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有智慧的人玩的遊戲,可是,政治同樣是一個反智的遊戲,解決政治問題的答案,未必是正確答案,一個錯誤的答案、更多時候、那是一個不對題的答案,才是真正的「正確」答案,能夠利用這種不是答案的答案,解決政治問題的人,當然是有智慧的人,你說,政治豈非是一個既需要智慧,同時又是徹底反智的遊戲?

我說的,是最近那一場豬肉價格上升,負責供港生豬獨家代理的五豐行,受到猛烈攻擊,最終「失去」 專營權事件。

近日豬肉批發價上升 ,供港豬肉數量減少,豬肉商將攻擊矛頭直指五豐行,要求政府開放豬肉入口,增加競爭,於是特區政府和內地商討後,決定引入廣南行入口生豬,又表示會批准第三個生豬入口商,由港人公司負責,那些肉商即磨拳擦掌,誓言合資五億在內地建豬場,成立公司,入口生豬云云。市民覺得政府做了事、抗議的肉商拍掌、五豐行不哼一聲,政府又成大贏家!

好了,不要忘記,問題不是香港有多小間生豬入口商,問題是生豬入口價和供應量,即時引入多一間入口商,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

要知道這個方法有沒有效,先要了解生豬供港的方式。1951年,前中國總理周恩來為保證香港有穩定肉食供應, 成立五豐行,獨家專營肉食出口,所以就算中國面對糧食危機的年代,供港豬、牛、雞肉仍然不缺。五豐行直屬國務院外經貿部,一直以來,出口生豬都有配額,由外經貿部批出,根據2002年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文件,任何出口豬肉商,取得外經貿部配額,可向指定出口農場買入生豬,再交五豐行安排在港出售。

以往,內地經濟未發展,再加上有食物價格管制,豬農、企業自然樂於把生豬賣到香港賺取外匯,就算五豐行有利用獨市之嫌,從中謀取暴利,由於中港經濟差異,那個「暴利」 ,對香港人來說,也暴不到那兒,所以相安無事。

可是今天中國人口袋中有的是錢,甚至較港人更捨得花,再加上豬糧價格上升,以及豬瘟疫令猪隻死亡,內地,豬肉價格早已被搶高了,連內地也要捱貴豬肉,五豐行為了保障香港豬肉供應, 在今天內地連國企、醫院也以盈利掛帥的年代,五豐行一是加價,一是減少供應,否則何以保障盈利?

引入廣南行,真的可以解決問題?不要忘記,豬肉出口配額,還是握在外經貿部手上,廣南行只是廣東省直屬企業,他們還是要看中央、中央直屬五豐行面色做人,沒有配額,又或配額不足,又如何出口香港?還不是要向五豐行拿配額?你想五豐行會否笨到不拿中央批給他的配額,炒過不亦樂乎?就算日後港人成立第三間生豬入口商又如何?沒有配額,如何出口到港?還不是要向五豐行買配額!到時五豐行連生豬出口也不幹,光是賣配額,巳可大賺特賺,正如當年不少出口美國成衣商,靠炒賣出口美國紡織品配額一樣。

還有,若內地豬肉價格再升,廣南行也好、香港人成立的生豬入口公司也好,一樣要在市場以高價買豬,輸港豬肉價格不會因此下跌,就算港人在內地有豬場,在商言商,就算內地批發生豬價略低於香港,扣除運輸等種種成本,隨時在內地行銷,更有利可圖, 你說作為一個正常商人,會將豬賣到內地市場,還是運來港出售呢?

所以,政府所謂解決生豬供港的方法,根本不是解決方法,而且最終可能只會肥了五豐行,可是市民接受、肉商接受,那不是反智,又是甚麼?

更顯出政府今次做法是反智的是,2002年12月,政府的競爭政策委員會,才發出文件,信誓旦旦指五豐行獨家專營生豬入口,不存在壟斷及操控價格,市場還有五成豬肉來自冰鮮及冷凍豬肉,才不過五年,政府又推翻自己的結論,那不是反智,又是甚麼?

更更反智的是,今次政府行動,沒有人深究,只是看表面,就拍掌照單全收,甚至連豬肉供應商,也拍手讚好,更要到內地投資豬場。若兩、三年後,內地豬肉價格下跌、他們手中又沒有足夠配額出口,要平價賣給五豐行,他們隨時血本無歸。古語說殺頭生意有人幹、賠本生意沒人幹, 怎地香港有人爭住做賠本風險十分高的生意?

當然,把如此一個不能解決問題的建議,變成可以人人收貨的解決問題方法,那,沒有智慧的政客,絕對是做不到,特區政府一眾官僚,愈來愈有做政客的智慧,可是,這又是否港人之福呢?

豬肉問題算是解決了,牛肉入口問題又來,又有牛肉商要求取消五豐行專營權!我想,或許這正中五豐行之下懷!

既重智慧,同時也反智,也許正是政治吊詭之處!

公益事業:肥孫叫我撐佢打擊無良大股 東!well,你叫到,理佢有良定無良,你話插得,我信你,一定係仆街,肥孫的網址:http://phatdat.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16.html

請各位撐他一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