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肝衰竭的媽媽終於走了。昨日知悉這個消息,除了心中嘆息,理性上完全明白,生命,一切總是不由人,不論今天我們科技如何發達、醫學如何先進,我們總是不可以逆轉天命,面對生命的無奈,人,究竟可以做甚麼呢? 

人類經過千百年的歷練,始終是地球上萬物之靈,全因人類憑著智慧創造科技、再以科技解決命運給人類生存的難題:一百多年前,肺結核或許是不治之症,一百多年後今天,肺結核已難不到今天的人類醫學技術,可是沒有了肺結核,又來了愛滋病、癌症、以及更多現世界無法治愈的惡疾。 

面對生命的挑戰,我始終相信,人類善良、光輝的一面,可以透過每一個生命,拼發光輝,呼喚其他生命,一起去努力改變我們的未來:縱使肝病媽媽今天離開了,她留下的一切,其實影響了不少人,或許某一天,正因為她的故事,感動了其他人,因而挽救了另外一個生命,也未可知,我相信她的離去,以致為她努力、為她祝福的人,一切也不是白費,他們的故事,已為改變埋下了種籽。 

今期時代雜誌,介紹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蘭修女私人書信輯錄成的書《德蘭修女,請當我的光》(Mother Teresa: Come be My Light),原來德蘭修女到加爾各答開始扶貧工作時,已不再聽到上帝的聲音,令她對信仰十分困擾,她於19799月寫給彼特神父的信中洗:「耶穌對您特別厚愛。對我而言,沉默和空虛是如此巨大,讓我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我無意借此批評任何信仰,縱使,我在我最需要衪的時候,衪卻對我袖手傍觀!但我仍覺得,德蘭修女仍是值得尊敬,縱使她得不到衪的回覆,可是她仍堅持下去,照顧低下層,縱使她看不到神蹟,她對印度貧民而言,她所做的一切,已是神蹟體現了。 

當然,在我來說,德蘭修女所做一切,與期說是神的使命、那是甚麼神蹟,倒不如說,那是人性光輝和善良,令她走向低下層,為弱勢群眾作出無私的付出,可是她始終無法改變生、老、病、死的循環,以致她對全能全知全善的衪有所抱怨! 

怪醫秦博士漫畫中,曾把年輕秦博士由死神手中救回來的醫生,本間丈太郎在臨死時候說: 「知道嗎?任何醫學都比不上命的不可思議。你不認為人類想自由控制物的生死很可笑嗎?」人類,面對生死,真的很無助,可是人類在生死之外,為後世留下的,卻較生死有更大、更深遠的影響,那正是生命影響生命、超越生命的力量!

昨夜,忽然下起大雨,我想,那是蒼天為那離去的生命,灑下同情的眼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