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八月 17, 2007.


扎鐵工人擺工似乎沒有平息的跡像,昨日政府還要放風,表明無意再為工潮斡旋,大有任由那些示威的扎鐵工人自生自滅。

聽到這個消息,不禁心中有氣,這樣一個政府,還算是怎麼樣的政府?今天這個局面,當年他們也有份弄出來的呀!任由這樣一個扎鐵商會操控工資市場,只要不出亂子,就當天下太平,到了尾大不掉,連政府也無法插手的時候,就拍拍屁股,說一句與我何干,企圖置身事外,那又是怎樣的一個政府?

還記得某年,與Greg Sung在2.5樓的後樓梯,討論過干預的問題(前日還與大右派君說,那時的2.5樓後樓梯討論,可說是我們之間對自由市場詰難的精彩對話,大有結集成書的價值!)當日我與 Greg 同意,政府以干預解決一個問題,必然會引發另一個問題,然後又要政府再出手干預,之後又出現新問題,然後又再干預……隨之而來,就是那無窮無盡干預,徹底扭曲了市場,可是當時Greg 與我們均未有討論過,若某天政府干預引發後遺症大到連政府也無法再以干預的手段去解決,要撤手不管,後果又會怎樣?

大右派君說,由商會與工會集體議定扎鐵工人工資,本身已是扭曲了市場,所以他主張取消商會,任由扎鐵工人工資透過工人與僱主,按供求關係自由議價。我不是念經濟的,不知這個方法是否可行,我只知政府這麼多年來,政府任由這個人為干預工資市場的機制存在,已令扎鐵行業,存在了嚴重的不公平制度、利益輸送、甚至工會、商會勾結問題:商會由最大扎鐵商把持,工會代表全是判頭代言人,與商會有千絲萬縷關係,整個機制已腐化了,它卻是在政府默許下運作,今天出了問題,要重整市場,解放腐化了的制度,不是當日任由制度干預市場的政府出手,那又由誰人出手?

可是,那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 卻選擇任由腐化了的制度繼續存在,不出手大刀闊斧整頓,將扎鐵工人工資交由市場決定,反而用盡方法,迫工人接受商會及工會利用已百病叢生的制度,剝削他們的人工,這樣一個局長,又怎令工人信服?

若然扎鐵工人可以不受工會、商會制度規限,完全由市場供求議 定工資,就算人工低,他們心中也不會有怨憤,正如當日經濟不景,他們要減人工,也未有上街,為何今天有加人工,反而要上街?全因他們對現時充滿不公平薪酬議價制度,充滿忘憤。

這個時候,你張建宗竟站在僱主那邊,任由情況惡化,想迫 弱勢工人就範?做人、做官,怎樣說,也不應縮骨致此吧!

廣告
八月 2007
« 七月   九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20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