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九月 25, 2007.


等了這麼久,港島區立法會補選終於拉開序幕戰,泛民昨日舉行了預選論壇,由陳四萬對勞醫生。

因工作關係,無緣親睹這場辯論,不論這場預選論壇事前鬧出幾多風風雨雨,不能不承認這是一次香港民主的里程碑:由相同政治理念的人,共同參與辯論,再由支持者在台下 詰難,再投票選出支持的候選人,代表他們出選。雖然今次預選,仍然流於形式化,對結果並無關鍵影響(出席者投票只佔整體評分30%),可是這個制度確立後,日後泛民要推選特首候選人,也可以用這個機制,泛民中人、市民會要求有預選,甚至,大膽推想,當有普選時候,左派要推唐公子選特首、煲呔又意屬鬍鬚曾,阿爺又只肯支持一個人出來選特首時,市民就會問,為何建制派不可搞預選?為何要不關事的阿爺搞協調?當有人踏出了第一步,民主就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往後退。

至於兩人的表現,坦白說,兩人也表現不好。馬嶽在大會後評價四萬 表現,認為她擺脫不了政務司司長的官腔,已算客氣了,四萬全場不斷強調要同中央溝通,具體政策又與煲呔建議相差無幾:最低工資立法視乎工資保障運動成果、環保建議停車熄匙;認同公務員有需要加薪,這和煲呔有何分別?

更不要說,她談到立會六四投票,以歴史終有一天會平反六四,卻怎樣也不肯說自己會否投票支持平反六四,難怪台下民主黨A君笑說:「好彩係阿太講,換著係我地黨員講,實畀華叔紀啦!」 當年德高望重如關教授,不過輕輕說香港爭取民主要放下六四包袱,已引起一場大風波,公民黨要立即為關教授解畫之外,那年六四燭光集會,關教授更要早早到場,以示自己平反六四立場不變。六四對港人意義,較7.1更重要,或許四萬做慣官,對這些敏感話題慣於含糊其辭,可是今天既站出來參選,面對大是大非,民主派死硬派選民,可不容妳含糊過關!

至於四萬在辯論中如何捱打,遭勞醫生搶白揶揄,真的不說也罷,正如泛民B君說,今天四萬沒有發台瘟、可以在限時內講完想講的話,已是超額完成!要一個六十多歲老太太,從未面對過群眾質詢的高官,可以順利完成一個選舉論壇 ,真的不是一件易事。

至於勞醫生,坦自說,他那有前無後、打死罷就,狼狗式咬住唔放戰術,的確打得四萬手忙腳亂,可是他犯了古縮梁在特首第二場辯論中所犯的相同錯誤:只放不收,去到辯論下半部,已完全過了火位,工會C說,最初也覺勞醫生追打四萬,真的有板有眼、勝過四萬,可是當勞醫生不斷大叫如何為自己當功能組別議員感後悔、如何要重新做人、如何爭取民主是粗重工夫、昂山素姬又坐了多少年牢的時候,C開始覺得「好假,好投機」,雖知,有些話,不是走過那些民主路、有過那些歴練的人,是不能說的,同樣的話,由華叔、長毛說,那是悲壯,由勞醫生說,對不起,只會令人覺得是東施效顰,不見真誠,只覺虛偽。

無論結果如何,除非爆大冷,否則四萬必定勝出預選,餘下的是以四萬今仗表現,可以壓倒葉劉嗎?拿昨晚的政綱與葉劉比併,必定遭葉劉揶揄,怎麽四萬拿了煲呔 施政報告出來?論辯論技巧,只要葉劉收起她那「寸寸貢」態度,曾在23條立法一役主戰泛民的葉劉,必定較四萬佳,下一仗,兩太對決,四萬形勢更難打,難怪泛民D不斷賣花讚花香,大讚四萬之餘,也不覺說漏了嘴,要盡快開會檢討今次辯論!

廣告
九月 2007
« 八月   十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39,20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