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打開報紙雜誌,鋪天蓋地追訪爭產的神秘人,由他的出身、發跡、朋友、太太子女、有多少名車在他家中出入,不論是真是假,半真半假,全部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走大眾化的報紙固然天天頭版,知識份子型的報紙,也逃不出魔咒,只不過,他們走知識型八卦風格:雙方找甚麼律師,若對簿公堂,法律程序又會如何如何。忽發奇想,若情況持續,傳媒再挖不到料,恐怕連主角家中寵物,他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太太子女、朋友的朋友的竉物,也成了追訪目標。

香港、甚至全世界,真的除了豪門恩怨外,再沒有其他足以令香港人關心的新聞?

某一天,我們不是反對拆天星、護皇后嗎? 今天皇后碼頭停用了,拆皇后碼頭已迫在眼前了,當日關心皇后的人,去了那兒?

葉利欽,一個一手結束冷戰、引入市場經濟,把現任俄國總統普京安排作接班人,為日後俄羅斯重振國勢舖路的歴史人物目前去世,可是又有多少香港人關心?

不斷有人批評香港傳媒、報紙反智,倒不如說,香港人本身就反智,傳媒也是一盤生意,沒有人會辦一盤蝕本生意(除個別較反智的香港人更反智的傳媒老闆例外) ,若一份反智小報報紙蝕大本,知識型報紙賺大錢,絕不會有老闆辦一份蝕錢小報,更不要說辦報紙不是為賺錢,應該為推動文化、知識公義云云,反過來說,讀者為何不鼓勵知識型報紙,而不買小報?歸根究底,有甚麽樣的香港人,就有甚麽報紙、傳媒。

忽發奇想,若現在 阿爺要煲呔推23條立法,同時爭產雙方又正式開記者會互揭對方陰私,香港人會關心23條還是爭產?

又若然熊貓到港當天,神秘人開記者會,港人、傳媒會關心國寶,還是神秘人?

答案,心知肚明,只是有一點悲涼吧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