個新世代自閉兒,正如這世代的自閉傢伙叫電車男,不是上世紀所說的二次元自閉症那樣沒有性格。)可是,Facebook 這玩意兒,真的,到今天我也搞不通,它究竟想搞甚麽,究竟對互聯網新世代,有何意義。

由互聯網洪荒年代的email開始、到ICQ、Amazon、eBay、Youtube、Blog。每一樣新世代產物,我也清楚它的性質、意義、對社會文化發展有何重要功能,以致我們不得不參與、甚至擁抱它:email改變人類通訊模式,電郵速度,不但可以取代長途電話,甚至可以取代信件,不論你要把照片圖像清單文件合約寄到地球另一方,以往要靠速遞,今天只要一秒,已可由南極傳到北極;ICQ、MSN令我們只要手中有電腦,就算開會中、工作中,一樣可以與樓上三姑與非州六婆講東講西,促進「返工吞撲」講是講非走向高科技兼無法無天的年代、Amazon、eBay 令shopping 無國界、無時間限制,就算凌晨中環LV飛甩雞毛等名店沒有開門,一樣可以買到破產!至於Youtube、Blog,令任何人也可以成為主角,不論是電影還是文字,可以自篇自導自演,可以隨心所慾地月旦身邊的人與事,做一個小地盤的山寨王,一個不小心,更可以一夜成名,又可以滿口義正辭嚴地說,我正為促進資訊自由化作貢獻,多厲害。

可是,Facebook,到今天也弄不清,究竟它對促進互聯網世代,以至對我極度沉悶自閉的生活,有何必不可少的貢獻,令我不得不像看到美女一樣,不擁抱它不行?????

因為無知, 所以要了解。翻查維基百科,原來Facebook 最先是哈佛學生的社區網絡,目的是加強大學不同學系、年級學生的認識與聯系,繼而擴大到波士頓其他大學、中學、社區、以致今天全世界。原本是一個大學的人際關係網絡系統,就算擴展到其他大學、高校,怎說大家也是學生,背景相同,應該有很多共同話題,也熱中於廣交朋友,Facebook 正好幫他們一把,可是擴展到全世界,那,Facebook又是否可以達到它原先設計的目標?

李世民君說,Facebook 令他找到不少失散多年的同學朋友;孫柏文君說,Facebook 令他可以廣交朋友(特別是異性) ,以及菁姐粉絲,可是大小姐投訴 Facebook 令人沒有了私隱,把自己的朋友與關係全暴露於陌生人前、IT周杰倫(我恐怕日後見到他,要改口叫他做宋董了!)索性連Facebook也不開,以免自己私隱暴露!

由於已有不少朋友問過:「你有冇Facebook?」 我說沒有,他們會抱著懷疑態度問:「你真係冇?唔係嘛!」彷彿我欺騙他們、不當他們是朋友,情況就如碰面不派咭片一樣尷尬,所以某天在同事興之所致談論下,開了一個戶口,算是應付各方好友!可是問題又來了,究竟Facebook基本禮貌是怎樣?明明知某君是我同事,他也知我有 Facebook,可是他沒有add我,我應該主動add他,還是當看不到,要待他提出add我?他歡迎我,還是不歡迎我???又如某只有數電話(連數面也說不上)之緣的人要add我,我應不應該接受?不接受是否不禮貌?想了多天,唉,算了吧,還是接受他邀請吧!更尷尬的是,某些我當他是朋友,可是他由始至於沒有add我,究竟,我當他是朋友,是否一廂情願???

說真的,直到今天,Facebook真的不能令我覺得有任何得著: 對一個自我封閉的人來說,朋友就是那幾過,也不會在Facebook識新朋友,要找同事、朋友,行一兩步、打一個電話就可以找到,那用Facebook幹啥!對著那些只有一面、甚至一話之緣的人,add他又有點兒那個,不add他又好像不禮貌,那又怎算好?

至於所謂私隱,對我來說,從不是問題,反 正 Facebook 那兒只有名字,email是新的,個人資料欠奉,除非學宋董,否則預了私隱在互聯網世界,怎樣也難守住呀!

唯一令我常上Facebook的理由,就是玩 Warbook 這個網上遊戲,可以合法地聯群結黨網上欺凌其他人(又或被其他人欺凌)!高明輝君可是欺凌人的高手!

所以,到今天,我也不知開一個Facebook戶口,究竟對我有啥作用。


tokyotower_cover.jpg

剛剛寫完《真女人》 ,忍不住又要推介另一個真女人的故事,那是一個兒子與媽媽的故事。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這是被稱為武藏野的浪子 Lily Franky 第一本長篇小說。Lily Franky可說是日本新一代文化人,他既是繪本作家、插畫家、藝術指導、設計師,又是散文家、小說家、專欄作家、詞曲作家、演員、無線電導航員、攝影家等,總之任何涉及現代藝術創作的, Lily Franky 必定插一腳(就如我們香港的軟硬天師一樣)。《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是他第一部長篇作品,那是他和已去世的母親的故事,在日本賣出了210萬冊,感動了不少日本年青一代,更拍成了電視劇。

事實上, 故事主角不是 Lily先生,而是他的母親,一個對兒子毫無保留地付出,包容的母親。 Lily先生筆下,他的父親完全是一個不成才的人,自小已和母親相依為命的他,在書中記述了母親對他的無限包容和愛,縱使他讀書成續不甚了了、縱使他大學畢業後,無所事事,不斷向母親拿錢,Lily先生的母親,從未有一刻放棄對他的愛與關顧,一直默默守候著兒子,既不問、也不責難,只是在背後支持兒子的一切。

後來 Lily先生母親患上癌症,痊癒之後,Lily先生接她到東京居住,她不但是Lily先生的母親,更成了Lily先生身邊同事、朋友、街坊的母親:縱使Lily先生不在家吃飯,他家中必是高朋滿坐,每一個人,也喜愛到Lily先生母親家中作客,與這樣一個有意思的老太太作伴。

最終, Lily先生母親,也因癌症去世。在最後章節中,看到他對母親懷念,曾受過他母親恩惠,而哭得死去活來的朋友,以及 Lily先生看到他母親留給他的信,還在叮觸他要小心這小心那,Lily先生追悔自己以往只顧任性,未有好好回報母親之時,連我這樣一個沒有感情的人,也不禁感動:中國人有一句說話「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 Lily先生的母親,為了兒子,獨力承擔一切,對Lily先生作出無限支持,不論他所做的事,是對還是錯, Lily先生的母親,也沒有對兒子決定,作出任何質疑,只願兒子可以按自己的意思,選擇自己的路。沒有這樣一個母親,不可能有今天的Lily先生。Lily先生的母親,絕對是一個真女人,一個真正對兒子無限付出的母親。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絕對是一本值得一看的書。


hula_girl01.jpg

不知何時,香港忽然出現了大批「高級港女」,她們腹中倒是有一點墨水、算是有一份像樣的工作,繼而不可一世,揶揄、嘲笑那些成就、見識、品味不如她們的港男之餘,又盲目吹捧、結識那些有成就的材俊,再以自己與那些材俊關係,自高身價。每次看到這些「高級港女」,心中只是「哼」的一聲,連與她們辯論也懶得去做,因為在她們眼中,女生如何可以超越男生,完全建基於虛榮之上,她們沒有信念、沒有堅持、沒有理念,不是自以為是,就是將自己地位、自己的價值,建築於物質之‧上,這樣的女人,就算她們有多少個學位、職位多高,我除了用膚淺形容她們之外,真的找不到任何形容辭形容她們。

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女強人,應該是怎麽樣?

近日看了一套日本電影DVD,「草裙娃娃呼啦啦」 (Hula Girls),電影中的女人,就是真正有承擔、有堅持、有理想的真正女人!

故事以真人真事改編,1965年,日本踏入能源改革時代,傳統的煤礦由進口的石油取代,位於福島縣常磐的煤礦坑亦要關閉,令世世代代採礦為生的市民頓時失業,當時煤礦公司決定興建一座名為「夏威夷中心」的溫泉度假娛樂場所,將磐城變成度假聖地,而且招攬市內少女,組成草裙舞表演團,作為娛樂場所節目之一。煤礦公司專程從東京請來了舞蹈老師(松雪泰子飾演)教授草裙舞,快要高中畢業的紀美子(蒼井優飾演)在好友慫恿之下,決定加入了舞團,相信跳舞可以改變命運,甚至令這個將沒落的小鎮,重現生氣。

電影中,不論是松雪泰子的舞蹈老師、蒼井優扮演的的紀美子、以致一眾參加舞蹈團的女人,她們沒有學識、沒有未來,可是她仍敢於嘗試,敢於向著未知的目標,投下百分百決心,縱使身邊沒有人認同她們,她們也選擇面對未知的挑戰,她們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要憑自己,改變自己的未來,縱使她們沒有學識、沒有人支持,她們也要用自己的血汗,緊握自己的前途,正如倉井優在片中說,她不想自己日後雙手,藏著那洗不脫的煤炭,她要用自己一雙手,去開拓自己的未來。

就算在片中,一直反對倉井的母親,到最後, 也敢於反對主流,支持自己的女兒。原來,女人可以較男人更堅強,更執著於自己的堅持,只要認為是對的,就會勇往直前了!

這套電影,令我明白,真正女人,不在於她腹中有多少墨水、不 在於她認識多少名人、多少才俊,更重要的是,她是否有清晰的理念,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麽?知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堅持?正如某前同事,早前跑了去幫無國界醫生工作一樣,她又是否知道,自己會累死多少人?

真正的女強人,不是人云亦云, 真正明白自己理念,真正願意背負一切,才是真女人!可是,對不起,還看那些自以為是,單靠膚淺認知,自抬身價的高級港女中,我看不到對香港有承擔、有付出的真女人。

比較男人,女人或許更偉大,可是香港女人,對不起,我認為她們大部份全在水平之下,若港女一辭,代表對香港女性不尊重,我可以說,那是香港女性一手做成,怪不得他人。

後記:很小很小為自已的文章補白(今次應是第二次),今晚忽然想起,其實香港也拍過一套講「真女人」的電影,當然不會是亦舒、岺凱倫以至梁鳳儀那些美女名牌公子哥兒到硬銷女人是如何天下無敵的電影,那是一套很多很多年前,由已結業的德寶電影公司所拍的「現代豪俠傳」,由梅艷芳、揚紫琼、張曼玉做主角,片中三人,各自有作為女人的煩惱:為丈夫、為女兒、為錢、為愛人,可是同一時間,又因為各自的原因,要負擔男人的責任,可是就算打得滿身傷痕,她們也要全力為保護自己重視的人而奮鬥、到最後就算如何傷、如何痛,她們也是最後倒下、最先站起來向前衝的人。

愈是不凡的女人,愈希望平凡,可是就是因為她的不凡,令她無法平凡;愈是平凡的女人,愈想用盡方法令自己看起來不凡,可是由於她們的平凡,令她們怎樣不平凡也好,看真一點,其實骨子相當平凡

梅艷芳唱的插曲《女人心》,唱出了真女人、真正不凡女人的心、也唱出了她自己的心:她們有建功立業、揚名立萬之能,可是她們追求的,只是好好保護自己身邊重視的人和事,只希望做一個平凡的人。當然,這並非那些只懂追求不凡的平凡高級港女,可以明白的道理。

 

 

 

 

 

十月 2007
« 九月   十一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12,19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