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相信較「沒有人感興趣系列」,更沒有人感興趣和認同,全因要批評的,在全球社會中,全是掛著道德光環、甚至是有諾貝爾人權獎的人道救援NGO,批評她們,可非犯眾憎?

哼!犯眾憎又如何?若他們骨子裏,只是一眾賣弄虛假偽善的傢伙,縱使,沒有人認同,那又何干!總不能為了那些虛偽的道德光環,埋沒 真正的公義,任由那些吹噓那虛偽之善的NGO公關,為保住自己工作的職位,四出出賣那廉價的同情心,搏取捐款!

先說紅十字會。最近中國受到水災,人民流離失所,香港紅十字會,又再叫市民捐款振災。坦白說,當年華東水災,港人捐款,可是義不容辭,低下層百元、十元的捐助,富豪以百萬、千萬計的捐款,那是對中國人民血濃於水的感情。可是,今天中國水災,再叫香港人捐款,我不禁要問,那坐擁萬億外匯儲備、每天也在說要大國崛起的中央政府去了那兒?國家主席胡錦 濤不是剛去災區,訓令地區幹部,要令災民吃得飽、穿得暖?還有,中國不是有以萬計億萬新發財富豪,他們不是中國人嗎?為何在電視螢幕前,展示其百萬元超級跑車、千萬元的遊艇、以萬尺計的豪宅,也不見他們為受災同胞,發起振災捐款?

我不是說,內地富豪不救災,香港人就不應捐款,只是當香港人為中國同胞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之際,香港人還要遭中央質疑愛國不足,要在港搞愛國教育,比較那些國內億萬富豪,誰更愛國、更愛中國人?被愛國人士指為反中亂港的民主黨,今天開始在街頭為災民籌款,比較那些內地大款,誰更愛神州大地的人民,恐不言而喻!

還有那無國界醫生!別以為拿住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招牌,就可以作為吸納捐款的招牌!實際上,他們將那些所謂人道救援行動浪漫化,不斷透過公關 技倆,宣傳那些在第三世界、戰區人道救援工作是如何正義、如何挽救生命。可是,現實又是如何呢?

2007年6月,無國界醫生27歲的法籍志願人員莎法斯(Elsa Serfass),在中非共和國西北部恩高瓦度地區(Ngaoundai region)進行一項評估工作時,遭炮火擊斃。事後無國界醫生解釋,事前他們巳向有關交戰派系打招呼,想不到仍受到襲擊,對此表示遣責云云。

可是,不要忘記,那是戰爭區域,那是連軍隊也 要步步為營的地方,以為一個打招呼,就可以保障安全,那不是對在戰區進行人道救援毫無認識,就是天真的近乎白痴的行徑,在戰爭區域,連紅十字會車隊,也要聯合國維和部隊保護,無國界醫生做法,與叫自願人員自殺,又有何分別!結果犧牲了一條生命,這樣一個組織,還可說是人道組織?忽視一條人命的安危、與忽視一百條人命安危,同樣罪業深重!難為香港無國界醫生,還好意思把這一段消息,放在部落格中,利用一條人民的犧牲,博取同情及捐款,他們從沒有反省,那樣安排是否恰當?將人命放在那生死邊緣,是否一個負責任組織的行為?無國界醫生對自願人員安全的忽視,是否要加以譴責?

更令我看不過眼的是,無國界醫生口口聲聲說,不要政黨、政府捐款,可是他們今年卻找特首曾蔭權做他們的榮譽行動大使,呼籲港人捐一天人工,做無國界醫生的捐款。我不是反對他們找煲呔,可是當日南亞海嘯,無國界醫生可以用不收政治團體捐款為理由,拒收立法會各大黨代收市民捐款,今天卻可以找來最政治化的曾蔭權為他們呼籲捐助,還找來一眾政府部門支持,為了捐款,香港無國界醫生,難道忘了他們非政治化的原則嗎?捐款,撈真金白銀,真的較原則更加重要?

忘了,無國界醫生創辦人,剛加入了法國政府內閣,做其部長去也!或許,是我要求太高,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只是美麗的神話,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無私的NGO,難道他們的員工,真的可以不計較人工,為世界弱勢社群服務?不多找捐款,他們的人工,又怎會有著落?

始終相信,要消滅世界貧窮、戰亂,不是依靠那些吃人的NGO,應該依靠一個文明、民主、開放、廉潔的政府,以及高度發展的自由市場經濟,那時,那些國際NGO將再沒有生存空間,這正好解釋,無國界醫生為何從不批評那些腐敗政權:若世上再沒有腐敗政權、視人命如草芥的政府,他們那些NGO,還可以生存下去嗎? 那麼「7.30無國界醫生日」,還應捐款給他們嗎?

補白:原本想以認清無國界生那些NGO真面目為題,可是看了他們的宣傳,只是對他們自己的行徑、將那些義工工作浪漫化,對他們失誤,引致無辜生義工犧牲生命,只是輕輕帶過,從未見他們承認自己的失誤、更不見他們對死者家人道嫌,不禁無言。生命,不論貧富、貴賤,理應平等,就算為了救助無數弱勢生命,引致任何生命犧牲,也不是光彩的行徑,可是,有組織卻對此未有反省,更可悲的是,仍有人不斷向他們捐款,除了無言,已沒有甚麼反應可以來得更加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