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早上跑到特首選舉投票及點票中心,一切是那麽熟悉的標準政府投票及點票安排:設有採訪中心,公眾可入場觀看開票,兩大陣營各自有助選團看開票,一切就是那麽熟悉,卻有點陌生,究竟,那裏出了問題?一時之間說不上。

到宣佈結果一刻,一切也是預料之內,坐在公眾席的市民,包括那些穿上一式一樣西裝的工聯會年青支持者、以及街坊装的市民,無不大叫甚麽「當勞好野!」,公眾區全是支持當勞的叫聲;在助選團區,卻只聽到古縮梁陣營中人大叫「普選!普選!」那一刻,終於明白出了甚麼問題,因為這只是一場沒有群眾、沒有市民參與的「選舉」,無論一切競選過程、規則、安排是如何接近立法會、區議會選舉,可是她卻沒有了選舉最基本的元素:香港全體市民的参選,一切就如一個人工美女,不論她的眼睛如何大、鼻子如何挺拔、胸脯如何豐滿,妳始終會覺得不順眼,因為一切全是沒有靈魂的人工裝飾。

沒有市民參與投票的選舉,不論政府如何裝扮她、扮作一個「真正」的選舉,她始終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一切是如此表面、虛浮、完全沒有根、沒有絲毫投入和熱情:以往立法會選舉,縱使民建聯有動員市民,可是當他們支持者勝出,會大叫「民建聯、民建聯」,那一刻你會感受到他們的歡呼,是為了自己支持、相信的政黨候選人,獲得香港市民支持,由心中呼叫出那份激動與共嗚,昨天,他們同樣為勝利而歡呼,可是叫的卻是別人,當勞!當勞與他們共事過嗎?當勞與他們分享過笑和淚嗎?當勞曾與他們走過逆境嗎?他們真的完全相信當勞理念嗎?一個選舉,一班為當選者歡呼、興祝的人,竟與他們口中支持的人,連丁點親身接觸也沒有,更不要說是志氣相同的同志,這樣的一個選舉,還算是選舉嗎?

相反,古縮梁陣營叫的,不是古縮梁的名字,而是他們共同的夢想,普選!普選!縱使他們之間,或許各有矛盾、甚至只是因今次選舉才認識,他們卻擁有相 同的夢,爭取普選!擁有共同夢想的人,他們可以為夢想終身奮鬥,只要有相同夢想,縱使互不相識,也可以走在一起,因為他們支持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共同的夢想,他們有共通語言、共通目標,縱使今天他們聲音不及別人響,卻是更持久;縱使他們今天失敗、卻是更期待勝利;縱使有人會理開、必定有更多有相同夢想的人加入,煲呔、北京可以用盡各種方式,堆砌一個只有軀殼的特首選舉,打敗古縮梁,可是卻無法打敗古縮梁支持的普選夢想、無法打倒港人爭取普這的夢。

只要看看,整個選舉,煲呔不 斷用高民意包裝自己、要打一場700萬人選戰,正面來說,他是令今次選舉更有民意基礎,負面來說,即是煲呔也默認,今次特首選舉方式,並不民主,否則,他又何須打民意牌?

看到煲呔向市民謝票 ,更有點嘔心:他們連投你一票的機會也沒有,多謝他們甚麽?多謝他們默許你剝奪了投票權?

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畫面:在公眾區內,正當支持政府 團體動員的群眾,在瘋狂喝彩之際,一班由老師帶來觀戰的學生,顯得有點不知所措,有一個小男生,更顯露惶恐神情,當時他腦中在想甚麽?害怕?疑惑?憂慮?還是有一顆支持普選夢的種籽,巳悄悄跌入他的腦海中,令他開始思考,香港是否真的要有普選,不要再有這種沒有靈魂的選舉?

突然想起一句西諺:We need time to dream, time to remember, and time to reach the infinite. Time to b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