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30 八月, 2007.


當年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立法會上引用狄更斯《雙城記》開篇第一句話形容香港:「這是一個最好的年代,也是一個最壞的年代。」梁錦松萬萬想不到這兩句話,正好概括了他短暫的會場生涯,但他不會知道,狄更斯原文餘下兩句、他未有引述的話:「這是一個智慧的年代,也是一個愚昧的年代。」正好概括近日的政圈生態:每一個人也是口不對心,做出來的是一套,私下盤算的,可又是另一套!

就以扎鐵工潮來說,被某些傳媒、工聯會描繪為最想工人繼續罷工下去的職工盟,其實最想工潮盡快解決,當李卓人為了工潮不惜露其「兩點一波(我只是說那像波的肚腩!)」,才可以穩住那班激進扎鐵工人的時候,盡快解決工潮,對他、對職工盟只會有利無害,我想他可不希望為了今次工潮,連第三點也要出賣!可是偏偏就是有人說職工盟想拖延工潮,而且還要有人相信!再拖下去,萬一工人有任何過激行動,職工盟可以置身事外嗎?可以不承擔責任嗎?他們真的想工潮無了期拖下去嗎?拖下去真的對他們有利嗎?正常分析,也知道不可能!可是就是有人不去想、不去分析,只會信那些親建制、親工聯會的人的說法。

至於工聯會,真的想盡法解決工潮嗎?他們真的想盡快解決工潮,不過一定要在他們主導下解決,而非有職工盟參與下解決。作為工會,為了工會利益,此舉實無可厚非,可是當工人利益與工會利益放在一起時,先想工會利益,然後才考慮工人利益,這又是怎樣的工會?

至於特區政府,更不用說了,躲在事件背後,不敢站出來說一句話,又唯恐別人說他袖手旁觀, 四出說自己巳努力斡旋,只是面對地產商、建築商,他們不可以硬來。煲呔不是強政勵治嗎?為何對著地產商,仿如小羔羊?

今天,每一個利益集團,都懂得以智慧去包藏禍心,面對這些手段, 不少人只懂以愚昧作為判斷是非的天秤!

八月 2007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5,66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5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