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07.


早前寫《童夢》一文,引用了一段本地製作MTV《超合金魂》,那短短的一首歌,道盡一眾喝日本動畫奶水大的三十世代心態,既無法忘懷動畫世界中的黑白分明救世英雄,可是又不能不接受現實世界中,根本不存在英雄,沒有邪不能勝正、更加沒有外星入侵略地球,一切罪惡根源,全是由人一手做成,最大邪惡,正是來自人類。其實動漫世界中,描寫現實世界中,人類種種勾心鬥角,為了政治權慾,不惜犧牲正義、理想、光明的作品,不是沒有,《銀河英雄傳說》正是其中表表者,不過,其實早在銀英傳之前,日本曾製作過一套以科幻為背景,道盡人類政治爾虞我詐的機構人動畫,那是1981年播影的《太陽之牙達古拉姆》。

故事內容其實 十分簡單,故事講述地球殖民星特羅迪亞,為了爭取獨立,發起反地球的獨立戰爭,《太陽之牙》正一是獨立軍其中一隊戰無不勝的游擊隊。可是簡單故事背後,卻穿插著一個又一個現實常見的典型政治人物:有利用軍事政變,排除異己的軍事強人、有表面支持游擊隊,實際上與地球軍做政治交易的政客、有抱著理想主義,認為只有透過民族革命,才可以爭反自主獨立的科學家、有大權在握、雖受到大多數人反對,伊堅信自己理念正確,不惜以強硬手段執行到底的政府高官、有受到革命思想感召,不惜背叛自己民族、加入游擊隊,為理想而戰的地球青年。全劇大部份角色,都是以現實政治人物性格為藍本,再套入科幻世界之中。

《太陽之牙》 的結局,更加突出了現實世界中,人對政治荒謬的無力感與控訴:革命軍節節勝利,眼看獨立在望,代表獨立政府的政客,擔心勝利後大權旁落、革命軍乘機奪權,竟選擇與地球軍和談,地球軍名義上容許特羅迪亞獨立,實際上大批地球軍借機進駐,新獨立政府軍,第一時間解除革命軍的武裝,在戰場上戰無不勝的太陽之牙、以及主角機達古拉姆,最後不是毁在敵人炮火下,而是毁在出賣革命的同志手上,最後主角不忍心交出達古拉姆,選擇親手將它毁掉,作為對荒謬世界的控訴。

1142222529_0.jpg

這是 全片最後一幕,炸毁的達古拉姆,多年後仍獨個兒留在沙漠中,彷彿哀悼那些為理想而犧牲的革命志士。

當然,談論政治的動漫並不止於此,好像有弘兼憲史的《加治隆介之議》,以日本政壇為背景,講述加治隆介如何在父親死後,代替父親從政,由議員一步步成為總理大臣,當中除了有政治權謀外,還涉及不少現實政治問題,例如中、日,美、日關係、北韓問題、日本自衛隊正名等,雖然有朋友看完,覺得內容有點同情日本右翼觀點,但我認為,那是從日本人角度去看當前政治問題,要了解中、日之間為何有這麽多政治矛盾,不能單單以歴史問題、又或日本右翼搞局、軍國主義復辟等簡單答案去回答,不妨先了解日本人的看法,再從中找出解決矛盾之道。例如近日再有日本政府官員提出,自衛隊應改名為自衛軍,中國人自然覺得那是軍國主義復辟,傷害鄰國感情,可是在多年前已出版的《加治隆介之議》中,已提出不少日本人認為,日本作為一個國家,若連「軍隊」也不可以叫「軍隊」,那是一個國家的恥辱,對已革新、擁有民主制度的日本及日本,並不公平。這些觀點,縱使未必認同,但能夠多了解日本人的看法,或許可以幫助我們從不同角度,思考中、日之間的政治問題。

所以,動漫世界,其實也不全是小朋友的世界。


緬甸軍政府如89年中共一樣,選擇以武力鎖壓手段對付和平示威的僧侶與平民。雖然與自己生活的世界距離十萬八千里,可是隨著隨資訊科技進步、互聯網發達,縱使緬甸軍政府如何封鎖消息、如何在官方控制傳媒中,對開槍鎮壓隻字不提,全球的人也可以在電視中、互聯網上,看到緬甸發生的一切,包括軍人近距離向正在拍攝示威的日本記者開槍那一幕!不論在地球任何一個角落居住的人,不論是那一個國家的,看到那根本是謀殺的一幕,相會每個人都會感到憤怒,那,再不是在某國某處,發生的某件與己無關的事了,在今天世界高度一體化、資訊科技打破時間與國界的限制,緬甸發生的事,就像我們後園發生的事一樣,我們不能再以「看熱鬧」、「與我無關」去看待,緬甸的人與我們一樣,他們也是地球村一份子,我們享有的人權、自由,他們應該享有,緬甸的人民受到打壓,我們有責任表達對緬甸軍政府暴行的憤怒與抗議。

不過,當世界走向一體化,不同國家的人,愈來愈關心地球村「同胞」安危之時、那些大國首腦,卻不作如是想。聯合國安理會開會後,既沒有制裁,也沒有譴責,只是派一個特使了事,還不忘要求緬甸政府要批簽證給那名特使,荒謬之程度,令人覺得聯合國真是冇牙老虎,美國、中國、俄國等大國,你對付不到他,還可說得過去,對住小小一個緬甸也無能為力,難怪這麽多會員國欠交會費,連緬甸也不怕你,幹嗎要交會費?

還有中國政府,她既反對英、美提出制裁緬甸,可是英美要她運用外交影響力阻止鎮壓,中國又只管用外交辭令推托。當然,在緬甸事件上,中國或許有很多涉及切身利益的政治考慮,可是中國既要努力擠身大國地位,就要有大國的責任與義務,有責任以大國身份,維護、執行一些普世認同的最基本的人權價值,那就是不容許任何國家,以武力殺死無辜平民,那絕非中國常掛在嘴邊的所謂內政問題、阻止這些事情發生,更加不是干預別國內政,那是作為居住在地球村每一個人的責任和義務。

當然,對中國來說,他們一定不會認同 ,因為89年時候,他們也做過今天緬甸政府做的事,要他們出手,不是緣木求魚,又是甚麽呢?

希望緬甸不要再有無辜的人死亡、希望那名日本記者安惜,還有,希望我認識的某君,早日平安回港。


四萬出陣後,終於輪到葉劉了。假若左派說四萬是忽然民主派,那麼葉劉昨天的忽然認錯、忽然支持2012普選,卻較四萬的忽然更加忽然。

上一篇寫四萬在選民預選論壇表現文中,已說四萬脫不了政務司司長官腔,事事講要和政府、中央溝通,連2012雙普選也不例外,葉劉必定朝這弱點重鎚出擊,昨天果然如意料之中:先為自己23條立法的言行道歉,不要忘記,2006年她成立匯賢智庫當天,長毛曾到場示威,要她為23條立法向市民負責及道歉,事後她對記者說,不會就此向公眾道歉。才不過一年,為了選票、為了打倒四萬,可以面不紅氣不喘道歉,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一年,或許仍是太長了,今年4月,她出席一個《基本法》 研討會,還大講2012雙普選不可行,中央不會接受(方向集團可有報道),才不過五個月,她又忽然民主,高叫支持2012雙普選,當然,那是有條件的,那就是中央支持、市民共識、立會通過。五個月時間,2012普選在葉劉口中,由不可能變可能,四萬忽然民主,怎麽說也有幾年時間,葉劉的忽然民主,可又較四萬忽然民主,忽然得更加莫名其妙!

當然,這一切只是葉劉針對四萬的化裝術,反正在葉劉來說,道一個歉沒有成本,2012普選,中央會支持嗎?若中央反對 ,她可大條道理轉軚,反正根據民調,當年她推銷23條時的嘴臉,今天港人竟可以忘得一乾二淨,連當年支持7.1上街的人,今天竟可以用一句莫明其妙的對事不對人,放過葉劉,對她既往不咎(這類人,身邊倒有不少,真不知應讚他們理性、大量,還是做人沒有立場。) 就算明年初人大釋法,沒有2012雙普選,到明年9月立會選舉,又有誰記得葉劉說過甚麽!反正現在策略,處處針對四萬,四萬如何反擊?23條道歉過,四萬不是毓民,不會咬住不放,2012普選?葉劉也支持!妳說葉劉有條件支持普選,她可以說四萬一樣要和中央溝通!

當然,要演活葉劉這一場民主變臉,少不了政治道具,民主派的史泰祖醫生,不惜坐在台上,厚著面皮說葉劉有利團結民主派,簡直令人覺得人性偽善 ,可以去到如此極致之地步,這和當年汪精衛說日本皇軍是來解放中國人,有何分別?沒有了史泰祖,葉劉這一場民主變臉就演不成,史泰祖以其民主派貞節,成就葉劉鍍上民主外衣,當年7.1帶頭號召醫生上街反對23條的史泰祖,出賣了多少民主派對他的信任?他,究竟還有沒有政治立場與道德。

既有內奸,又有化裝師,葉劉這個A貨民主派已和真貨有90%相像,再加上善忘、扮理性香港人,這個A貨民主派,隨時較正牌貨更吃香:付出民主代價低,不用得罪阿爺,她對民主立場看上去又和四萬差不多,選她可能較選四萬更佳。

從來打假也不易,看看海關就知道,民主派要 打葉劉這個A貨民主派,怎麽打好?


2852_thelivesofothers_posterbig.jpg

某次寫元好問的〈摸魚兒〉,某人看過後對我說,原來世上真心人,真的會為別人流淚,而不為人知。《竊聽者》就是這樣一個故事,男主角不只為那個連自己存在也不知道的女人流淚,他甚至為了愛那女子,連她的男人也一同保護,甚至不惜犧自己事業、人生、為所愛的女子補咎她犯下的一切錯誤。可是直到女人死去那一刻,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男人,為了愛她而無私付出。

故事發生於1984年東德,主角韋斯勒上尉是國安部精英,冷血、無情,精於審問政治異見者,可是當上級要求他竊聽懷疑異見劇作家戴文時,他看到戴文女人、名演員姬絲,竟然生出了異樣感覺。一直躲在暗處的韋斯勒,在竊聽過程中,竟不自覺愛上了姬絲,為了她,不惜隱瞞戴文撰寫揭露東德黑暗的文章,就算後來姬絲因拒絕再向權貴出賣肉體,遭國安局拒捕,她為保住自己演藝事業,不惜出賣戴文,韋斯勒仍押上自己事業、人生,消滅戴文罪證,希望為姬絲補咎,可是姬絲並不知情,她以為自己出賣所愛的男人,羞愧下衝出馬路被車撞倒,死在韋斯勒懷中。數年後,東西德統一,戴文無意中得悉國安局原來一直派人竊聽他,卻完全未掌握他任何罪證,於是翻查檔案,發現原來代號HGW XX的韋斯勒,一直代他隱瞞,他找到生活潦倒的韋斯勒,可是沒有勇氣上前。兩年後,久未有新作的戴文出版新書《好人鳴奏曲》,書的第一頁寫著:「獻給HGW XX,永誌感激」。

還是一套愛情片,也是一套政治片,愛情、政治,似乎是兩樣東西,但也是同樣東西,同樣可以令人失去理智,可以看到人性最光輝一面,也可以挑動人最黑暗、最自私的一面,姬絲與韋斯勒,在政治與愛情間,選擇了不同的路:韋斯勒有政治特權,沒有愛情,可是當他接觸到愛,縱使那是單向、沒有回報、沒有結果的愛情,他選擇放棄特權、人生、前程去追求愛、保護所愛的人;姬絲擁有愛,可是為了自己前途,她不惜出賣愛去交換政治特權和保護,充當國安的線人。

姬絲最終後悔, 但韋斯勒沒有,他甘於永遠做躲在姬絲背後的傾慕者,永遠為她擋雨遮風,韋斯勒甚麽也得不到,但也可以說,他已得到他想得到的全部。

究竟,現實世界有沒有韋斯勒?不妨留意自己身邊,可能也有一個韋斯勒在守護著你。

p.s.:由於自己不再入戲院看電影,只愛一個人躲起來看DVD,某君曾叫我不要把劇情全寫出來,不過反正是舊戲,DVD也出了一段時間,相信某君應看過吧!而且也不過寫了五、六成情節出來,若某君看完這篇文,又未看這套片,仍然有興趣看的話,我可以借DVD給你!


前言:八月十五,滿街也是歡渡節日的人潮,可是對我來說,節日,也不過是月曆上一個紅色日子,狂歡過後,一切如舊,何必如此重視?對沒有節日概念的我來說,八月十五還是十六,根本沒有分別,解決不了的問題、心結,明天醒來,還不是繼續存在?人生,不論是如意、還是不如意,還不是一樣存在?

原本今夜想寫本地那些NGO如何肥上瘦下,那些上層員工如何不肯減薪,卻要基層員工承受,還好意思向政府伸手拿錢。請看今天高明輝君在蘋果批中對他們揶揄,已可知一 二,可是我明白那些NGO面皮之厚,絕不會對高君揶揄,有丁點反省,他們只要錢,不要臉,所以想來一個陣地戰,正面剷他們一個七零八落,可是,今天,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寫,那是民主與公義之爭,不撐他們一撐,怎樣也說不過!

正文:緬甸僧侶為了國人困苦,多天不斷上街,為平民出頭,昨夜 ,緬甸獨裁軍政府終於出手,派軍人上街,企圖阻止僧侶再上街,緬甸政局,已到了爆發邊緣。自己對佛教倒有丁點認識,佛教講求因果,從來只是統治者利用來純化平民不滿工具:縱使今生如何不如意、如何困苦,來生必定有回報,所以只要接受今生之因,就可以享來生之果。而緬甸作為佛教國家,佛教思維、僧侶力量,對維持社會穩定、軍政府獨裁,起著關鍵作用。

可是今天,連僧侶也因為人民困苦,起來反政府,緬甸軍政府起初還可以容忍,可是當僧侶、人民力量合流,軍政府終於感到危機,要用武力威嚇人民了。

從來也認為,人民富足,可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各得其利、安居樂業,對深受傳統中國明主賢君觀影響的亞洲諸國來說,民主不民主,他們可不會理會,否則不會走出了一個新加坡來 !

可是,緬甸今天可不一樣,連主張息事寧人、對當權者不作抗拒的僧侶,也紛紛上街,為人民發聲,他們可不是昂山素姬,軍政府可不能以受外國敵對勢力介入而加罪於 他們(雖然緬甸軍政府昨夜已用了這一招,可是,說美帝收買僧侶?誰信!就算真的如此,軍政府可真失敗呀!連原本支持政府的僧侶也被人收買!)民意、民心,已迫得緬甸軍政府不得不作出選擇了。

究竟他們會順應民心、順應世界大潮流、借今次機會,走向民主、文明社會,還是開倒車,不惜以鮮血換來權力,不惜走回頭路?

沒有人會知, 政治,從來也是一場賭局,不到揭盅一刻,沒有人知誰勝誰負。

佛陀釋迦牟尼講知苦與滅苦,四聖諦也由此而而生,因果不滅,今日緬甸軍政府面對的果,不正是獨裁之因?不想再種下惡因,引發無盡 惡果,民主、尊重人民,不是唯一出路嗎?


等了這麼久,港島區立法會補選終於拉開序幕戰,泛民昨日舉行了預選論壇,由陳四萬對勞醫生。

因工作關係,無緣親睹這場辯論,不論這場預選論壇事前鬧出幾多風風雨雨,不能不承認這是一次香港民主的里程碑:由相同政治理念的人,共同參與辯論,再由支持者在台下 詰難,再投票選出支持的候選人,代表他們出選。雖然今次預選,仍然流於形式化,對結果並無關鍵影響(出席者投票只佔整體評分30%),可是這個制度確立後,日後泛民要推選特首候選人,也可以用這個機制,泛民中人、市民會要求有預選,甚至,大膽推想,當有普選時候,左派要推唐公子選特首、煲呔又意屬鬍鬚曾,阿爺又只肯支持一個人出來選特首時,市民就會問,為何建制派不可搞預選?為何要不關事的阿爺搞協調?當有人踏出了第一步,民主就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往後退。

至於兩人的表現,坦白說,兩人也表現不好。馬嶽在大會後評價四萬 表現,認為她擺脫不了政務司司長的官腔,已算客氣了,四萬全場不斷強調要同中央溝通,具體政策又與煲呔建議相差無幾:最低工資立法視乎工資保障運動成果、環保建議停車熄匙;認同公務員有需要加薪,這和煲呔有何分別?

更不要說,她談到立會六四投票,以歴史終有一天會平反六四,卻怎樣也不肯說自己會否投票支持平反六四,難怪台下民主黨A君笑說:「好彩係阿太講,換著係我地黨員講,實畀華叔紀啦!」 當年德高望重如關教授,不過輕輕說香港爭取民主要放下六四包袱,已引起一場大風波,公民黨要立即為關教授解畫之外,那年六四燭光集會,關教授更要早早到場,以示自己平反六四立場不變。六四對港人意義,較7.1更重要,或許四萬做慣官,對這些敏感話題慣於含糊其辭,可是今天既站出來參選,面對大是大非,民主派死硬派選民,可不容妳含糊過關!

至於四萬在辯論中如何捱打,遭勞醫生搶白揶揄,真的不說也罷,正如泛民B君說,今天四萬沒有發台瘟、可以在限時內講完想講的話,已是超額完成!要一個六十多歲老太太,從未面對過群眾質詢的高官,可以順利完成一個選舉論壇 ,真的不是一件易事。

至於勞醫生,坦自說,他那有前無後、打死罷就,狼狗式咬住唔放戰術,的確打得四萬手忙腳亂,可是他犯了古縮梁在特首第二場辯論中所犯的相同錯誤:只放不收,去到辯論下半部,已完全過了火位,工會C說,最初也覺勞醫生追打四萬,真的有板有眼、勝過四萬,可是當勞醫生不斷大叫如何為自己當功能組別議員感後悔、如何要重新做人、如何爭取民主是粗重工夫、昂山素姬又坐了多少年牢的時候,C開始覺得「好假,好投機」,雖知,有些話,不是走過那些民主路、有過那些歴練的人,是不能說的,同樣的話,由華叔、長毛說,那是悲壯,由勞醫生說,對不起,只會令人覺得是東施效顰,不見真誠,只覺虛偽。

無論結果如何,除非爆大冷,否則四萬必定勝出預選,餘下的是以四萬今仗表現,可以壓倒葉劉嗎?拿昨晚的政綱與葉劉比併,必定遭葉劉揶揄,怎麽四萬拿了煲呔 施政報告出來?論辯論技巧,只要葉劉收起她那「寸寸貢」態度,曾在23條立法一役主戰泛民的葉劉,必定較四萬佳,下一仗,兩太對決,四萬形勢更難打,難怪泛民D不斷賣花讚花香,大讚四萬之餘,也不覺說漏了嘴,要盡快開會檢討今次辯論!


不,不應說是難挨的一天,應該是兩天。已很久未試過心情加身體如此的一塌糊塗。之前已遭醫生警告,身體狀況大不如前,小心身體虛弱引致抵抗力弱,各種疾病就會跟著來,而且手尾會很長,那時根本不放在心上,心中只想著,還有多麼多麽的事情未做完,之後又趕回公司,結果到上周,真的中招,腸胃痰加上嚴重感冒。過去吃一些成藥,頂多兩三天就會病癒,今次捱了三日,不但沒有病好,反而變本加厲,昨天終於拖住殘軀,死死地氣看醫生,原本看慣了的周日休息,於是求其找某醫療集團的醫生看病,前後五分鐘,連聽胸肺也欠奉,只叫我伸脷給他看一看,我就這樣乖乖奉上225元,換回三天藥。吃了幾次,情況沒有太大好轉,可是又沒有壞下去,總之就是好不了!

究竟是身體問題,還是那些醫療集團騙人?曾記得有團 體向立法會、政府要求規管醫療集團,今天自己試過,那診症過程,真的是求其得不能再求其,取得四種药中,三種是香港生產,相信是過了專利期的仿制药,成本相信只是一元數角,另一種相信是法國药廠出品,給了我十二顆,就當五元一粒,也不過六十元,药的成本不過一百元,淨賺125元,可以醫好還沒所謂,搞得我這樣半死不活,那算怎麽樣?

當然,也有一個可能是,身體太差,令小病變大病,愈來愈難痊癒。

其實,還有了一個原因,失跡了數月的X在周六 致電我,談及他失踪其間的時局發展,結果他又情不自禁講及某人近況。其實已有很多次想叫他不要再提起某人,可是又不知用甚麽借口,某現在多幸福,不關我事,我也不想知,不過反正當時已病到七彩,而且,隨著近年努力,已令自己可以絕對控制情緒,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對一切人與事不動一點情,就把自己變成一部電腦吧!那會減少不必要的煩惱,也可以用更佳方法處理事情,防止情緒影響工作。當然,這一代表某些人和事可以放下,我不如認識的B那樣偉大,可以原諒某些根本不應原諒的人。

不論心情,身體如何一塌糊塗,現在已不容再在那兒浪費丁點精神,明天(應是今天),四萬首場論壇將會上演,必須集中精神應付,因為隨著四萬首戰開打,之後就是葉劉宣佈參選,正式為立會補選拉開序幕,期間還有十月施政報告、政改綠皮書諮詢完結、十一月區議會選舉、到十二月補選正式來臨,還望未來幾個月,身體不要又出甚麼狀況!


人隨著年紀漸長,應該進入成人世界,可是愈來愈多進入了成人世界的人,心態上仍拒絕成長,希望繼續擁扮童年時的夢,別人客氣一點,就說你有赤子之心,不客氣的,就在別人面前訕笑你長不大、孩子氣,總之要有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幸好這類「大細路」 族群,在社會上人數愈來愈多,正所謂眾怒難犯,訕笑他們的人,也不得不對他們客氣一點,於是一個較體面形容這些人的詞語出現了:「Kidult」,根據維基百科,Kidult 一字,最早出現於1985年泰唔士報一篇廣告文章,2004年有香港雜認將 Kidult 譯為「傑斗」(倒很帥氣!)根據維基解釋,所謂 kidult 的意思:

Kidult一詞是kid(小孩) + adult(成人) 的合體,是指一個成年人仍然熱衷年輕人文化,亦指心理上長不大的成年人,心思意念仍像孩子。中文傳統上常把這類人稱為老頑童,但人們對「老頑童」常有負面的刻板印象,且這類人的年齡在現代社會的眼光中還稱不上「老」,故用「傑斗」這個音譯詞較為符合中立原則。此外,又有頑童族和玩童等名稱。

維基百科中分析傑斗出現,「傑斗是因為要彌補童年時並無金錢去買心頭好的遺憾,因此在成長後有經濟能力時便彌補當時的缺失。傑斗童年時因經濟原因而未能購買或儲齊全套玩具,因此在有經濟能力時對童年慾望作補償。有些人在童年時由於家庭環境而沒有足夠時間玩樂,他們長大後有經濟能力和空閒時間,就補償失去的童年生活。」只要看看Bandai重出六、七十年代一眾動畫超合金,機動戰士高達至今仍長出長有,一眾電玩仍以七十年代動畫主角為買點,就可以知道,Kidult 經濟力量有多大!

當然,拒絕成長,追求童年夢想,那是Kidult 生活一部分,但他們可不像御宅族,他們追求童夢之餘,明白現實世界與內心世界是兩個完全不同世界,他們分得清何者是真 實,何者是夢想,偶然在網上找到一首由網友自行製作,自彈自唱,唱盡 Kidult 心態的歌,超合金魂。

歌詞中:「高達是個導演,大魔只懂炒股票,黃金火機不可當朋友。機甲艦隊只懂進駐波斯灣,裝作正義侵佔石油,貨櫃車北上不可變作柯柏文。」 真的很抵死,道盡 Kidult心態!Kidult 明白,現實世界與夢想世界,是兩個不同世界,他們保持童夢之餘,可不像電車男般,拒絕接受現實。

呀!還有,申報利益,我也是一名 Kidult。


米生君早前引述小弟文章,砌無國界醫生,投桃報李,怎樣說,也要再揭發無國界醫生近日呃人捐款的劣行,以示這個組織,足以與北韓、伊朗,同列為邪惡軸心!

九月十三日,印尼又再發生8.4級地震,當時不少NGO以為當年印尼海嘯災難會重臨,紛紛搶發新聞稿,以示自己救災能力,無國界醫生更在當晚發出新聞稿,說他們立即在印尼派了多少人去災區,視察情況,第二天,又說他們的救助隊到了災區,準備救助受災的人。

到了第三天,啥新聞稿也沒有,彷彿印尼從未發生過地震一樣。

為何如此?全因今次地震,根本不構成災難,那對無國界醫生來說,沒有絲毫抽水機會!經歴了當年南亞海嘯,印尼以及南亞諸國政府,已吸取教訓,對任何級數地震,也全面戒備,當日地震發生,太平洋海嘯預警立刻啓動,印尼政府立刻遷離平民,最終,因地震而死的平民,據外電報道,仍有百多人,數災人數以萬計,但吸收了當年南亞海嘯經驗,印尼政府,已有足夠能力,應付今次地震!所以,與期要靠那些NGO,倒不如說要有一個負責任,行政效率高的政府!

這正好解釋,為何無國界醫生 ,已再沒有出新聞稿,吹噓他們在印尼的救災工作?因為以當地政府能力,已足以應付,吸收了之前失敗,政府更重視人民,有更好機制處理天災,將人命損失減到最低,像無國界醫生一類組織,還有生存空間嗎?若政府做了他們該做的事,那些NGO,根本沒有活動的餘地,正如無國界醫生,在當年香港發生沙士一樣,未有派人來港支援一樣,因為不論香港人撐得如何辛苦,香港制度與人民的素質,可以應付這場世紀災難,無國界醫生既抽不到水,自然置身事外,那就正如剛發生的印尼地震一樣,死傷人數不多,吸引不到捐款,自然不會大張旗鼓去宣傳,那和發戰爭財的軍火商,又有啥分別?

所以無國界醫生才會事事以非政治化做擋箭牌,對腐敗政府視若無睹:若每個政府也加以改革,成為一個對人民、對國家負責任的政府,像無國界醫生一類NGO,還有生存空間?

potato君留言,為無國界醫生籌款辯護,當無國界醫生對政府與政黨有不同原則、當無國界醫生找上煲呔做他們的代言人、當煲呔在他的獻詞中,不忘為特區醫療政策推銷,無國界醫生仍視若無睹 (壹週刊已有報道),任由煲呔借此做政治宣傳,無國界醫生真的非政治化?嘿,別呃神騙鬼了!

p.s.:謹在此引述我回應 potato君留言:

嘿嘿!說得好!當年南亞海嘯,香港政黨代收市民捐款,原本想捐給無國界醫生,怎知對方以這是政黨捐款為理由,拒絕接受,事後鄭大班還揶揄無國界醫生,政黨 捐款不收,那是否煙草商、賭場捐款就收?事後無國界醫生發言人回應,那是政黨捐款,所以他們不可以收,那是有報紙白紙黑字報道過!我只是用無國界醫生官方 邏輯:市民私人捐款,以政黨名義處理,就是政黨捐款;稅局員工捐款,經過稅局名義處理,那就是稅局的捐款!為何無國界原則,對住政府,政黨可以有兩套不同 原則?如此所謂維持公義組織,公義在他們眼中,也可以有兩套原則,所以他們自命為中國愛滋病人提供協助,對求助中國愛滋病第一人高耀潔醫生受盡打壓,卻不 發一言?那又是甚麼公義、人道呀!無非為了打開大陸「市場」,不想得罪北京,失去一個拉捐款的龐大市場!


昨天唯一的大新聞,並非林鄭月娥扮汪亞姐京華春夢look巡視景賢里、也不是未成年女生珠胎暗結、產下嬰兒,卻笨得找三個男生(相信包括嬰兒生父在內),扮拾獲棄嬰,遭警方捉過正著,而是英超車路士班主、油王怒炒車仔主帥摩連奴。

雖然是曼聯死忠粉絲(我倒不介意仇曼者稱呼我等曼聯支持者做曼狗!) 摩帥一去,車仔已不是原本的車仔,無可否認,摩連奴真有其功力與魅力,那口沒遮欄、寸盡英超一眾主帥(包括那老而畢費格遜),同時又真的有功力打造車仔成為英超強隊,摩連奴功架,可是不用懷疑。

可是有能力又如何?摩帥掌車仔帥印三年,兩奪英超冠軍,可是不論摩帥如何能幹,把車仔打造成英超強隊,連曼聯、利記、阿記也怕他三分,老闆阿巴莫域治可不要稱雄英超,他就是要車仔拿下歐聯冠軍,摩帥任教車仔三年,就是拿不到,老闆又怎會不氣上心頭!需知道,老闆下令要做到A,你做不到,就算拿下更好成績的B,那可不是老闆想要的東西,正如老闆要吃咖哩魚蛋,你找不到,別以為弄一窩沙窩翅給他,老闆就會收貨,老闆要魚蛋,就要給他魚蛋,縱使沙窩翅較魚蛋更貴、更高級,你始終沒有做到老闆要求,簡單來說,你仍是失職,炒掉你,可是天公地道!正如摩帥一樣,別以為兩屆英超冠軍,可以抵得上歐聯冠軍,老闆就是只要嬴歐聯,不要以為可以用其他更有價值的東西取代,還是孔子深明這辦公室政治之道《論語‧先進》中,孔子已說「過猶不及」,不要以為做多了就是好,不論做多做小,同樣是做不到老闆要求,同樣可以是死罪呀!

摩帥另一死罪,相信是他日前揶揄老闆今季未有給他大洒金錢買球員,竟公開說「冇雞蛋豈能做出奄列? 」那豈非公開唱衰老闆?當然,以摩帥能耐,要另找球隊出掌帥印,並非難事,可是這樣公開揶揄老闆,顯示摩帥EQ真的欠奉,成大事者,能屈能伸,永遠只會找住最佳時機,不動聲色,才起老闆飛腳,見諸歷史,中共當年何嘗不是扮作順從蔣介石,動員一眾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到時機成熟時、對自已最有利時,才起那國民黨的飛腳?摩帥今天所為,不過是楊修行徑,等如叫老闆盡快炒掉自己,那又豈是有智慧的打工仔所做之事?

當然,我不是說為了討好老闆,而要盲從老闆的指示,可是像摩帥那樣,恃才傲物,不可一世,連老闆也不放在眼內,也不是有智慧的打工仔所 認做的事,我認識的智慧打工仔,永遠可以遊走於老闆與自己原則之間,既不公開明目張膽開罪老闆,又可以做到自想做的事。

我認識有這樣超卓技巧的人,今天已是超級打工仔一族,那是一人之下,數百、以致千多人之下,可是始終學不到他們那一套辦公室政治技巧,所以做了這麽多年,仍是超齡童工一名!死未!

九月 2007
« 八月   十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01,78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