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做完手頭工作,剛和某君吹完水兼阻止了一個不必要的炸彈爆炸(對,我是干預了某些事情的發生,那又怎麽樣?我就是要插手!)大右派君昨日去了煙仔何公司某個頒獎禮,煙仔何竟在一眾達官貴人前,數落煲呔政綱中,公平競爭法一項令他如何不滿,還教煲呔要怎樣做。大右派說,當時電視映著煲呔的面,黑如玄壇,十分鐘後,煲呔立即起身走人。

當今香富豪中,如煙仔何之流,自覺中央有人撐,根本不放煲呔在眼內,煲呔當選,他們自以為是太上皇,可以指指點點,未來五年,煲呔肯定難過,那些政治債,必定怎樣也還不完,隨時還要做那些人的木偶。

但我知道,以煲呔之小氣,他絕不甘手被那些人操縱和看扁,必定會還以顏色,未來五年,香港政治,必定風起雲湧 ,除了政府和民主派之爭,還有煲呔與煙仔何等一眾富豪明爭暗鬥。

煲呔,真的要睇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