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07.


很多時候,覺得自己現時的工作,較之清潔、倒垃圾、倒夜香,更加像一份厭惡性的工作,他們每天面對的,雖是臭不可耐之物,可是那只是物質的污穢,可是工作所接觸到的,卻是發自人類心靈深處、那種由自私、貪念、邪惡、物慾的惡臭,縱使嗅不到、看不見,可是只要你一接觸到他們,縱使不少人表面上滿口人義道德、衣冠楚楚,可是當你知道他們背後幹著甚麽事,就會感受到由他們腐爛心靈中,散發出那股如來自地獄深處的氣味。

昨晚 與某君談及L,L此人表面上與老朋友稱兄過弟,可是近日卻向老朋友下屬連放暗戰,誓要將老朋友山頭連根拔起,扶植其兒皇帝阿斗。某君對L之手段不以為然,事關凡熟悉L者階知,L尚有不少幕後老闆,扶植兒皇帝,不外想化身成慈禧太后,為自己日後離開,增加賺錢門徑,至於對大局是好是壞,會累及多少人,全不在他計算之中,但只關心將來可以再賺多少個百萬、千萬。

某自命正義朋友及其 兄弟,表面上以大公無私自居,經常批評其他人沒有道德、沒有正義,全世界,只有他們一伙才是真正的正義,可是誰又會想過,正義朋友是著名的,就是任何人只要肯奉上花碌碌鈔票,就可以成為他眼中好人?他的兄弟更以認錢不認人而廣為人知?

要做清道夫,清除這些岳不群 ,就不可以用正常方法,甚至有時要用上正義之士卑視之法,但我深信,既然當上清道夫一職,我就有責任清除那些垃圾,方法是正是邪,不在我考慮之內。

廣告

一隻雞,縱使飛上了枝頭變成鳳凰,還要極力掩飾她過去只是一頭家禽的真相,可是事實終歸是事實,否認過去、掩埋歷史,只會令這隻飛上枝頭的雞,更加醜惡。

我說的是現在 已貴為世衛總幹事的雞珍。日前她接受《明報》訪問,回顧她作為衛生署署長期間,如何處理沙士疫情,她極不滿前衛福局局長楊永強批說她缺乏與疫症對抗的實戰經驗,除了那已去世的前世衛總幹事李鍾郁做擋箭牌,稱李認為她處理沙士疫情表現佳,所以多次游說她去世衛外,又把政府對沙士抗疫反應緩慢的責任,推給前線醫療人員,她說:「我不是前線工作人員,你們(指記者)應訪問醫當局,他們是前線人員,最清楚發生什麼事,醫管局最初舉報神秘病毒是否也有延誤,當然他們當時也未知是新病毒。」她又說:「我不是前線人員,我的情報也是靠別人給我,但如果他們沒有資料給我,或者他們當時也未知是新病毒,我也不會有資料,在立法會聆訊我也是這樣說。」雞珍更拿那個政府委任沙士專家委員會報告為自己辯解,稱報告指沙士中沒有人失職,沒有人要負責,更指香港傳媒為何只會從香港角度出發看問題。

香港人、香港傳媒,為何念念不忘雞珍在沙士中所作所為?因為我們香港市民、前線醫護人員,以生命換取了抗疫成功,特別是一眾前線醫療人員,他們不惜犧牲自己生命,也全力搶救沙士患者,一個又一個自願投入戰場,縱使生還,不少人到今天還要受骨枯折磨,妳老母雞珍,今天竟大講風涼話,把責任推給前線醫護人員,功勞卻自己攬上身?什麼叫涼薄、甚麽叫見利忘義、甚麽叫反臉不認人,雞珍誠人版也!

只要稍知當年歷史,就會知道誰有份在政府內,附和高層說沙士沒有社區擴散,誰有份反對公開有受沙士感染者的大厦名單、誰對沙士在擴散之初,掉以輕心、誰雙手染滿因沙士而死的市民和醫護人員的血,今天還為了自己名譽,不惜再一次踐踏死者的英靈?

雞珍光引述政府報告為自己開脫,可是,她卻絕口不提立法會、醫管局報告。立法會的沙士報告,直斥雞珍對疫症警覺性不足,追蹤病人有誤。醫管局的報告則批評她,沒有跟進調查京華酒店與源頭病人劉劍倫所乘交通工具,對淘大花園病人的源頭亦追查不力。她又如何回應這些報告的批評?當她將責任推卸給前線醫護人員時,她又如何面對在浩園安息、為港人付上生命的醫護人員?她敢在謝婉雯醫生、劉永佳護士靈前,說相同的話嗎?正所謂天道迢迢、天鑑召召,就放長雙眼看這個世界是否有果報!

雞珍不論如何掩飾,正如六四屠 城、日本侵華屠殺中國人,真相是掩飾不了,雞珍為了榮華富貴,可以掩住良心,可是她掩不了七百萬港人的耳目、掩不了沙士死難者家屬、倖存的醫護人員的嘴,歷史評價,不是雞珍一人可改變,毛澤東、鄧小平也不可以,何況是一隻雞珍!

我只知,沙 士之後,那一年時代雜誌為表揚香港醫護人員抗疫,將他們評為風雲人物,雞珍?對不起,沒有妳的份兒!

p.s.:哼,雞珍如 此言論,較她在泰國言論仆街萬倍,為何無國界醫生不炮轟她呀?難道愛滋病死的人妳們才關心,為香港人犧牲的醫護人員,不是人命嗎?不值得重視嗎?真正的無國界,就是這樣嗎?哼!哼!

 

 


打開公司的電郵郵箱,看到同事的一篇有關假期的感言,那篇文章真的寫的很好,看得出她是用心去寫,絕非吾等在自己園地裏塗鴉之作,看後頗有啟發,也不禁問自己,究竟為何經常放假不像放假,究竟是否自己真的出了問題?

誠然,每到放假,除了外遊之外,必定把假期排得密麻麻,約了一大堆朋友、一大堆飯局、一大堆酒局,縱使某一天晚上沒有人約,也必定預備了好酒,喝過不亦樂乎!反覆思良,我是否如大部份香港人一樣,要用這種返工式娛樂,強迫自己更勞累,全因無法放棄那working mode?

倒不如說,我是利用假期,去放縱自己。平日工作,已有太多規則要遵守:甚麼時候要起床、甚麽時候要飯局、又要趕回公司、又要趕死線,還有一大堆甚麽他媽的規矩要守!怎樣怎樣做又好像有個人偏見,那些說話又不應該說,好了,到了放假的時候,所有時間都是我自己的了,我要怎樣做,誰又管得了我?與人吃飯吃到三點,之後再與友人喝咖啡到六點,誰管得了我?電話?愛聽就聽,不愛聽的,就是不聽,吹咩!我喜愛返公司,完成未完成的工作可以,不回公司也可以,多麽自在!我要喝得酩酊大醉可以,只想喝一點又可以,反正明天又不用上班,明天發生甚麼事,who fucking care?縱使放假也排滿了活動,縱使那如working mode 一樣,卻令我可以胡作非為、放棄那些平日必須嚴守的規律,試問,完全放棄平日的角色、率性而為,有甚麽好得過這樣的生活?為甚麼一切要按時間表、按規則辦事?

當然,最好當然是可以放下一切俗務,跑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過著另一種生活,將自己徹底與現時生活切割,可是,現實未必容許你這樣做,既然無法避世於桃花源,何不輕狂於市井之中?

多年前一套日劇 BeachBoy,兩名男主角失意於 都市,遠走南方海灘,在一間渡假屋中打工,過著一個避世的假期,可是隨著夏天結束,主角始終要回到他們生活的世界,縱使沙灘己不在,關鍵在於人的心,是否可以在都市中,仍然保持那敢於偶然放縱自己、脫軌的心態,正如其中一位主角反町隆史一樣,在劇中把像徵規律的手錶,擲向大海一樣。

送上BeachBoy Mv


今天開始被「強迫」放假,但認識我的人也知道,放假與否,對我是沒有意義,工作,就如戰場,那是沒有假期的!(題外話,昨天放工,正在看天下漫畫,竟碰見皇后!頂!我除了看天下,還看很多很多書,為甚麽正在看天下的時候才碰上皇后?恐令她以為一眾賣文者如我,都是沒有墨水之輩,只懂看漫畫!小弟可是看很多很多書呀!)

不過,假期可是療傷的機會,那,並非肉體的創傷,而是飽受生活風吹雨打的心靈創傷。近日正在看孤島診療所2006,繼之前的2004特別編,新–輯的孤島診療所,更加探討人性:父與子、女兒和母親的親情、在世與離世者的感情、夫婦之間的承諾與愛情、朋輩之間的友情。在孤島的世界,那是人間有情,縱使,在現世界中,人間有情已如鳳毛麟角,可是在光影世界中,人間有情仍存在,那豈非令我等一眾無情之輩,有著心靈的慰藉?仍令我們相信,人間有情?

可是,五島醫生始終以傍觀者的角度,看著一切 變化,縱使想愛又不敢愛的護士彩佳離她而去,也不敢表態,那究竟是他個人問題,還是現代人就是如此?永遠只想以傍觀者角度看世情,不想卷入世情之中?

我不知,也答不上,不如聽聽孤島診療所的主題曲,縱使不明白歌 辭,中島美雪的歌,也可以令你放鬆,治療心靈的創傷!


今晚,無論怎樣,也要嗚謝友好:

先要多謝魚小姐,並非純粹因為妳送上那一套扭蛋 ,更重要,令我感動的是,那是妳逐一扭回來的成果,那份誠意,比那套扭蛋更有價值(雖然席間已遭一眾好奇傢伙即場蹂躪一番)!

繼而多謝聖女,妳那切得像妳衣服上的格仔的生日蛋糕,絕對是我從未吃過、別具風味的生日蛋糕,我絕對相信,我一定不會再吃到這樣特別的蛋糕,也不會忘記!

之後是燙了新髮型的鄰居, 沒有妳,我一定令失去不少哭笑不得的歡樂,令我可以經常檢討自己失誤,也令我明白,只要有自信,冇野唔成真,不論工作、食消夜,真的不能缺少了妳。

然後是雷探長, 由於在工作、聚會不能缺少我的鄰居,你的存在更顯得難能可貴,否則我將撐不住我鄰居的連環攻擊!

再之後是我對面鄰居,未來日子,還要你幫忙,提醒我有誰在我背後偷看我上網和打email!

最後,梗要多謝老細!你那一句,「你要飲,我梗陪你飲!」無言感激!大家心照!

還有要多謝魚小姐同屋主,她送我的紅酒,我一定不會喝,無論如何,也要等她放假回來,一切安好才一起喝,我絕對相信不用等太 久。

當然還有悍衛君!雖然他未有出席,但你要知道,就算不在, 你還是我們的話題,提供了不少令我們笑得人仰馬翻的材料。

至於願望……坦白說,真的沒有願望 ,也不想以後再有願望,那,又是否一個願望?


人世之間,有多少事,我們真的可以完全掌握內裏一切,不被命運玩弄於股掌中,做自己命運的主人?

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完全看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偶然在朋友綱誌中,看到另一朋友留言,提到摩菲定律(Murphy’s Law):任何事情,只要可能出錯,那就真的會出錯! (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友人更舉了一個例子,你把牛油搽在麵包一面,可是你永遠會掉下麵包,搽滿牛油那一面,永遠會貼住地下!只要可以出錯,就算多麽不可能,還是會出錯!

可是,對我來說,世上並沒有 Murphy’s Law 存在,我追求的,不是阻止任何可能犯的錯出現,因為這正好跌進 Murphy’s Law 的陷阱,因為就算係如何部署周密、如何心思算盡,根據 Murphy’s Law ,你仍有機會出錯,只要有犯錯的可能性,就會出現。

可是,若然不論出現任何可能性 和錯誤,你也願意承受任何因犯錯引發的結果,Murphy’s Law 就不再成立,就以之前搽牛油麵包掉落地的例子,只要你拿起那瑰麵包吃下,Murphy’s Law就不再成立:不論麵包是否掉下,最終也被你吃掉,結果完全一樣,根本不存在出錯還是不出錯,那又何來甚麽 Murphy’s Law ?關鍵只是,你是否願意,賭上你的健康、冒上肚痛風險,改變結果。

人往往就是缺少了 孤注一擲、改變結果的決心,面對無法預見的困局、難題,人會因為自己的感情、認知而犯上一些不應犯、不該犯的錯誤,可是若人可以將感情、感覺完全抽離,很多所謂無法解決的問題,其寶很易解決:只要吃掉麵包,不要問、不要理會它是否掉到地下,一切不是解決了嗎?當然,更加不要問會因此負出多少代價,例如你會否因此肚痛,因為那是解決了問題之後的事了。

以往我會問,解決問題會有甚麼後果,所以我被問題困擾;今天我只求解決我要解決的人和問題,至於我要付出多少代價?我不想問、也不會問。


煲呔在他的競選綱誌中,用上死而後己向香港人明志,昨天,胡總又真的叫他去死而後己,可真是黑色幽默!

昨天,與某君談及溫總的死而後已論,某君說:「好心你唔好咁執著死而後已呢句!溫總講左上半句,味講埋下半句!唔係叫煲呔去死,你知溫總講野係咁喇!」 我知,之前他的深層次矛盾,巳弄得滿城風雨,但我相信,溫總絕非無的放矢,他的政治功力、權術,也不是省油燈,一個在八九年六四事件中,可以站在趙紫陽身後的人,今天竟可貴為國家總理,獲鄧伯爺隔代欽點,他,會是一個簡單的人嗎?今天鮑彤在那?胡啟立在那?何以一個溫家寶,可以倖免?可以位極人臣?想一想,就知溫絕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也絕不要小看他。

溫總引用的文句,語出論語《泰伯篇第八》 ,原文何解,不想在此多說,反正今天各大報,必定有詳盡之解說,可是,溫總所引之文,上一句,又說甚麽呢?

溫總所引之文,乃出自曾子之口(曾子?煲呔祖宗?!那是巧合,還是溫總有心玩煲呔?) 而上一句,同樣出自曾子之口。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原意指曾子認為,凡可以託付輔佐幼主的重任,可以交付攝理國政的機要大權,遇到生死存亡的利害關頭時候,也不為利益所誘惑,更不為威武所屈服,這樣的人,可以稱得上是君子嗎?曾子相信,這樣的人,真的可以算是君子呀!

要做到溫總所說的「士不可以不弘毅」、「死而後己」,就要先做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煲呔,可以嗎?他「可以托民主之孤、寄普選之命、臨2012雙普選而不可奪」嗎?某挺煲呔政圈中人,曾對我這樣形容他:「煲呔怕死,冇膽,阿爺一哄佢就縮,佢唔敢大阿爺!」挑!士不可以不弘毅?死而後已?說說還可以,做?煲呔是一個「鍚身」的人,敢嗎?

美國參議員 Charles Schumer說過這樣一句話:“It is essential that all Americans take the time to honor and remember those individuals who gave their lives in defense of our liberty.” 對煲呔來說,他可以 “defense of our democracy“嗎?

辛棄疾「破陣子」 名句:「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身前身後名」今天沒有了君王,只有人民,煲呔可以了卻港人天下事, 贏得身前身後名嗎?

七百萬香港人,正在看煲呔如何做!


今天閉關兼無所事事,讓自己一個人靜一靜,也未嘗不是好事。看看DVD、看看書、再看看漫畫,很好的感覺。

重看一本04年至今未看完的書,The Ornament of The World,講述歐洲西班牙曾一度出現天主教與回教共存的歷史,那時候兩大宗教可以並存,反而今天無法互諒互讓,他媽的,究竟人類是進步,還是退步?可惜,看了一節,太悶了,終於決定,放棄!擇日再看!

轉看漫畫吧!喜愛的「官僚系新鮮人」 出了第四集,今集內容,與特區政府官場運作,完全沒有分別:財務省新丁,要擊敗、說服建制菁英官僚(即是AO),增加開支預算,單憑數據、理論,必定無法打敗這些精通官僚制度的人,可是新了卻找到建制菁英,也是香港特區AO的弱點,那就是他們人性的死穴:希望向上爬、希望有更大權力、希望立功、希望成為市民的英雄,只要撥款可以令他們增加政治本錢,他們根本找不到理由去否決撥款!看看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現實和漫畫,何其相似!

之後就 是加稅與減開支的問題,日本有700兆國債,加上人口老化,不可能要下一代承擔國債,執政黨想加稅,當然,有甚麼好得過加銷售稅!官僚借傳媒放風,可是主角作為財務省新丁,反對加稅,認為應先削減政府開支,力主加稅財務省主稅課菁英,向新丁開出考題:叫新丁試試削減政府財政開支!

新丁如何削減開支,那是下一集的故 事,可是以香港來說,要削減政府開支?談何客易!十六萬公務員人工、福利減不得,再加上政府部門效率及成本較私人機構更高,就拿今年預算來說,政府內部開支成本通脹,就高過市場通脹,還要減政府開支?坊間一張文件影印費只是數角,政府文件影印費,計算成本後,一張要數元!那些「成本」是怎樣跑出來!為何較私人機構成本多出數十倍?削減政府開支?每張政府影印成本減到數角錢才說吧!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任內,曾叫副總統戈爾檢討政府行政開支,戈爾弄了一份報告,揭露制度、官僚如何令政府浪費大量開支,報告期後輯錄成書,書名叫 “Creating a Government That Works Better and Costs Less",已看了多次,克林頓執行了報告建議部份措施,或許這是克林頓年代,政府開支可以削減,令美國預算有盈餘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看DVD,哈!還是看咸蛋超人和懞面超人!ultraman 重現歷代超人,勾起不少回憶!懞面超人新一輯故事電龍,怪人來自未來,透過現代人回憶回到過去,想破壞過去,毁滅未來。現在、過去、未來,在 同一條時間線上,似乎可以毫無關係,但就算人不能回到過去,改變現在和未來,過去,仍然影響現在和未來,究竟,有何方法,可以抹殺、清洗過去?

復活節,巧合地,今年東正教 和天主教在同一天慶祝復活節。若然耶穌今天降臨世界,看到世界搞成這樣一個樣子,特別是那些新教基督徒,有人以宗教之名排除異己、有人貪財、有人借此包裝自己,想在工作機構有更大權力、更穩固地位,可是對人世公義、人權視若無睹,任由腐敗政府殘害生命,只求自己組織有捐款,耶蘇若今天降臨人間,看到那些借衪之名的仆街,會作如何想?我想,衪會覺得,那些人較敵基督更可怕,衪必定會選擇滅世。

不過,我仍然相信,人世是有希望,仆街只佔少數,人性善良、科技進步,可以改變世界,令世界更美好。1963年,手塚治蟲創作小飛俠在電視首播,手塚相信人性是善良,小飛俠出現,代表人類可以用科技,走向充滿希望的未來。

根據手塚設定,小飛俠誔生日子是4月7日、2003年。

祝小飛俠生日快樂!送上60年代小飛俠第一部黑白電視節目的opening。


昨天與 pieatapple 的高君討論反吸煙,他今天已在自己的地盤「砌」那他媽的反吸煙政策,小弟意猶未盡,要再砌那班假借道德之名,實質侵害自由、民主的偽君子。

法國啟蒙時代大思想家伏爾泰(Voltaire)曾說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英文原文:"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法文原文:"Je ne suis pas d’accord avec ce que vous dites, mais je me battrai pour que vous puissiez le dire")其後英國二戰時期首相 Winston Churchill  再將這句話發揚光大,成了追求言論自由、人權者的座祐銘,不敢或忘。

可是,今天那些高舉政治正確、泛道德之士,包括那些民主派,面對反吸煙這個議題,不惜違背言論自由金律,既然我不同意吸煙,就要誓死趕盡殺絕任何捍衛煙民權利的言論,禁絕煙民應享有的人權,也在所不惜!那又是那一門子的民主、人權、公平?

就拿公屋範圍禁止吸煙來說,根據目前反吸煙條例,法例只禁止在室內地方吸煙,除了政府指定康文署旗下公共場所外,其他室外吸煙完全不違法,可是房委會卻將公屋大部份室外地可列為非吸煙區,究竟房委會憑甚麼法理依據作出這樣決定?嚴格來說,房委會只是公屋的管理者,只是公屋管理公司,他有沒有徵詢公屋居民意見?公屋範圍土地,房委會沒有最終業權,公屋土地最終業權,仍屬政府所有,政府也沒有法例禁止在公屋室外場地禁止吸煙,房委會單憑一條房委會條例,是否足以凌架特區法例?

可是,沒有任何人,包括民主派 立法會議員提出質疑,因為反吸煙政治正確嘛!有沒有侵犯人權、危害自由、誰管!再之後,報章、雜誌開始不刊登吸煙照,怕被人投訴,那又有沒有侵害言論、出版自由?又沒有人理,因為反吸煙政治正確嘛!於是,只要打住政治正確的名牌,就算違法、侵害言論自由,也不會有人出聲、不會有人反對,可是他們有沒有想過,今天有人打住政治、道德正義之名,剝奪吸煙者的人權和言論自由、之後到垃圾食物、再之後是汽水、再之後,就是你的基本人權、自由!政府一樣可以用相同理據,為穩定香港社會,禁止任何支持民主的言論!

危言聳聽?當年納粹德國,也是用相似方法,對付猶太人,政府無時無刻,都想干預、控制個人自由,如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主席左偉國之流,正是借此侵害人權的仆街,若不再對他們當頭棒喝,只會變本加厲!又不見那些政客問一問左某,吸煙與健康委員會有沒有浪費公帑,左某在委員會內如何獨裁、如何用人為親?

反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反左偉國,才是真正支持民主、自由,因為真正支持民主的人,不為那他媽的政治正確,而在於捍衛人生而有之的平等、權利、自由、和選擇!


你究竟信不信命運?不論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一定曾經感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主宰著你的一切:當你以為成功在望、最終是失敗收場;當你以為找到真愛,最後只是徒添悲傷 。那就是命運,捉不住、估不到,永遠是預計之外、令你無法想像;可以令你由輸變嬴、同樣,也可以令你由嬴變輸!

我一直相信,人力可以勝天、甚致逆天,但你一定要付出代價,以人的意志力、佛家所說的執念,去改變事實,必定要有很大的勇氣,可是,中國人信命,由孔子的盡人士以知天命開始,中國人已相信人力是不可能抗天命,可是,中國人卻是最想抗 天命的民族,逆天抗命,每個朝代,行之者甚多,成功者卻小之又小,那並非他們能力不及,而是命運之不測,永遠在人力估算之外!

現代科學,對此已有其解說,根據量子物理學平衡宇宙理論,縱使起點相同,歷史規跡不同,最終的結果,也可能是完全一樣,改變了歷史規跡,未必一定可以改變結果,因果律不一定因此 而改變,不是你可以擁有的,最終也不屬於你。

2006年底,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上訴終審法院得值,保住300多億家財;2007年4月3日,龔去世 ,留下從爭產案中取回的300多億家財,可是她已沒有機會再享受、運用了。

許冠傑浪子心聲有以下一句歌詞:「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 。」 莫強求,或許才是人世真義!

四月 2007
« 三月   五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39,44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