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2_thelivesofothers_posterbig.jpg

某次寫元好問的〈摸魚兒〉,某人看過後對我說,原來世上真心人,真的會為別人流淚,而不為人知。《竊聽者》就是這樣一個故事,男主角不只為那個連自己存在也不知道的女人流淚,他甚至為了愛那女子,連她的男人也一同保護,甚至不惜犧自己事業、人生、為所愛的女子補咎她犯下的一切錯誤。可是直到女人死去那一刻,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男人,為了愛她而無私付出。

故事發生於1984年東德,主角韋斯勒上尉是國安部精英,冷血、無情,精於審問政治異見者,可是當上級要求他竊聽懷疑異見劇作家戴文時,他看到戴文女人、名演員姬絲,竟然生出了異樣感覺。一直躲在暗處的韋斯勒,在竊聽過程中,竟不自覺愛上了姬絲,為了她,不惜隱瞞戴文撰寫揭露東德黑暗的文章,就算後來姬絲因拒絕再向權貴出賣肉體,遭國安局拒捕,她為保住自己演藝事業,不惜出賣戴文,韋斯勒仍押上自己事業、人生,消滅戴文罪證,希望為姬絲補咎,可是姬絲並不知情,她以為自己出賣所愛的男人,羞愧下衝出馬路被車撞倒,死在韋斯勒懷中。數年後,東西德統一,戴文無意中得悉國安局原來一直派人竊聽他,卻完全未掌握他任何罪證,於是翻查檔案,發現原來代號HGW XX的韋斯勒,一直代他隱瞞,他找到生活潦倒的韋斯勒,可是沒有勇氣上前。兩年後,久未有新作的戴文出版新書《好人鳴奏曲》,書的第一頁寫著:「獻給HGW XX,永誌感激」。

還是一套愛情片,也是一套政治片,愛情、政治,似乎是兩樣東西,但也是同樣東西,同樣可以令人失去理智,可以看到人性最光輝一面,也可以挑動人最黑暗、最自私的一面,姬絲與韋斯勒,在政治與愛情間,選擇了不同的路:韋斯勒有政治特權,沒有愛情,可是當他接觸到愛,縱使那是單向、沒有回報、沒有結果的愛情,他選擇放棄特權、人生、前程去追求愛、保護所愛的人;姬絲擁有愛,可是為了自己前途,她不惜出賣愛去交換政治特權和保護,充當國安的線人。

姬絲最終後悔, 但韋斯勒沒有,他甘於永遠做躲在姬絲背後的傾慕者,永遠為她擋雨遮風,韋斯勒甚麽也得不到,但也可以說,他已得到他想得到的全部。

究竟,現實世界有沒有韋斯勒?不妨留意自己身邊,可能也有一個韋斯勒在守護著你。

p.s.:由於自己不再入戲院看電影,只愛一個人躲起來看DVD,某君曾叫我不要把劇情全寫出來,不過反正是舊戲,DVD也出了一段時間,相信某君應看過吧!而且也不過寫了五、六成情節出來,若某君看完這篇文,又未看這套片,仍然有興趣看的話,我可以借DVD給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