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16 四月, 2007.


打開公司的電郵郵箱,看到同事的一篇有關假期的感言,那篇文章真的寫的很好,看得出她是用心去寫,絕非吾等在自己園地裏塗鴉之作,看後頗有啟發,也不禁問自己,究竟為何經常放假不像放假,究竟是否自己真的出了問題?

誠然,每到放假,除了外遊之外,必定把假期排得密麻麻,約了一大堆朋友、一大堆飯局、一大堆酒局,縱使某一天晚上沒有人約,也必定預備了好酒,喝過不亦樂乎!反覆思良,我是否如大部份香港人一樣,要用這種返工式娛樂,強迫自己更勞累,全因無法放棄那working mode?

倒不如說,我是利用假期,去放縱自己。平日工作,已有太多規則要遵守:甚麼時候要起床、甚麽時候要飯局、又要趕回公司、又要趕死線,還有一大堆甚麽他媽的規矩要守!怎樣怎樣做又好像有個人偏見,那些說話又不應該說,好了,到了放假的時候,所有時間都是我自己的了,我要怎樣做,誰又管得了我?與人吃飯吃到三點,之後再與友人喝咖啡到六點,誰管得了我?電話?愛聽就聽,不愛聽的,就是不聽,吹咩!我喜愛返公司,完成未完成的工作可以,不回公司也可以,多麽自在!我要喝得酩酊大醉可以,只想喝一點又可以,反正明天又不用上班,明天發生甚麼事,who fucking care?縱使放假也排滿了活動,縱使那如working mode 一樣,卻令我可以胡作非為、放棄那些平日必須嚴守的規律,試問,完全放棄平日的角色、率性而為,有甚麽好得過這樣的生活?為甚麼一切要按時間表、按規則辦事?

當然,最好當然是可以放下一切俗務,跑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過著另一種生活,將自己徹底與現時生活切割,可是,現實未必容許你這樣做,既然無法避世於桃花源,何不輕狂於市井之中?

多年前一套日劇 BeachBoy,兩名男主角失意於 都市,遠走南方海灘,在一間渡假屋中打工,過著一個避世的假期,可是隨著夏天結束,主角始終要回到他們生活的世界,縱使沙灘己不在,關鍵在於人的心,是否可以在都市中,仍然保持那敢於偶然放縱自己、脫軌的心態,正如其中一位主角反町隆史一樣,在劇中把像徵規律的手錶,擲向大海一樣。

送上BeachBoy Mv

四月 200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45,66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5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