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人類發明了手提電話後,除非你把手提電話關上,否則放假與上班,對我來說,可謂亳無分別。

先是給M大清早來電吵醒,電話那邊不斷說那魔警原來早已跟踪某某左派、某某保皇黨,我帶著睡意,以極其不滿聲音對他說:「係咁下!大哥,我今日放假,重未瞓醒呀!」打發了M,再抱頭大睡,不久又論到某君電話:「好似傳今日公布田少做旅發局主席喎!係咪真架?」挑!鬼知咩,與某君持熟賣熟,一輪粗口打發他後,又再睡過。

半睡半醒之間,田少做旅發局主席這件事,不斷在腦中反覆思量。事緣傳出田少做旅 發局主席消息,與K討論過這個問題,當時K已說,田少做旅發局,表面上似乎是煲呔明益自由黨,可是只要再細心想一想,試問以煲呔性格,真的會「益」田少嗎?誰不知煲呔明裏暗裏,對每年花政府以億計的旅發局,己多有不滿,現在審計署正在查旅發局的帳,找田少來做主席,既可以頂罪,又可以借他的手,清除莎婆在旅發局內一眾高薪友好好發柴,何樂而不為?

想到此處,終於忍不住起身,致電某己退出江湖老友,他說莎婆並非表面風光,與田少等億萬富豪相比,更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當年她有沒有因其公職得到好處,老友沒有證據,也不好說,只知今非惜彼,莎婆未來收入,肯定減少,煲呔此著,可謂一石二鳥。

下午 ,又與某某通電話,比君挺煲呔,自不待言,連他也不諱言,煲呔之古惑,當今政壇無出其右,可直言他是港版韋小寶,至於委任田少一事,某某故作神秘曰,不要心急,慢慢等吧!

難道香港出不了政治家,只可出韋小寶?!

或許,以後選區議會之社會賢達,大可說自己是出來「行古惑」 !反正從政和做古惑仔,根本性質上,其實沒有分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