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22 八月, 2007.


鋼之鍊金術師最近又再重播,看到愛德華為了自己達成自己理想,不惜投向自己不恥的國家鍊金術師行列,甘於成為惡魔一份子,同時,他又盡力想掙脫惡魔的控制,做到自己想做的事,繼續維持自我。

想起愛德華 ,全因今天與A碰頭。A是政府一份子,那可是全港最大官僚體系,可是A卻是最不恥官僚的人,每次與他碰頭,總離不開數落官僚體系的因循、保守、按章辦事,每次A也對這些事情痛罵一翻,可是最吊詭的是,他也是官僚的一份子,他也無法避免跟從官僚方式辦事,否則他就會被視為異類,被官僚排擠。每次與他談到官僚的不堪,A總會說,他不是那些人,在他的能力範圍內,總會想法子抗拒那些官僚劣根性,雖然,最終得到的,往往是直屬老細或其他部門罵過狗血淋頭,A卻仍然堅持己見。我有理由相信,A不可能再待下去;其實這個「預言」,早在數年前已對A說過,可是至今A仍是「冇穿冇爛」,明顯,A也有他一套在制度內不守制度的生存法門。

還記得看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 ,黃指作為皇帝的明神宗,面對明朝官僚體系,一樣綁手綁腳,作為一國之君,也無法對付當時官僚體系,可見官僚遺禍之深,已非今天之事,可是任何一個政府,也不可能沒有官僚存在,因為它正是維持社會、政府運作的必要機器,要消除官僚,等如要消滅維持社會運作機器,現實上不可行呀!還是A樂觀,與他喝完咖啡後告別,他忽然說:「我始終信社會改變,會令官僚改變,唔可能一成不變,官僚、政府,都要適者生存!」他的樂觀和堅持,又令我想起愛德華。

放工,同事談起對一些機構的官僚行徑的不滿,當時想說,其實每一個組織中,也有一些人 正努力抗拒官僚、改變官僚的惡習,可是我最終也沒有說,因為我不是A,我始終無法擁有他那一股樂觀與改變世界的勇氣,我不相信個人理想可以改變整體。

或許,因為我是一個悲觀的人吧!

八月 2007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5,66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5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