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九月 20, 2007.


前言:昨天無厘頭地寫了一篇「兩個世界」,沒頭沒尾,只是發洩心中的不安與焦慮,全因對事實與真相、人世的真情與假意,有說不出的惶恐:今天對你真摯剖白,他朝發現原來是虛假言詞;以為別人當你是推心置腹朋友,怎知原來只當你是身旁過客,或許,不論在網上還是現實,真與假,一切同是虛幻,又何必執著?這篇,也可算是前文的續文。

教院的校長鄰選委員會推薦張炳良當教院的校長。與了張良已認識了不知多少年,對他的印像不壞,也覺得他是一個做實事的人,還記得他做立法局議員之時,中國政府正為駐港部隊起 草駐軍法,當時張良自行為駐軍法草擬文本,雖然那些草稿,北京大可置諸不理,可是他仍盡心盡力,把草稿內容向傳媒、公眾公開之餘,也將文本送交北京。事後北京公佈的駐軍法,部份內容與他建議的雷同,究竟純屬巧合、還是他的努力得到北京接納,不得而知,可是他的確曾盡力,希望北京駐軍香港之餘,照顧港人憂慮,那卻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張良在我印像中,並非那些壞透的政客。

不過,在民主派、學者眼中,他,卻是一個活脫脫的岳不詳。

曾是民主黨第一代少壯派的A 說,張良由始至終,也是一個只求討好北京的人,所以當年他們要將他由民主黨副主席位置拉下馬,黨內元老未有反對,因為他們也信不過他,認為他會為了政治利益,出賣政治立場。後來張良退出民主黨,成了煲呔行政會議成員,更加令當年拉他下馬的少壯派振振有辭,張炳良,絕對是一個信不過的人。

學者B說,為何傳媒一面倒為張良當上教院校長說好話?全世界從沒有一個政府內閣要員,跑去當大學校長,那較阿瑟王干預院校 更嚴重!政府可以找大學校長入內閣,但倒過來把內閣閣員派入大學當校長,那和政府接管大學,有啥分別?更何況,以張良過去幾年的政治記錄,他,隨時可以當煲呔殺手,為了自己政治利益,代煲呔清算教院反對派。

B說03年7.1前席,一眾學者想拉攏張上街,但張拒絕,當50萬人上街後, 民意沸騰,當時民主派在7.1後又再搞了一次集會,當時民主派請一眾支持7.1上街學者上台,張良卻不避嫌走上台,接受群眾掌聲,他的投機,令一眾台上學者氣結之餘,對他多了一分輕視。

還有泛民決定參加特首及選委會選舉,當時已是行會成員的張良,公開表明支持有民主派候 選人參選,到古縮梁要拿提名時,張良又以自已是行會成員,藉詞那他媽的甚麽政治倫理,以自己身為行會成員,不肯提名古縮梁、甚至連票也不投給他,令一眾支持民主派學者氣結,認為張良以此向煲呔交換政治利益,到昨天張良大有可能成為教院校長,更令那些學者相信,今次是煲呔對張良的投桃報李。

是耶非耶?不知道,那些民主派、學者分析與觀察,未嘗沒有道理,可是我又怎能相信,我一直認為他是誠懇學者的人,原來只是一個為了政治利益,出賣原則的人?

或許我早有答案,只是我不想、也不肯相信。同樣錯誤,早已犯過, 為何我仍未能吸取教訓?

廣告
九月 2007
« 八月   十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39,20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