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利欽逝世令我發現,生於20世紀未的人十分幸運,因為那個年代,世界冒起了不少改變人類歴史的人物,創造了無數歴史時刻,令我們這一代可以親身見證歷史的改變。

20世紀最後的20多年,不論在東方 還是西方,出現了不少改變歴史的人物,他們和二次大戰時候那些人物不同,那個時候是英雄造時勢,在大時代戰亂的大環境下,人民需要英雄和領袖,可是20世紀末,沒有世界大戰、沒有重大政治危機,一個又一個冒起的人物,很大部份是根據自己的信念,改變世界、改變歴史的軌跡。蘇聯最後一個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親手了結蘇共政權,那時不見得她的最大敵人美國,對蘇聯著著進迫至無力抵抗,的戈爾巴喬夫以其個人信念,了結蘇共,之後出現所謂「蘇東波」,令東歐瓦解、柏林圍場倒下、華沙公約國崩潰,自二戰以降的東西方冷戰消解於無形,沒有核戰、沒有世界末日,若六十年代你對美國人說這樣一個故事,根本無人相信東歐鐵幕會如此輕而易舉倒下,可是,這正正發生在我們這一代人的眼前!

還有,中國出了一個鄧小 平,一句改革開放,只用了三十年時間,扭轉了中國、甚至全世界的政治、經濟命運,相信三十年前鄧小平未有想過,三十年後中國,會成為世界經濟火車頭之一,更加是買美債最多國家,當然,他更不會想到,十多年後,他會親自下令以軍隊、以人民子弟兵,去屠殺人民,成為中華民族一個永遠的傷口。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30年前港人怕香港回歸,怕被中國拖累,30年後,回歸十周年,香港人反而要依賴內地輸血,靠國企上市保住金融中心地位。

20世紀末,真的是一個難忘時代,更幸運可以適逢其 會,見證歴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