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生君早前引述小弟文章,砌無國界醫生,投桃報李,怎樣說,也要再揭發無國界醫生近日呃人捐款的劣行,以示這個組織,足以與北韓、伊朗,同列為邪惡軸心!

九月十三日,印尼又再發生8.4級地震,當時不少NGO以為當年印尼海嘯災難會重臨,紛紛搶發新聞稿,以示自己救災能力,無國界醫生更在當晚發出新聞稿,說他們立即在印尼派了多少人去災區,視察情況,第二天,又說他們的救助隊到了災區,準備救助受災的人。

到了第三天,啥新聞稿也沒有,彷彿印尼從未發生過地震一樣。

為何如此?全因今次地震,根本不構成災難,那對無國界醫生來說,沒有絲毫抽水機會!經歴了當年南亞海嘯,印尼以及南亞諸國政府,已吸取教訓,對任何級數地震,也全面戒備,當日地震發生,太平洋海嘯預警立刻啓動,印尼政府立刻遷離平民,最終,因地震而死的平民,據外電報道,仍有百多人,數災人數以萬計,但吸收了當年南亞海嘯經驗,印尼政府,已有足夠能力,應付今次地震!所以,與期要靠那些NGO,倒不如說要有一個負責任,行政效率高的政府!

這正好解釋,為何無國界醫生 ,已再沒有出新聞稿,吹噓他們在印尼的救災工作?因為以當地政府能力,已足以應付,吸收了之前失敗,政府更重視人民,有更好機制處理天災,將人命損失減到最低,像無國界醫生一類組織,還有生存空間嗎?若政府做了他們該做的事,那些NGO,根本沒有活動的餘地,正如無國界醫生,在當年香港發生沙士一樣,未有派人來港支援一樣,因為不論香港人撐得如何辛苦,香港制度與人民的素質,可以應付這場世紀災難,無國界醫生既抽不到水,自然置身事外,那就正如剛發生的印尼地震一樣,死傷人數不多,吸引不到捐款,自然不會大張旗鼓去宣傳,那和發戰爭財的軍火商,又有啥分別?

所以無國界醫生才會事事以非政治化做擋箭牌,對腐敗政府視若無睹:若每個政府也加以改革,成為一個對人民、對國家負責任的政府,像無國界醫生一類NGO,還有生存空間?

potato君留言,為無國界醫生籌款辯護,當無國界醫生對政府與政黨有不同原則、當無國界醫生找上煲呔做他們的代言人、當煲呔在他的獻詞中,不忘為特區醫療政策推銷,無國界醫生仍視若無睹 (壹週刊已有報道),任由煲呔借此做政治宣傳,無國界醫生真的非政治化?嘿,別呃神騙鬼了!

p.s.:謹在此引述我回應 potato君留言:

嘿嘿!說得好!當年南亞海嘯,香港政黨代收市民捐款,原本想捐給無國界醫生,怎知對方以這是政黨捐款為理由,拒絕接受,事後鄭大班還揶揄無國界醫生,政黨 捐款不收,那是否煙草商、賭場捐款就收?事後無國界醫生發言人回應,那是政黨捐款,所以他們不可以收,那是有報紙白紙黑字報道過!我只是用無國界醫生官方 邏輯:市民私人捐款,以政黨名義處理,就是政黨捐款;稅局員工捐款,經過稅局名義處理,那就是稅局的捐款!為何無國界原則,對住政府,政黨可以有兩套不同 原則?如此所謂維持公義組織,公義在他們眼中,也可以有兩套原則,所以他們自命為中國愛滋病人提供協助,對求助中國愛滋病第一人高耀潔醫生受盡打壓,卻不 發一言?那又是甚麼公義、人道呀!無非為了打開大陸「市場」,不想得罪北京,失去一個拉捐款的龐大市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