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某退休高官曾對我說,四萬不喜肥龍,全因四萬覺得肥龍愛耍旁門左道,難聽一點說,肥龍愛行旁門左道,只是師爺格,難登大雅之堂,故此縱使肥龍權謀兼備,唯自回歸前開始,四萬從未有想過重用肥龍,此乃肥龍之遺憾,故此他一直想做政務司司長,借此向四萬吐一口烏氣。

對我來說,做官的,理論上只有行與不行,只要搞妥香港政務,政通人和,管他用什麼法子?何必根根計較那是王道、霸道、還是詭道?三國時代的曹操,何嘗不是不區一格用人才!

可是,縱使是如何不區一格、不擇手段,某些底線,還是得守住,正如《莊子.胠篋》篇所說,盜亦有道,為大賊者,也有其可依之道,也有做賊的底線,作為高官,不論如何為求目的、不擇手段,有一些底線,也是不可超越,因為那是一些最、最、最基本的原則和底線,若連那些低到不能再低的原則和底線也可以放棄、只以個人利益掛帥,我不禁懷疑,豈非連賊人者還不如?

肥龍不連任政務司司長後,首個個人專訪,選擇接受樹仁新聞系學生訪問 ,再由政府新聞處將訪問內容發放給傳媒。肥龍作為被訪者,他接受甚麼人訪問,那是他個人選擇,旁人無從置喙,可是,肥龍仍是政務司司長,仍是受薪公職人員,不接受獨立而有豐富採訪經驗傳媒人士採訪(我已不論那些是否親政府傳媒),卻接受一班仍在求學、入世未深的學生訪問,再把這個訪問交由政府新聞處統一發放,當作一個「正式」接受非官方傳媒訪問去處理,那又是否恰當,亳無可批評之處呢?

表面上,肥龍安排真的是高章:由新聞系學生訪問,傳媒可以批評那些學生的不是嗎?稍有異動,立即會被人說是酸葡萄心態:你訪問不了肥龍,自然妒忌那些學生,一切批評,再難站在道德高地,肥龍自然可以安穩過關。

可是再想深一層, 肥龍可不是連學生也利用了嗎?他正正就是知道利用新聞系學生,可以令自己有優勢,所以接受學生訪問,借此塞住傳媒的口:難道香港有傳媒敢公開批評,那些學生根本未夠水平訪問肥龍?當然沒有人喇!這樣的話,肥龍就可以在訪問中,為所欲為,上下其手了!

肥龍利用那班學生,全因深知他們和其他傳媒工作者(不論是來自親政府還是反政府)的最大分別,在於入世未深、缺乏經驗, 易於被他擺佈:肥龍說不可問私人問題,學生仔自然不敢問,但他和煲呔、唐公子關系,又是否私人問題?外傳他被煲呔挾走,又是否私人問題?若換作其地傳媒中人,縱使肥龍事前不許問,他們一樣會打擦邊球,照問可也,因為他們知,你肥龍敢當場發脾四,立即拒絕訪問嗎?任何一個資深記者也知道不會,因為肥龍這樣做,等同政治自殺,自毀形像,可是對一班未經過實戰洗禮的新聞系學生,沒有那些全職記者的經驗,自然不敢踩界,於是肥龍就可以按自己的劇本,把自己所想說的,一五一十說出來,還可以包裝為接受「非官方」傳媒訪問!

肥龍這一著,無可否認是高章,連學生 也利用上,怎能不說他高章!可是,若要利用學生,以達其政治目的,對我來說,那就是盜而無道,超越了底線:若今次做訪問的,是親政府傳媒,大家明買明賣,肥龍講明什麼不可以問,又有深具採訪經驗的人肯接受,任何人也無話可說,可是肥龍利用學生,欺人家沒有採訪經驗,過了那些學生仔一「橦」,怎樣說,也是等而下之的技倆,作為一代橋王,肥龍太令人失望了,這等同說,今天的肥龍,連面對親政府傳媒的勇氣也沒有了,難怪連政務司司長一職,也由得而變失!

肥龍,若然自問未回塘,仍是當 年雄辯滔滔的橋王,為何不敢接受反對派訪問?甚至連親政府傳媒也迴避,要找上毫無殺傷力之學生、利用他門?

對我來說,肥龍今次手法,是超越了低線,全因他連新聞自由也想把弄在其股掌中,那是絕對不能授受,港人可以忍受沒有民主、沒有普選,可是沒有多少人可以容忍,有人可以利用其詭道,把玩香港人深信的新聞自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