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港島區補選,令我想到選舉的勝負,並非等於政治前途的勝負。俗語所謂勝者為皇,敗者為寇,政治圈中,難道真是「贏就係嬴、輸就係輸」?以我經歷,政圈,並非如此,嬴未必是贏,輸也未必是輸,勝與負,不在於一、兩次勝負,真正勝利,在於毅力、信念、與堅持。

這並非我憑空所說,那是有事實根據,更加是我親身見證(或許更正確說,見證前一部份,後一部選份卻未有機會經歷) 。1992年2月,港同盟立法局議員吳明欽患上血癌,同年6月去世。港同盟屯門區工作,完全交由吳統籌,可說是當時民主派在屯門區的大旗手,他突然離世,港同盟除了悲痛外,更加陣腳大亂,當時鄉事派派出鄧兆棠參加補選,沒有了吳明欽,港同盟已無必勝把握,當時港同盟派出從沒有參選經驗的何俊仁出戰,不用說,無論何俊仁如何努力,吳明欽支持票無法全部過戶給何俊仁,落敗是自然不過的事。

還記得當年有幸以新進童工身份, 等待補選結果(全因遠在屯門,又要捱通宵,沒人肯幹),最終結果公佈,何俊仁落敗。當曲終人散後,獨個兒步出點票中心(沒有記錯的話,應是屯門大會堂),看到何的助選團坐在一旁飲泣,不斷訴說對手怎樣用不公平手法拉票,當時何俊仁不斷安慰他們,不斷說我們下次再來,不要放棄。當時心想,何俊仁既已輸掉,還會呆在屯門這個地方嗎?

事實證明,何俊仁就是有一股不服輸、不怕輸的心、就是要在屯門呆下去 ,縱使他的律師樓在中環,何俊仁也要堅持在屯門蠻幹!3年之後,即1995年,他擊敗地膽陳雲生,以票王姿態當選區域市政局議員;同年他再當選立法局議員,今天,2007年,他仍舊是立法會議員,更當上了民主黨主席,當弄擊敗何俊仁的鄧兆棠,今天又在那兒?還不是呆在區議會!

所以一時勝利,不是真正勝利、一時落敗,不是真正落敗,關鍵在於,作為一個政治人物,究竟將為市民服務,願意堅持理念放在第一位,還是將選舉勝負、議會議席、能否上位放在第一位。

今天泛民少壯派、第三、第四梯隊, 應學習何俊仁的故事:輸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從失敗吸取教訓、甚至連面對選舉落敗的勇氣也沒有!

由政治推向生活,從前不明白失敗、犯錯的道理,今天總算有點明白:每個人也會失敗、每個人不可能不犯錯,要做到成敗乃成功之母,十分困難,畢竟成功者只屬小數,可是要不再重復失敗、重復犯錯,堅持下去,其實每個人也可以做到,只是,你是否有堅持下去的毅力,因為你或許要付上一定代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