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4 四月, 2007.


從來認為,面對人與人、國與國、種族與種族、宗教與宗教的紛爭,戰爭,永遠是最差勁、最失敗的解決方法,以互相殺戮去解決紛爭,只有在動物世界才會出現,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擁有上天給與的智慧,總沒理由要像野獸一樣,選擇殺害同類去解決紛爭,可是上天就像不斷開人類的玩笑,不論人類如何進步,戰爭殺戮卻從未休止,有人不惜挑起戰火,有人以暴易暴,去到21世紀,戰爭仍然不絕,最終挑起戰爭者固然不得好死,以暴易暴者,也不見得有好收場。

雖然現在還是21世紀初,但我相信本世紀最無謂的戰爭,布殊打伊拉 克必定佔一席位,因為要解決伊拉克,根本不用大動干戈,以經濟、情報、顛覆手段,足以致伊拉克於半死不活的狀態,現在美軍泥足深陷,嬴不了、走不得,有人說已成了越戰翻版,令美國進退為谷。

其實,伊拉克 不是越戰翻版,因為越戰絕對較伊拉克更慘烈、美軍到今年4月,在伊陣亡人數只有3200多人,可是越戰由1964年東京灣事件,美國直接介入越戰,到1975年越戰結束,美軍陣亡人數達58000人,還要阻止不了北越吞拼南越,更加令人覺得,戰來干啥!特別是,看完Mel Gibson 的 We Were Soldiers ,更加令我覺得,戰爭,並沒有嬴家,所有人也是輸家。

Mel Gibson 扮演的Lt. Col. Hal Moore ,於1965年帶領美軍進攻有 The Valley of Death 之稱的Drang Valley,電影忠實、或許說,近乎以殘忍寫實方式,逐一描寫士兵在這場戰 爭中如何死亡,雖然那是一場發生在20世紀的戰爭,可是在沒有避彈衣、沒有高科技軍事武器支援下,呈現在觀眾眼前的,就是一幕又一幕你死我活,血淋淋的屠殺,換來的,只是死了無數士兵,美軍再安排一眾記者到已趕跑敵人的戰場,拍下一些宣傳、支持越戰的照片、報道,為國捐軀的軍人,他們的犧牲,變得毫無意義。

這是一套越戰電影,既讚揚美軍,但另一方面,卻明裏暗裏,狠批小布殊出兵伊拉克:隨軍年輕記者,不滿同行只顧報道美軍勝利,Moore對他說,你必 須將你所見,美國軍人如何奮戰,如實報道出來;美軍撤退後,越共又再進駐,越共軍官說,美國人一定要將今次戰爭勝利說成是美國人的戰爭,但實際上並無分別,關鍵只在於,大家要犧牲多少人才達到目的!還有,片末映出該戰役陣亡的美軍在越戰紀念碑的名字,還有伴随他們的58000個陣亡軍人的名字,今天,還有多少美國人記得他們?可是戰爭為陣亡美軍家人帶來的傷痛,卻是無可補償。

美軍阻不了共產主義在越南主政,因為那是越南人的選擇,可是,越南人要為他們的選擇負責:越共政權當政、随之而來的是極權、恐怖政治、屠殺、饑荒、死亡。30多年後,同樣一個越共政權,為了生存、為了政權,選擇走向市場經濟,擁抱 資本主義,不但發展股票市場,過去一年成為新興市場上升最快的股市,還加入了WTO,成為自由貿易一份子,政治、軍事力量打不倒共產主義,經濟、自由市場,不費一兵一卒,打倒了越共的教條主義,開啓越南走向現代文明社會的大門。

縱使越南今天仍是共產政權執政,我相信越共己不可能再走回頭路,正如中共一樣,他們正朝著開明 、民主、自由的大道前進,容或其步伐緩慢、甚至偶而停步,但不可能倒退,正如吃過一次牛扒的人,只會朝著要天天吃牛扒的目標前進,斷不會倒過來接受天天吃蕃薯一樣!

再次證明,戰爭,不是根治人類邪惡的有效方法,相信人類對自由、對人類根本價值的進求,才是消滅人類邪惡的不二法門。

可是,現實世界中,始終有人不相信人類對自由、根本價值的追求,繼續以捍衛自由、公義、公平之名,以戰爭企圖揠苗助長,加速消除他們認為的人世邪惡 ,最終,只會得不嘗失!

四月 200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Blog Stats

  • 1,845,661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5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