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七月 21, 2007.


除了嘆息,還可以說甚麼呢?

影視處處長鄭美施昨天終於肯見傳媒,解釋為何影視處把書商展銷的《愛情神話》 封面、那一幅法國名畫《賽姬接受丘比特的初吻》視之為不雅。鄭美施在記者會上,只說影視處人員應貿發局之邀,巡視書展、當時員工只是對展銷《愛情神話》書商作勸喻停售,後來已取消,只是沒有即日通知書商,當中員工沒有犯錯,只是有改善空間云云。

鄭處長,何不簡單一點說,在今次事件,妳認為把事情鬧到滿城風雨的員工,根本沒有犯錯?若員工真的滿有犯錯,他只是按部門發給他的指示辦事,那麼,誰犯了錯?作為部門的首長,鄭處長,恐責無旁貸吧!

無意追究誰要為今次事件負責、也不想要人頭落地,反正,人誰無過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可是,鄭處長卻是不知何錯所在,更惶論要改,對一個不知其錯的人和部門,就算有千個人頭落地、百個庸官下台又如何?若部門文化積存惡習不改,只會錯了又錯,對社會、對政府,又那有丁點好處?

今次事件,完全突顯了影視處、淫審處等扮演文化判官部門的缺憾:他們不應把自已定位為社會道德律的執行者、仲裁者,不應以執法者角色自居,跑去主動檢視文化道德尺道, 反而應扮演被動、甚至不動者的角色:政府根本不應介入文化、藝術的道德領域,大可任由百花齊放,若某些物品,除了主流社會道德價值觀,接受不了外,連非主流文化藝術工作者也不能接受,自會有人在媒體中口諸筆伐,證明某些影像和文字,不為社會大多數人接受,那時政府才出手,總算仍在情、理、法之內,可是,若連主流社會,也認為不應干預,官僚仍硬是要插一手,那又如何說得過去?

假若香港要成為大中華文化之都,現在是時候要檢討我們對文化領域的尺道:我們是選擇開放、包容的價值觀,還是保守、狹窄的視野?數百年前,女性裸體代表不知廉恥,可是連今天的祖國,女性裸體攝影及畫像也可以公開發售的時候,我們竟還以女性是否裸露作為道德指標,這樣的保守準則,是否與時代脫節?

還請官僚不要插手文化藝術的道德尺道了,以官僚的智慧,根本分不清甚麼是藝術、甚麼是色情,不如,由民間自行判斷吧,何必要官僚插手?反正,那些官僚也不見得精明,否則何以對 《愛情神話》 封面作勸告,反而巡來巡去,檢查不到台灣漫畫商那些要包膠袋的二級漫畫,要由明報記者代勞?那些影視處官僚,真的不如記者?還是,現時的制度,真的去到要改革之時?是時候把政府掌控的文化道德審裁權下放,交回民間社會?

政府, 是時候放棄她的文化審查權了!

p.s.:同屋住君,「人腦電腦化補元計劃」真的有用架!

p.p.s.:在「我的最愛」 delete了的傢伙又來煩人,恐怕要在防火牆中加入他的名字,block了他的一切!

廣告
七月 2007
« 六月   八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39,20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