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07.


今天,無論如何,皇后也要來一個了斷。

保衛皇后的人,昨天巳向高等法院提出了司法覆轄,希望效法當天領匯故智,利用司法程序,拉倒政府清拆皇后工程。法律界中人語,高院接受本土行 動的司法覆核申請,只是一半半,事關本土行動質疑肥平當天未有在古物古跡審裁處,把皇后定為一級古跡後,將皇后列為法定古跡,期間又未有提出合理理據,法律界中人曰,這些理點如口和鼻拗,反對者有反對者的觀點、政府有政府立場和理據,高院是否受理,真是無法估計,可是高院一但受理,有鑑於皇后清拆後,將無法還原,禁制清拆令,相信很大機會發出,那時皇后抗爭,又會去到另一個階段。

不過,今次皇后和領匯不同。領匯有掛牌上市的死線,限期前未完成法律程序,澄清所有法律觀點,領匯要終止上市,可是皇后不同,一直拖下去,萬一日後海濱工程無法如期完工,承建商大不了向政府索償,政府又大不了賠錢,反正也是納稅人的錢!最終,皇后一樣要拆,反正在政府眼中,只是遲早的事。

較意料之外的是, 昨天有澳洲回流婦人,跑到皇后大罵保衛皇后的人,保衛皇后等同崇拜英國人侵略中國的恥辱。怎麼香港仍有這些盲目極端愛國論者存在!保留皇后等於認同英國殖民統治?!若此言成立,香港豈非要拆掉禮賓府(那可是英國港督居處,充滿了殖民地色彩!)還有立法會大樓、皇后像廣場、維多利亞公國,再然後到彌敦道、皇后大道、干諾道…..那豈非要在港大搞文化大革命?!當年香港回歸前,曾有極左人士建議中央,把那些有殖民地色彩建築、大廈、街道全改名,以體現回歸,幸好北京怕引起社會混亂,決定不變,怎麼今天仍然有人,把保衛皇后與認同英國人殖民管治拉上關係,較十多年前北京更加左????

更令我覺得那回流婦人十分有趣的是,她大罵英國殖民管治,根據傳媒報道,她可是澳洲回流人士,澳洲國家元首,可是英女皇!如此痛恨英國人,又何以去澳洲,做事頭婆名義上的子民?為何不索性回流中國?口講愛國、行動棄國,香港,就是太多這些滿口人義道德、背後只為自己利益行事的人。

正如皇后一樣,今天,將是決定皇后命運的日子,不論保衛她的人、還是要拆掉她的人,當中又有多少人,完全是口是而心非? 又有多少人,只是借皇后事件,為自己利益大抽其水?

廣告

r0010049.jpg

r0010051.jpg

皇后碼頭論壇,可堆滿了人,針插不入!

r0010056.jpg

林太面對本土行動成員,就算林太如何官僚氣,也是踏出第一步,勇氣可嘉!

r0010059.jpg

現場人士高舉剔號,堅持留守皇后

r0010063.jpg

現場太混亂了,唯一拍到的向林太送血書場面

今天,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跑到皇后碼頭,面對一眾反對清拆皇后的人士,這,不能不算是一個突破:回看殖民地時代、以致特區年代,能有此勇氣者,可說少之又少,林太走入群眾,理應給她掌聲。可是,若林太今次皇后之行,就是煲呔所說,日後政府制定政策,要走向群眾的示範,那麼,今次林太示範,絕對是一次徹底失敗的示範。

昨天雖是放假‧仍然跑到皇后碼頭,無非想看看,在煲呔所謂新思維、要求官員放下身段,走入群眾的新政下,林太與保衛皇后人士對話,究竟會展現甚麼施政新氣像?政府官員會否改變以往一貫高高在上的身段,真的願意放下成見,重視社會反對聲音,認真吸納民意,完善政府政策?

可惜,林太表現,完全切合她發展局局長身分。她, 就是官,來到皇后,就是宣讀政府的決定,完全沒有任何尊重民意、吸納民意的意圖。煲呔所謂的走入群眾,就是如此這般的東西?!即是說,走入民間,面對反對聲音,只是官僚文件中的一個「程序」,只要做完這個「程序」,之後要殺要剮,要清場也好,蟻民固然沒有異議的機會,官僚,也可置身事外,因為「程序」做足了,任誰也怪不得那些官僚。究竟走入群眾,是吸納民意,完善政府政策,還是,那只是為官僚獨裁,塗脂抹粉的化飾?

當馬家輝、黄英琦在論壇中,對林太未有帶著更新、更切合民意的思維和方案,回應群眾訴求之時,他們感到失望,我更加失望。曾幾何時,林太曾是公務員中精英,還記得她當年在庫務局,推廣部門節用投資戶口,介紹部門如何省下開支,保留作其他更有效率用途;當年她做社會福利署署長,如何說服社福界接受一筆這撥款,不論那時是否同意她的理據,那時林太,可是更明白何謂走入群眾、回應群眾。

政府中人不斷說,改變中環規劃,保留皇后、不遷不拆,可要花上十億記公帑。我完全同意他們觀點,公帑是納稅人的錢,可以少花一元,作為公務員,就應該少花,可是,當我們的政府,可以花數以十億計,興建那政府新總部的時候,為何在皇后問題上,卻要拿公帑做擋箭牌?

更令人懊惱的是,林太跑到皇后碼頭, 那應是政府改弦易轍、吸納民意的行動,怎麼會成了宣讀聖旨、非殺皇后不可的行徑?若然政府已決定了皇后非拆不可,昨天就只是一場戲,所謂政府制定政策,走入民間,難道只是政府劇本的一部份?日後政改諮詢、港台存廢、醫療融資諮詢,一切一切,所謂走入民間諮詢、重視民意,難道通通都是一場戲?

林太說,立法會辯論,否決了保留皇后,誰否決保留皇后?還不是一眾保皇黨和功能組別議員?立法會淪落如斯,不是更令港人要堅持爭取雙普選?否則誰為港人說話?

正如前文所說,自政府拆掉天星,是否保留皇后,從保育中環文化遺產來說, 已無關宏旨:一切已是不一樣,就算原址重建皇后,那重建的皇后碼頭,巳非原來皇后碼頭,倒不如拆掉算,起碼受過天星、皇后教訓,香港人不會再對政府亂拆有歷史價值建築物,毫無感覺,日後一定會發聲,捍衛港人文化遺產,這不能不算是壞處中的好處。可是更令我心寒的是,若林太昨日行動,就是政府心目中所謂走入群眾,以這樣手法治港、玩弄民意,未來五年,政府施政,恐怕只會愈來愈脫離民意,而非更貼近民意。

難道每次也要有50萬人上街,政府才會重視民意?

p.s.:無國界醫生昨天又搞活動,宣傳其捐款行動,捐款最多的,竟是稅務局?!無國界醫生,不是拒收政府捐款?難道稅務局,不是政府一部份? 為了捐款,可以放棄原則,放棄立場、甚至鞭撻民主制度,捐款給這樣一個組織,值得嗎?難怪肥孫責怪我說:「我係你費鬼事講咁多,將佢小剛果民主篇文send畀法國外長(無國界醫生始創者),睇下無國界醫生香港分部點反民主,炒乜晒班友!」腐敗、墮落,從來由滿口仁義道德的人開始,信焉?


看到有博客安諾勿斯在他的地方中,回應小弟文章,他有不同觀點,雖然我對當中論點有所保留、甚至反對,可是這是一件好事,只有透過不同立場的人互相表述和討論,才可以令雙方對問題理解有所提升,縱使最終誰也說服不了誰,大家仍可以從討論中,有所得益。

我對安諾勿斯君文章,有數處並不認同,他說「但在沒有監管網絡的上,不代表你可以為所欲為,我們奉行的是一個自律的機制,遵行一個網絡道德的無形法規。如網絡使用者的我們不守紀律,自律的機制失效,誰可以懲處不守紀律者,難道要政府介入?!問題的所在不在於「誰欺凌誰」,而是網絡秩序失控,網民為所欲為,不需要為犯過的錯負責。我們要的不是政府監管,而是自我約束。」他所說的所謂網絡的「秩序失控」,究竟是甚麼行為?改相?起底、網友挖苦?連安諾勿斯君在文章也說,網友行為,「那不是與小朋友的惡作劇無異?」既是惡作劇,又何需提升至甚麼秩序失控?特別是他提及網友要自律,要消除網絡流垊文化,對不起,我無法同意。自律,即是等同自我約束,現實世界中,看過太多人利用傳媒自律,去破壞言論自由,所以要互聯網自律,恕我無法接受,不過,這不代表我認為言論自由、網絡自由是沒有底線,若有人濫用網絡自由,做出危害公眾利益、侵害生命安危行為,才應加以譴責,若網絡世界,連支持阿蓋達、支持恐佈主義、宗教異端的網頁也可以存在,恐怖份子竟可以透過互聯網發表其言論,網民改改相、起起底,那又算是甚麼流氓行為?

至於安諾勿斯君說在下抽離現實,「網絡世界和現實世界在同一時空運行,或多或少有一些重疊。從歷史來看,所有新文化都是建基於舊有文化上演化出來,我想網絡文化亦然。網絡世界發展到今天,已和現實環環緊扣、不可分離。這一刻現實世界的新聞軼事,下一刻在網絡世界已經在討論;這一刻網絡世界發放的新消息,下一刻在現實世界的媒體也在廣播。現實世界和網絡世界正不停互動,正在接軌,我想網絡文化也是和現實文化融和中。如硬要抽離,不是反其道而行?!」

我沒有說是抽離,網絡文化是建基於現實世界,可是,正是由於現實世界對言論自由、個人自由太多限制、太多所謂自律,掌握媒體者可以為所欲為,所以才有人在網絡上另尋言論空間。我同意網絡和現實正在接軌,可是,我期待的,是互聯網的自由討論,影響、改變現實世界的言論自我約束,而非現實世界的保守、泛道德觀念、侵食互聯網的言論自由!在中國大陸,他們主流媒體要聽從黨國指示,不敢對社會不公平、不公義哼半句,結果人民透過互聯網揭發社會弊政和貪官,迫主流媒體、政府正視。中國是互聯網文化正改變現世界主流傳媒文化,為何以開放見稱的香港,反而倒過來,要互聯網世界、一個新領域文化,接受舊世界的價值觀?

還有,安諾勿斯君對周瑮那一篇文章,以「公道自在人心,顯而易見,不必多說。」輕輕帶過,可是,那一篇文章,正是一切事端的開始。那篇文章,立論之輕率,用詞之輕挑,那是顯而易見,她作為一個傳媒中人,真的不應寫下這樣一篇文章,當然,她是編輯,掌握一份報紙某版的輿論,可以找支持她的作者還擊、甚至不刊登反對、批評她的文章,可是在今天世界,掌握了主流傳媒,並不代表掌握了世界,她可以找撐她的人寫文章,在報上刊登,為何不滿她的網友,不可以在討論區反擊?周瑮可以在她有優勢的地方,力撐自己,不滿她的網民,一樣可以在他們認為有優勢的地方反擊,那,可是一場公平戰爭!怎麼忽然說網友反擊是流氓行為?主流傳媒給她掌握了,互聯網反擊又被說成流垊行為,要加以自律,那麽,不滿她的人,可以找那一處發聲、反擊?

其實,事情十分簡單,周瑮只要為自己文章輕率失言,撰文道歉,一切,已完全解決,何必根根計較甚麼尊嚴、是否被網友嚇怕?除非她真心相信,BT那些AV片,就是引致年青人性淪亡主要、及唯一原因。人誰無錯?道一個歉,承認自己犯錯,以後下筆小心一點就是了,何必要連自己地盤也封閉?不肯承認自己錯誤,拒絕反思,不可能成長,我深深記得某前輩訓示:「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死撐,絕不是解決問題方法。


變形金剛第一部動畫OP

Transformers電影Trailer,朋友認為這部電影主角是大黄鋒,不是柯柏文,恐怕也是為續集鋪路。

近日變形金剛電影成了熱門話題,中學朋友竟在零晨來電,要我無論如何也有看Transformers電影,可是還有沒有人知道,Transformers可說是當時美日跨國界合作的成果,也是跨業界、打破玩貝與動畫主次關係的先鋒,更可說是日本創作意念,進軍美國的成功例子,那可算是全球化的先行者!

80年代,日本玩具公司TAKARA想進軍美國市場, 開創了Transformers玩具系列,並找來美國的孩之寶合作,當時兒童科幻玩具,都是先有動畫、電影,再有玩具產品,玩具產品只是副產品,動畫才是正主兒。只可是TAKARA及孩之寶今次卻反其道而行,以漫畫、動畫推銷旗下產品,更找來美國知名的Marvel漫畫公司創作相關的漫畫,後來更在美國先製作動畫,反攻日本,受到日本人歡迎,反而日本自己製作的變形金剛動畫,卻不受本土歡迎,變形金剛,可說是日漫的最大挫敗!

由80年代起,變形金剛不斷有新系列出現,可是首代博派領袖柯柏文及狂派領袖麥加登,始終是大家的集體回憶,到今天,柯栢文及麥加登的地位,仍是無可代替,所以美版變形金剛,仍是以柯柏文 、麥加登作為兩派領袖,一套利用現時電影最強電腦科技製作的,卻用上了80年代一眾Transformers迷的集體回憶做主角的電影,新與舊、hi-tech與low-tech的結合,不是反映現世代在互聯網新世代與傳統觀念仍盤根錯節的時空,新舊融合所爆發出的另類產物嗎?那豈非新、舊創意結合的成功例子?

不論是舊瓶新酒、還是新瓶舊酒, Transformers電影,那是繼承了舊有的優良元素,利用新科技,再開拓新領域,把以往在電影中做不到的,利用新世代的科技,全部做到了,並且完了舊世代創作者未完的夢想,這,正好是人類科技進步,把以往電影人視為不可能變成可能,豐富了電影文化,科技,正好顯示它對社會、文化的正面用途,而非只懂將科技利用於軍事、殺人的事業!

不過,對不起,我仍不會入戲院看 Transformers ,我己戒除入戲院看電影,反正是一個人,在家中看DVD或藍光碟,可能較到電影院看更好!


去年12月,當天星碼頭拆掉後,我曾寫過,下一個戰場將是皇后碼頭,想不到老油條孫公真的有辦法,借煲呔要角逐連任之機,把皇后這個政治炸一彈,一拖就是七、八個月,留給下一手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去處理。

今天,留守皇后碼頭的一眾社運份子,以絕食抗衡政府:同一時間, 林鄭月娥將於周日跑到皇后碼頭,與一眾反對拆缷皇后碼頭的人對話。

林鄭那是先禮後兵,更明白一點說,正如某立法會議員所說,政府策略是,我要做的、可以做的,全做了,他朝要用武力清場,可不能怪政府了!對話,竟成了拒絕對話的包裝,林鄭周日去還是不去皇后碼頭,有啥分別?反正政府內部早有決定,皇后一定要拆,現在所做一切,只是為未來的強硬行動,找政治安全網,以防日後遭立法會批評,這樣的對話,有意義嗎?

另一方,留守皇后碼頭的社運人士,我相信他們絕不會放棄立場和原則,莫說是林鄭,就算是煲呔親臨又如何?只要政府堅持要拆皇后,我相信留守皇后一眾人士,絕不讓步,也不要期望他們會自願 誰開。

政府,社運人士早已各有立場,有理由相信,雙方都不會有所退讓,只期望對手讓步,結果如何,己是可以預見。巳不只一次說,拆了天星之後,皇后是否保留,已不大重要,因中環海傍的集體回憶,應是天星、皇后、再加上大會堂,若拆掉天星,就算留下皇后、大會堂,那已非完整的保留,它們拆還是不拆,已無關宏旨了!

皇后風波,已是政治事件了,關繫林鄭仕途與民間政治運動的角力 ,多於皇后的命運,你說荒謬不荒謬!周日的對話,只是政治角力的開始,最終政治決戰的關鍵,應是政府於月底清場行動會否激起市民不滿,還是,政府可以將清場的政治損害, 完全控制。

皇后演義正式上演,市民對劇情早已預知,甚至結局也在預計之中,大家關心的,反而是兩大陣營,那一方要付更大的政治代價,那是發展局的林鄭月娥,還是捍衛皇后的年青人?

反正一切不用等太久,距離政府月底政府清場時限,只有個多星期,到時誰勝誰負,自有分曉!


近日,與李世民君及肥孫論及一宗網絡糾紛。事緣某博客,同時是某自稱是公信力第一報章編輯,在報章上寫了一篇文章,主題有關傳說中將日本AV上載BT,惠及一眾網友的nike,當中不無挖苦之詞,更把近日青少年風化案增加,與AV在網上分享,拉上關係,「但我想你(指那nike君)「無私奉獻」的背後,任務應該更任重道遠——培育AV男優新血。你看那個戀鞋癖,你看那大玩「四王一后」的初中學生,甚至那個逼同學口交的小四生,都紛紛放棄扮鹹蛋超人,扮演軍曹,爭做AV男主角了。」結果遭網民圍剿,撰文者遭不滿她的人以起底、改相來招乎,支持她的人,則力斥這是網絡欺凌,為那編輯不值。

無意捲入事件中,不過卻對當中反映的價值觀,有點意見。首先那編輯在報章刊登文章,把有網民將日本AV的種籽放上網,任人下載,與近日年青風化案拉上關係,這,完全是一種不負責任的推論,不要忘記,那一篇文章,是刊登於每一天也在頭版印上「公信第一」的報章,她下筆之時,有沒有理據證明他的推論是成立?有沒客觀數據、調查?有沒有 second source?若只是隨心下筆,完全沒有客觀證據支持自己論點,他指那些上載AV種籽的網友,培育AV男新血的論調,豈非是無的放矢、但求下筆一時之快,亂寫一通?若這篇文章刊於生果報、白粉報還好,那些傳媒教授、講師每天也鞭撻這兩份公信力不入流的報章,大可批評撰文者如何不負責任、如何順口詞璜,可是這一篇文章,卻是刊登於「公信第一」的報章,你叫那些講師、教授,如何向學生解釋呢?

更令人側目的,是撰文者對AV的無知與歧視。只要看過湯禎兆著,由茶杯出版的《AV現場》 ,就會明白,日本人對情色電影,是以專業態度去看待,每一個AV從業員,由女優、男優導演,也是以專業態度看待他們的工作,梁文道在《AV現場》一書序言中說:「無論你怎去判斷色情電影的道德價值,我覺得你不能不先去暸解它。我看過許多分析色情影片的文章,不能說不仔細,每一個鏡頭的角度都算得清清楚楚,就像文學作品一樣,一幅「文本細讀」(close reading)的作派。但正如不少「文化研究」毛病,它們對文化工業的成品關注得過多,對於那產品的生產方式和過程卻暸解得太少,一不小心就會淪為自說自話。湯禎兆這本《AV 現場》難得之處,在於它可能是中文世界裏第一本進入AV工業的作品。」試問那編輯作出AV引致香港青少年風化案泛濫結論之時,有沒有像道長、湯禎兆一樣,先了解AV?年青人真的看了AV,就以為可以做AV主角?若以這種邏輯,看了報章強姦案報道(包括可以進入學校的公信第一報),豈非有樣學樣,成了強姦犯?

至於所謂網上欺凌,坦白說,網友可以干甚麼?改相?起底?除了對個人困擾外,還有甚麼(我可是身同感受,我曾因不想牽涉入一些網上紛爭,把舊博落格刪除)?可是一篇文章,刊登於報刊,隨時可引致政府介入,受指控者,可不是起底、改相這些小兒科的挑戰,而是刑事檢控,誰欺凌誰,不言而諭。

只想說,網上文化、道德,自有其一套,那和主流傳媒文化、道德完全不同,除非你遠離網絡,只要一踏足互聯網,不論你是否認同,那一套互聯網法則和道德,任何人也必須尊重,那正是科技和時代進步!

所以,請那些在網絡上建立名聲的人,不要輸打嬴要,互聯網令你們建立知名度,同樣可以毁滅一切!


king4_2.jpg皇帝為李卓人於05年選立法會所寫的墨寶,當中提到甚麼還政於民、要求07、08雙普選,今天,已如唐吉訶德把風車視作巨人行徑一樣,只是堅持不可觸及的理想,由皇上御筆寫出來,不是更有發人深省的價值嗎?

還記得兒時在觀塘居住,在順利邨上學,偶然還會到秀茂坪找玩伴,不是看到有人在路傍的電箱、燈柱、牆壁寫滿密麻麻的字,看來看去,也不知他寫什麼,好像有甚麼皇帝、又有甚麼二世、三世諸如此類。記憶中,曾問過外婆,那些是甚麼,得到的答案是,那是精神有問題的人,在街上塗鴉。

多年 之後,得悉塗鴉者叫曾灶財,自號九龍皇帝,可是他為何自封為皇?為何要塗鴉?不甚了了,當時傳媒固然不會報道,社會更不會討論,可是他似乎對自己「帝位」頗執著,「御旨」剛被擦去,不久他又會在原處寫回「御旨」,那時想,他一定有精神病了,否則為何會不斷重複那些被輕視、不為主流社會認同的事?

又過了很多年,有時裝設計師把皇上的墨寶用在時裝設計上,竟成了潮流的焦點,一時間,皇帝的新衣成了焦點,可是皇上呢?仍在他國土內,四處御筆提字,那時,皇上龍軀,已大不如前,可是他仍堅持做著自己認同、相信的事。

又再過了很多、很多、很多年,皇上已住進了老人院,不能再在國土上提字了,可是他的御筆,卻忽然成了本土文化遺產,擠身到洋鬼子的拍賣行,與宋徽宗的瘦金體 、乾龍皇墨寶同屬有價之品,社會忽然對皇上御筆充滿了無限興趣,甚至有人認為是本土文化回憶!據知,當年連經常洗擦皇上御筆的政府部門,對是否繼續要清除皇上在政府公物上的御旨,也有猶疑,否則皇上一些在公物上的真跡,也不會保到今天!

再然後,2007年7月15日,皇上駕崩於聯合醫院,差不多十天後,才有人在網上發佈他的死訊,一眾主流媒體,又一窩蜂的報道。九龍皇帝,留給九龍(應該也包括香港島、新界)子民的,是那一天、兩天的報道、塗鴉藝術,還是更深層的意義?

西班牙作家塞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15471616)於1605年及1615年出版了兩本反騎士小說、故事背景是一個沒有騎士的年代,主角唐吉訶德幻想自己是騎士,唐吉訶德把風車看成了巨人、旅店看成城堡、羊群看成了敵人。塞萬提斯原意,是借唐吉訶德,諷刺他身處年代那些脫離現實的騎士小說,可是,後世卻把唐吉訶德比諭作敢於堅持自己理想、不理會世俗冷嘲熱諷、堅持自己的觀點、衝擊社會不合理現像的人。

皇上一生,堅持自己的信念, 你可以說他是精神病,但同樣,也可以說他有超乎常人的堅持和執著,從未放棄自己所相信的一切,縱使社會沒有人認同,連家人也不接受,他,未有一刻放棄過,試問一眾自命「正常」的人,有沒有這一股執著、堅持、信念?究竟是皇帝不正常,還是,不正常的是我們?究竟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妥協、讓步、恐懼社會主流對自己所堅持的信念,投以異樣目光,為此而作出讓步,把自己扮作和主流一樣,是否才是不正常?

皇帝與唐吉訶德一樣,選擇走自己認為正確的路, 雖然受到不少人歧視、嘲笑,他們仍然繼續走下去,沒有一刻懷疑過自己的信念、沒有一刻想過改變,在我們「正常」人眼中,他們或許是痴線、有精神病,可是,真正痴線、有精神病的人,會否是我們這些已習慣妥協、習慣在世俗目光下、扭曲自己信念、苟且生存下去的「正常人」????

唐寅的《挑花庵歌》 :「若將富貴比貧賤,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將貧賤比車馬,他得驅馳我得閑。別人笑我忒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今天,我們似乎已沒有唐寅的灑脫,可以將俗世價值,拋諸腦後,追求那值得追求,不為世俗認同的理想,更不要說有李白於「廬山謠寄廬侍御虛舟」詩中的那份無視傳統主流道德的氣概:「我本楚狂人 鳳歌笑孔丘 」。那個封建時代,連孔仲尼也可以笑,還有甚可以怕?

今天,我們面對種種現實困局,小至自己事業、家庭,大至香港民主、普選,香港人,有多少人,可以有皇帝、唐吉訶德等的執著,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就算受到身邊的人責罵、主流批判,只要自己認為是對的,就堅持到最後一刻,無懼一切冷嘲熱諷、也不理會別人是否認同!

直到今天,我仍堅持照我認為我應該做的事、我認為正確的事,無晦無怨地去做,縱使已有太多人指責我的處世、處事方式,更沒有多少人認同,可是作為 Erynnyes ,我仍是無怨無咎,也不求任何人認同,你們說我自我放棄?我說我燃盡自己,追尋那不為世人認同的目標!

皇帝,留給他「子民」 的,不是那些塗鴉,而是他對自己信息念的堅持和執著,別人說他是儍人,可能,說他是儍人的人,才是真正的儍!


民主派今天終於啟動其政改綠皮書動員活動,向市民派發民主派的標準答案。昨日把單張拿上手看一看,所有問題的標準答案,民主派巳預先在單張上印上剔號,市民要做的,只是填上姓名和身份證號碼。說是反智,那真的是反智,劉迺強昨日就在信報中,狠批民主派做法反智,將政改普選諮詢,淪為那A、B、C垃圾快餐,可是,誰把這次對香港雙普選的終極民意諮詢,弄成一個要用反智方法,去動員民意、反映市民意見的行動?

正如煲呔自己說,普選問題,已折磨香港社會數十年:由爭取八八直選、到起草基本法時爭拗民主步伐、到肥彭年代的新九組風波、再到回歸後07、08年雙普選,前前後後,香港社會爭拗雙普選問題,已有廿年歷史。廿年前,中國還是改革開放初皆,那個年代,在中國大陸,推動承包制還是如履薄冰 、開放市場價格仍在爭議、搞國企股份制、搞股票市場、私有產權、與現行反革命、顛覆中共政權毫無分別;廿年後,私有產權權、股份制、國企上市、炒股票,開放市場價格,在今天中國社會,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今天神州大地,不會再有人指炒股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只會認為你不炒股是脫離現實無知化;當年視價格管制如金科玉律、稍有改動就會天下大亂,今天蘭州因牛肉脹價,重施牛肉麵價格管制,卻遭中央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點名批評。中共經改廿年經驗,只要政府立定心腸要改革,廿年,足以翻天覆地。

中國要的是經改,香港要的,卻是政改。同樣廿年,香港立法會,仍有30席是功能組別,特首仍由800人小圈子還舉產生,若中國經改廿年,物價仍受管制、國企仍由國家擁有,今天中國經濟,會是這樣一片繁榮之境況?香港民主政改廿年,一切仍是原地踏步,又怎會不令人覺得香港政制處處有問題,全因時代進步了廿年,政治制度改變,只進步了十年,根本無法配合社會進步。

或許有人說,中國經改,不能和香港政改相提並論,可是當年阻止中國經改和香港政政的人,所持理由卻完全一樣 :一開放改革,社會就會亂。當年陳雲等中共元老,力阻經改大踏步,就是擔心社會出現動亂,廿年下來,容或經改引致貧富懸殊、社會矛盾、官商勾結,可那是中國政改不配合經改的問題,並非經改的錯。香港政改、發展民主普選,工商界、左派、北京,同樣擔心政治一開放就會亂,可是香港不論在法制、人民質素、社會財富各方面均不輸於西方社會,西方行民主而不亂,香港,可有甚麼理據,一行民主制度就會亂?

可是,特區政府仍要拋出一份反智的綠皮書,問市民特首候選人應有多小人?何時落實特首、立法會普選。香港人已討論了廿年了,沒有共識,只是左派、商界和市民之間沒有共識,並非民意沒有共識,連小圈子選特首也沒有限定特首候選人,特區政府為何反要為普選 特首候選人,加設上限?那不是反智,又是甚麼?既然有反智綠皮書,自然會有民主派的反智標準答案,否則如何可以回應?

當年中國有決心經改,廿年後可以成為世界經濟強國,北京、香港政府是否有決心推行民主普選,不妨多等廿年,看看香港可否成為繼台灣後,另一個中國土地上,有真正民主的地方。

若真有民主,多等廿年又如何?起碼好過無了期等待。


這一篇,相信較「沒有人感興趣系列」,更沒有人感興趣和認同,全因要批評的,在全球社會中,全是掛著道德光環、甚至是有諾貝爾人權獎的人道救援NGO,批評她們,可非犯眾憎?

哼!犯眾憎又如何?若他們骨子裏,只是一眾賣弄虛假偽善的傢伙,縱使,沒有人認同,那又何干!總不能為了那些虛偽的道德光環,埋沒 真正的公義,任由那些吹噓那虛偽之善的NGO公關,為保住自己工作的職位,四出出賣那廉價的同情心,搏取捐款!

先說紅十字會。最近中國受到水災,人民流離失所,香港紅十字會,又再叫市民捐款振災。坦白說,當年華東水災,港人捐款,可是義不容辭,低下層百元、十元的捐助,富豪以百萬、千萬計的捐款,那是對中國人民血濃於水的感情。可是,今天中國水災,再叫香港人捐款,我不禁要問,那坐擁萬億外匯儲備、每天也在說要大國崛起的中央政府去了那兒?國家主席胡錦 濤不是剛去災區,訓令地區幹部,要令災民吃得飽、穿得暖?還有,中國不是有以萬計億萬新發財富豪,他們不是中國人嗎?為何在電視螢幕前,展示其百萬元超級跑車、千萬元的遊艇、以萬尺計的豪宅,也不見他們為受災同胞,發起振災捐款?

我不是說,內地富豪不救災,香港人就不應捐款,只是當香港人為中國同胞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之際,香港人還要遭中央質疑愛國不足,要在港搞愛國教育,比較那些國內億萬富豪,誰更愛國、更愛中國人?被愛國人士指為反中亂港的民主黨,今天開始在街頭為災民籌款,比較那些內地大款,誰更愛神州大地的人民,恐不言而喻!

還有那無國界醫生!別以為拿住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招牌,就可以作為吸納捐款的招牌!實際上,他們將那些所謂人道救援行動浪漫化,不斷透過公關 技倆,宣傳那些在第三世界、戰區人道救援工作是如何正義、如何挽救生命。可是,現實又是如何呢?

2007年6月,無國界醫生27歲的法籍志願人員莎法斯(Elsa Serfass),在中非共和國西北部恩高瓦度地區(Ngaoundai region)進行一項評估工作時,遭炮火擊斃。事後無國界醫生解釋,事前他們巳向有關交戰派系打招呼,想不到仍受到襲擊,對此表示遣責云云。

可是,不要忘記,那是戰爭區域,那是連軍隊也 要步步為營的地方,以為一個打招呼,就可以保障安全,那不是對在戰區進行人道救援毫無認識,就是天真的近乎白痴的行徑,在戰爭區域,連紅十字會車隊,也要聯合國維和部隊保護,無國界醫生做法,與叫自願人員自殺,又有何分別!結果犧牲了一條生命,這樣一個組織,還可說是人道組織?忽視一條人命的安危、與忽視一百條人命安危,同樣罪業深重!難為香港無國界醫生,還好意思把這一段消息,放在部落格中,利用一條人民的犧牲,博取同情及捐款,他們從沒有反省,那樣安排是否恰當?將人命放在那生死邊緣,是否一個負責任組織的行為?無國界醫生對自願人員安全的忽視,是否要加以譴責?

更令我看不過眼的是,無國界醫生口口聲聲說,不要政黨、政府捐款,可是他們今年卻找特首曾蔭權做他們的榮譽行動大使,呼籲港人捐一天人工,做無國界醫生的捐款。我不是反對他們找煲呔,可是當日南亞海嘯,無國界醫生可以用不收政治團體捐款為理由,拒收立法會各大黨代收市民捐款,今天卻可以找來最政治化的曾蔭權為他們呼籲捐助,還找來一眾政府部門支持,為了捐款,香港無國界醫生,難道忘了他們非政治化的原則嗎?捐款,撈真金白銀,真的較原則更加重要?

忘了,無國界醫生創辦人,剛加入了法國政府內閣,做其部長去也!或許,是我要求太高,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只是美麗的神話,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無私的NGO,難道他們的員工,真的可以不計較人工,為世界弱勢社群服務?不多找捐款,他們的人工,又怎會有著落?

始終相信,要消滅世界貧窮、戰亂,不是依靠那些吃人的NGO,應該依靠一個文明、民主、開放、廉潔的政府,以及高度發展的自由市場經濟,那時,那些國際NGO將再沒有生存空間,這正好解釋,無國界醫生為何從不批評那些腐敗政權:若世上再沒有腐敗政權、視人命如草芥的政府,他們那些NGO,還可以生存下去嗎? 那麼「7.30無國界醫生日」,還應捐款給他們嗎?

補白:原本想以認清無國界生那些NGO真面目為題,可是看了他們的宣傳,只是對他們自己的行徑、將那些義工工作浪漫化,對他們失誤,引致無辜生義工犧牲生命,只是輕輕帶過,從未見他們承認自己的失誤、更不見他們對死者家人道嫌,不禁無言。生命,不論貧富、貴賤,理應平等,就算為了救助無數弱勢生命,引致任何生命犧牲,也不是光彩的行徑,可是,有組織卻對此未有反省,更可悲的是,仍有人不斷向他們捐款,除了無言,已沒有甚麼反應可以來得更加貼切。


政治,是有智慧的人玩的遊戲,可是,政治同樣是一個反智的遊戲,解決政治問題的答案,未必是正確答案,一個錯誤的答案、更多時候、那是一個不對題的答案,才是真正的「正確」答案,能夠利用這種不是答案的答案,解決政治問題的人,當然是有智慧的人,你說,政治豈非是一個既需要智慧,同時又是徹底反智的遊戲?

我說的,是最近那一場豬肉價格上升,負責供港生豬獨家代理的五豐行,受到猛烈攻擊,最終「失去」 專營權事件。

近日豬肉批發價上升 ,供港豬肉數量減少,豬肉商將攻擊矛頭直指五豐行,要求政府開放豬肉入口,增加競爭,於是特區政府和內地商討後,決定引入廣南行入口生豬,又表示會批准第三個生豬入口商,由港人公司負責,那些肉商即磨拳擦掌,誓言合資五億在內地建豬場,成立公司,入口生豬云云。市民覺得政府做了事、抗議的肉商拍掌、五豐行不哼一聲,政府又成大贏家!

好了,不要忘記,問題不是香港有多小間生豬入口商,問題是生豬入口價和供應量,即時引入多一間入口商,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

要知道這個方法有沒有效,先要了解生豬供港的方式。1951年,前中國總理周恩來為保證香港有穩定肉食供應, 成立五豐行,獨家專營肉食出口,所以就算中國面對糧食危機的年代,供港豬、牛、雞肉仍然不缺。五豐行直屬國務院外經貿部,一直以來,出口生豬都有配額,由外經貿部批出,根據2002年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文件,任何出口豬肉商,取得外經貿部配額,可向指定出口農場買入生豬,再交五豐行安排在港出售。

以往,內地經濟未發展,再加上有食物價格管制,豬農、企業自然樂於把生豬賣到香港賺取外匯,就算五豐行有利用獨市之嫌,從中謀取暴利,由於中港經濟差異,那個「暴利」 ,對香港人來說,也暴不到那兒,所以相安無事。

可是今天中國人口袋中有的是錢,甚至較港人更捨得花,再加上豬糧價格上升,以及豬瘟疫令猪隻死亡,內地,豬肉價格早已被搶高了,連內地也要捱貴豬肉,五豐行為了保障香港豬肉供應, 在今天內地連國企、醫院也以盈利掛帥的年代,五豐行一是加價,一是減少供應,否則何以保障盈利?

引入廣南行,真的可以解決問題?不要忘記,豬肉出口配額,還是握在外經貿部手上,廣南行只是廣東省直屬企業,他們還是要看中央、中央直屬五豐行面色做人,沒有配額,又或配額不足,又如何出口香港?還不是要向五豐行拿配額?你想五豐行會否笨到不拿中央批給他的配額,炒過不亦樂乎?就算日後港人成立第三間生豬入口商又如何?沒有配額,如何出口到港?還不是要向五豐行買配額!到時五豐行連生豬出口也不幹,光是賣配額,巳可大賺特賺,正如當年不少出口美國成衣商,靠炒賣出口美國紡織品配額一樣。

還有,若內地豬肉價格再升,廣南行也好、香港人成立的生豬入口公司也好,一樣要在市場以高價買豬,輸港豬肉價格不會因此下跌,就算港人在內地有豬場,在商言商,就算內地批發生豬價略低於香港,扣除運輸等種種成本,隨時在內地行銷,更有利可圖, 你說作為一個正常商人,會將豬賣到內地市場,還是運來港出售呢?

所以,政府所謂解決生豬供港的方法,根本不是解決方法,而且最終可能只會肥了五豐行,可是市民接受、肉商接受,那不是反智,又是甚麼?

更顯出政府今次做法是反智的是,2002年12月,政府的競爭政策委員會,才發出文件,信誓旦旦指五豐行獨家專營生豬入口,不存在壟斷及操控價格,市場還有五成豬肉來自冰鮮及冷凍豬肉,才不過五年,政府又推翻自己的結論,那不是反智,又是甚麼?

更更反智的是,今次政府行動,沒有人深究,只是看表面,就拍掌照單全收,甚至連豬肉供應商,也拍手讚好,更要到內地投資豬場。若兩、三年後,內地豬肉價格下跌、他們手中又沒有足夠配額出口,要平價賣給五豐行,他們隨時血本無歸。古語說殺頭生意有人幹、賠本生意沒人幹, 怎地香港有人爭住做賠本風險十分高的生意?

當然,把如此一個不能解決問題的建議,變成可以人人收貨的解決問題方法,那,沒有智慧的政客,絕對是做不到,特區政府一眾官僚,愈來愈有做政客的智慧,可是,這又是否港人之福呢?

豬肉問題算是解決了,牛肉入口問題又來,又有牛肉商要求取消五豐行專營權!我想,或許這正中五豐行之下懷!

既重智慧,同時也反智,也許正是政治吊詭之處!

公益事業:肥孫叫我撐佢打擊無良大股 東!well,你叫到,理佢有良定無良,你話插得,我信你,一定係仆街,肥孫的網址:http://phatdat.blogspot.com/2007/07/blog-post_16.html

請各位撐他一撐!

七月 2007
« 六月   八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Blog Stats

  • 1,809,70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