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在前頭:

今天,這一篇文章,可說是在公事、私事皆有太多無法解答問題下,自我發洩的文字,當中或許有偏頗、不知所謂之言,還望看官見諒!

正文: 老友A問,為何何秀蘭可以在數年之間,得罪這麼多人,泛民以致不同民主派團體,都不支持他參選?

然後是老友B問,為何03年距今只是三數年,為何大家好像忘了葉劉當年幹了甚麼,會有這麼多人支持她選立法會?

我真的不知怎樣回答。何秀蘭的問題,我想不用多說了,傳媒報道,圈中人的評價,我想,那些好事之徒, 只要問一問人,再翻看報章報道,他們應該可以找到答案!

至於葉劉 ,究竟是我們太寬容,還是太善忘?我們究竟是相信她已痛改前非,覺今是而作非,還是被她那偽善面具而欺騙?若只是一小部份人受騙,我還可以容忍,若連整個港島區選民,大部份也忘記了她當年的言行,忘記了她對民主、對自由、對民意的輕視與不尊重,今天仍有人支持她,那是寬容,還是辜息?

不要問我,我不知,也不想知,我怕得到的答案, 是一個令我痛心的答案,是一個我不能面對的答案。

p.s.:某君又來電訴說他對一個不愛他的人的痴纏,忍不住對他說,你不如去死好過,最多我送他一個「死有餘辜」 或是「死不足惜」的挽聯!為何人總會忘記過去痛楚和失誤,還要糾纏於一些不再存在的過去良晨美景?為何人不可清醒一點?縱使現實是殘皓,為何總不肯面對現實?

我想我應該休息一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