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六月 2, 2007.


為何,每年去到這段日子,總要糾纏於六四之中?

不是全世界的人也有定論嗎?屠夫,就是屠夫,十八年了,何必還要為那些屠夫計較,究是他們殺人前還是殺人後,有一百多萬人上街抗議他們濫殺無辜?

縱使他們舉起屠刀前,有百多萬人上街,警告他們千萬不要用暴力濫殺,到他們漠視民意,面對百多萬人怒吼,仍手起刀落,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我們,是否仍要計較,究竟百萬人上街是在六四前還是在六四之後?

或許,正如某君所說,事實終歸是事實,百萬人上街在六四之前,我們說百萬人上街反對六四,始終不是事實,可是,尚未殺手無寸鐵的人之時,已有百萬人上街,六四之後,之前上街那百多萬人,難道不會抗議軍隊屠城?我說百萬人上街反對六四屠城,那些在六四前已上街的人,會反對嗎?我相信,若非支聯臨時取消六月七日罷工、罷市、罷課,8967上街之人,何只百萬?何以仍有人,要斤斤計較百萬人上街在六四前,還是在六四後!

理性上,我認同百萬人上街抗議六四屠城並非是當天的事實,感性上,挑那星,對一個到今天仍以謊話治國的政權,你要和他講史實、講道理、講真相?對一個騙子講事實、對一個屠夫講仁愛,豈非如我們嘲笑墨家解衣以活人,與大盜說仁義一般,毫無意義?

某君提醒我,當年最後離開廣場的侯德健曾說:「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那麼如果我們真正使用了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那只不過是滿足了我們一時的洩恨,發洩的需要而已。而這個事情是個很危險的事情,因為也許你的謊言會先被揭穿,那麼之後的話,你再也沒有力量去打擊你的敵人了。」

謊言?當那他媽的中共把謊言當做真相,甚至想將他們口中的「真相」,強加於別人之時,我,還要計較那百萬人上街,究竟是在六四前還是在六四後?

工作上,我接受百萬人是在六四前上街,我不能說百萬人上街抗議六四屠城;個人上,何止百萬人上街反對六四屠城,那是千萬、億萬中華民族子孫!

起碼,連馬力也不敢反駁百萬人上街反對六四屠城,對嗎?

p.s.:某友人傳來一篇六四感言,令我感動:

傷眼

冷不防
在文字中找到一根火柴
不留神
就給 灼傷了眼

獸的一種
議事堂內
誰家報章 誰家黨羽 

「選擇沉默應戰」

198964
靜坐.絕食.子彈.坦克車
然後 天安門沒有死一個人

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掩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到底是誰沉默了?

屠城,我們的眼睛就是證據
真理在心中 手中的燭光會化作烈焰
妖獸的唾沫
要燒光
妖獸的唾沫
要雄雄
蒸發

對著無辜犧牲的英靈,我不會對殘殺他們的人,講任何理性、事實,因為,由那些屠夫殘殺平民那一刻,他們己不是人,對禽獸講道理,哼!對不起,我不會做!

廣告
六月 2007
« 五月   七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Blog Stats

  • 1,828,19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