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三月 2007.


早前寫過一篇《李國章,係你還債嘅時候》的文,今天,要加上一個名字,羅范椒芬!

教院事件已經去到聆訊階段,若非因煲呔選特首,分散了公眾及傳媒注意力,這單新聞早已炒熱!由教院風波開始,一直有留意事件發展,深信李國章絕對脫不了關係,正如日前公開聆訊中引述證供,他也心中有數,下屆特區政府沒有為他留下位置,所以要趁自己有權有勢之時,造就中大一統其他院校之大夢!

到了今天,李國章可說是「死了」 :再沒有絲毫政治前途,幸好姓李的家底厚,做一個無所視事的超齡二世祖,倒沒有絲毫難度,反正太公剩下不少,生活無憂!但掉盡家族的假,卻是避不了。

反而最有興趣的 ,是那個羅范椒芬的收場。

當年她還是教署署長,曾 有某君對我說,他是對教育改革有心的人,在教署期間,力抗教署一班保守官僚,可是隨著她步步高升,成了李阿瑟的左右手,她開始變成李阿瑟一樣專橫、獨斷、運用自己權力欺壓其他人、甚至縱容下屬跟隨自己的做法,她已經忘記了,自己只是公僕,薪金是納稅人付、權力是來自市民,她要慎用自己的權力,作為一個公務員,她應時刻緊記自己的角色,而非假李國章的打手、濫用人民授與的權力。

有人說,范椒覺得自己所做一切,都是為了學生好,她自覺問心無愧!若然我有機見到范椒,我必定會直斥其非:妳自以為所做一切有道理,別人罵妳是別人有問題,可是,當妳認為全世界是瘋子,只有妳最清醒,現實可能是,全世界也清醒,只有妳才是瘋子!

范椒所作所為,己令特區整個教育官僚架構徹底腐敗:只有聽政府話的人、學校才可生存,其他人就要死!教育是這樣的嗎?真是這樣唯政府視事嗎?絕對不是,羅范椒芬那種唯權力而聽命管治手段,對教育界遺惡極深,今天,應該是她向受其遺害的人,還債之時!

李國章已死,羅范 還會遠嗎?


昨夜做完手頭工作,剛和某君吹完水兼阻止了一個不必要的炸彈爆炸(對,我是干預了某些事情的發生,那又怎麽樣?我就是要插手!)大右派君昨日去了煙仔何公司某個頒獎禮,煙仔何竟在一眾達官貴人前,數落煲呔政綱中,公平競爭法一項令他如何不滿,還教煲呔要怎樣做。大右派說,當時電視映著煲呔的面,黑如玄壇,十分鐘後,煲呔立即起身走人。

當今香富豪中,如煙仔何之流,自覺中央有人撐,根本不放煲呔在眼內,煲呔當選,他們自以為是太上皇,可以指指點點,未來五年,煲呔肯定難過,那些政治債,必定怎樣也還不完,隨時還要做那些人的木偶。

但我知道,以煲呔之小氣,他絕不甘手被那些人操縱和看扁,必定會還以顏色,未來五年,香港政治,必定風起雲湧 ,除了政府和民主派之爭,還有煲呔與煙仔何等一眾富豪明爭暗鬥。

煲呔,真的要睇路!


哼哼!無國界醫生成日話自己冇用捐款開支係行改費到,重傻到留條年報link回應,想證明佢地開支係幾咁均真,若然係一般市民,(或者佢都以為我係一般市民),佢年報入面所謂收支表,的確係呃到人,但係對一個睇左咁多年政府財政預算案同大企業年報,見盡政府同大企業,點樣左收右收啲數,無國界醫生所謂收支表嘅粗疏程度,真係連政府部門交畀垃圾會嘅撥款文件更不如,直情好似話畀人知:我係特登收埋啲數,等你睇唔到我浪費幾多捐款,吹咩!

首先,作為一個以捐款為主要收入機構,刊載於年報報告 、作為向公眾交待捐款用途的報告,竟然連一個非受助者直接用途開支的獨立財務項目都冇,所謂非受助者直接用途,即係就算你成個計劃用咗一千萬,若然受助者最終只可以淨收到等值於五百萬的現金/物資,那麼其餘五百萬,絕不能當作受助者收受捐助一部分,這是判斷受助機構是否有效率運用捐款嘅–項重要指標,連呢個項目都冇,即係話呢個機構運用捐款效率極低,驚畀人知佢地大花筒!

好了,再睇佢開支項目,其中「與項目直接有關工作」,即各類所謂人道 救助項目,高達八千幾萬,「支援性工作開支」,只有八百多萬,好了,「與項目直接有關工作」,並冇列出當中有幾多用於行政費、薪酬,究竟八千幾萬入面,受助者可以直接受到實質捐助有幾多?(我都未同你計扣除不同國家貨幣匯價、購買力、經濟情況呢類因素),反而將行政費、籌款經費,列作「支援性工作開支」,大約八百萬。

單係睇呢條數 ,就算信晒無國畀醫生,行政費佔項目開支近一成,比較樂施會成三成、公益金成四成,好似好有效率!但係當你知道,你嘅MPF只係收緊你幾個巴仙行政費,我個基金經理都係收緊我一成多少少行政費,但佢重可以出成十幾個月糧,你就可以知無國界醫生幾大洗!若然樂施會之流係葉繼歡,無國界醫生就係徐步高,只係九十九步同一百步之分,重有,連佢回應我篇文都認,佢地行政費不多於兩成!兩成呀!高過同我賺錢嘅基金經理行政費!唔通真係掛住NGO個朶,呃你錢重要講多謝呀!

重有「與項目直接有關工作」項目開支中,又有幾多用於非受助者直接得益之中?佢冇交待,為乜唔交待?一個可能性係冇任何浪費,但作為收受捐款機構,呢個係吸捐款賣點,冇理由唔大書得書,另一個可能性,就係呢筆錢入面,有好多流入非受助者口袋中,甚至連無國界醫生都計唔清,若然話當中只有六、七成可以直接落到受益者口袋中,計埋佢地承認嘅行政費,隨時我捐一蚊,只有五亳幫到人,仆街,咁邊個做咗吸血鬼先!

至於佢話盤 數有核數師核數,昨日特別搵一個核數師老友問,此君任核數師多年,有份同唔少國企、民企上市核數,佢話:「嗱,我地淨係做核數,唔係做查數,好似我以前做民企上市,只要佢交嚟盤數唔係太離譜,有單有據、有晒文件,我地唔會乜都問,就算太離譜,至多咪唔做,叫佢換核數師,致於乜野非謀利機構,更加唔理,求其有單有據就算,反正佢有冇駛大、我鬼知咩!至於有冇詳細披露畀公眾知,更加關我地核數師乜事?反正又唔關證監事,唔會要我地上身,公會、政府更加唔會理喇!係你先會問!」

咁講法,無國界醫生公開嘅帳目,究竟可以反映幾多真相呢?


捍衛交通費聯盟核君心今日突然同我講,話我係其他博客留言,小屌無國界醫生。查實小弟一向有兩個原則:非相熟朋友博客、絕不留言;我討鳩厭夾俾視的博客、更不會留言!晚上到google搜尋,真的有人將我的「偽善者三」上載到無國界醫生的博客,更用小弟一個廣為友輩知悉的化名留言!仆街,邊個玩我先!

首先,我絕對唔會花 時間同呢一班人渣打交道,佢地行徑只會令更多在病危的人受害,同時令更多健康的人面對疾病的危機,與他們對話,與大盜說教一樣,只是浪費時間。

其次,看了他們的回覆,就令我更憤怒,他們強調服務的對像是人民、不是政府,可是對政府殘 害人民行徑,卻視若無睹!單以他們回應來說,就未有譴責泰國軍人貪污,令娼妓傳播愛滋病,捨本逐未,無非為那他媽的捐款,那,又是怎樣的道理?

再之後,他們就強調 自己作為NGO,救援工作有怎樣怎樣的限制!佢老母,你用廣告吸引人捐款時,又唔好講明!依家連炒股票,都要係廣告寫明「基金價格可升可跌」!依家就話自己能力有限?咁同呃錢有乜能分別!

捍衛交通費聯盟核君,你可以叫你老友到呢度睇我點駁佢地,但我唔會花丁點精力,去佢地博客反駁佢地,我真係有時間,不如說我某啲朋友,cut能左佢地公司捐畀無國界醫生啲錢好過!


政府委任的獨立委員會,終於公佈那檢討公營機構諮詢文件,正當外界猜測,委員會會建議殺還是不殺港台的時候,他們竟然走精面,不談殺不殺港台,反而大談要成立一個公營廣播機構!

委員會為何搞出一份這樣不對題的報告書? 其實不難理解,委員會成員不少是傳媒中人,他們不想手上沾上殺港台的血,即是他們想做比拉多,不想將殺耶蘇的罪名背負上身,於是搞出這樣一個不倫不類的報告:既不論港台存廢、又說港台不可能變身成公營廣播機構,找他們搞這樣一份報告出來,幹啥?

究竟,港台該殺還是不該殺?香港的確雖要一 個公營廣播機構,在沒有商業、政治考慮情況下,制作一些從公眾角度出發,未必有商業角度的節目,甚至,有時為社會小眾,拍攝一些反映小眾權益的節目,這一點,港台絕對不該殺。沒有了港台,那個傳媒機構會為同志、新移民、居港權人士、弱勢社群,拍攝一些反映他們對社會不公平控訴的記實節目?過去多年,港台在這一方面,絕對是功不可沒。

可是,港台也有該殺之處。她作為領取帑政府部門,先不論 她是否要跟從政府立場,以一己親身所見,港台大花筒之程度,真令小弟嘆為觀止:三間商營電視台,派記者到垃圾會採訪,正常一隊人,只有記者和攝影師兩人,可是港台的「一隊人」,卻隨時是三、四人:記者一到兩人、攝影師一人、再加一個不知是燈光還是甚麽的人,每次拍攝議事論事節目,必定霸了垃圾會一整個記者室、閒人免進(實情是你一想進入,必被他們喝退!)還有那攝影師,永遠以為自己是港台就大晒,對其他記者呼呼喝喝,已是見怪不怪。這樣一個用公帑的機構、這樣浪費納稅人資源,不殺,就是對自己荷包作對,真的找不到理由,不殺港台。

晚上與D君談及港台問題, 非常地意見一致:若港台中人真的視言論、新聞自由是如此重要,何不放棄公務員高薪厚祿,加入新成立的公營廣播機構?不要忘記,今天仍有不少傳媒工作者,為了新聞自由,不惜捱低薪,既然其他傳媒工作者可以,為何港台員工不可以?


自從人類發明了手提電話後,除非你把手提電話關上,否則放假與上班,對我來說,可謂亳無分別。

先是給M大清早來電吵醒,電話那邊不斷說那魔警原來早已跟踪某某左派、某某保皇黨,我帶著睡意,以極其不滿聲音對他說:「係咁下!大哥,我今日放假,重未瞓醒呀!」打發了M,再抱頭大睡,不久又論到某君電話:「好似傳今日公布田少做旅發局主席喎!係咪真架?」挑!鬼知咩,與某君持熟賣熟,一輪粗口打發他後,又再睡過。

半睡半醒之間,田少做旅發局主席這件事,不斷在腦中反覆思量。事緣傳出田少做旅 發局主席消息,與K討論過這個問題,當時K已說,田少做旅發局,表面上似乎是煲呔明益自由黨,可是只要再細心想一想,試問以煲呔性格,真的會「益」田少嗎?誰不知煲呔明裏暗裏,對每年花政府以億計的旅發局,己多有不滿,現在審計署正在查旅發局的帳,找田少來做主席,既可以頂罪,又可以借他的手,清除莎婆在旅發局內一眾高薪友好好發柴,何樂而不為?

想到此處,終於忍不住起身,致電某己退出江湖老友,他說莎婆並非表面風光,與田少等億萬富豪相比,更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當年她有沒有因其公職得到好處,老友沒有證據,也不好說,只知今非惜彼,莎婆未來收入,肯定減少,煲呔此著,可謂一石二鳥。

下午 ,又與某某通電話,比君挺煲呔,自不待言,連他也不諱言,煲呔之古惑,當今政壇無出其右,可直言他是港版韋小寶,至於委任田少一事,某某故作神秘曰,不要心急,慢慢等吧!

難道香港出不了政治家,只可出韋小寶?!

或許,以後選區議會之社會賢達,大可說自己是出來「行古惑」 !反正從政和做古惑仔,根本性質上,其實沒有分別!


2007-03-27_024031.jpg

終於放假,可以有時間「清理」買下來那一大堆DVD,昨晚先看完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

拜水貨DVD所賜,今次終於可以在家中欣賞正在上畫的電影,男主男 Will Smith 憑此片提名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其實 Will Smith 在片中表演並不太出色,不過此套電影最令我欣賞的是,它向觀眾傳達了一個訊息:只要堅持追求夢想、絕不放棄,始終會有實現的一天。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講主角 Chris Gardner 追求致富夢想,可是一直失敗,有一天,他遇然發現,股票經紀是一門可以令人實現理想的行業,於是他不惜面對家庭破裂、朝不保夕、與兒子過著如流浪漢般的生活,也接受了經紀行一份無薪的六個月實習股票經紀工作,破斧沉舟地向住夢想進發。

現實世界中,Chris 成功了,他成了 Wall Street 其中一個神話,否則就沒有這 套電影,大右派君說,這是一套支持右派經濟的電影,因那是描述朗奴列根年代,縱使當時不少低下層面對經濟困難,但社會充滿著機會,只要你不放棄、找住一個機會,你就可以扭轉人生,創造自己的未來。

我卻認 為,這是美版的「大時代」,韋家輝的方展博,與 Chris Gardner 是同一類人:前半生不知自己能力,在生活中不斷碰壁,直到有一天,他們才發現,每一個人,一生中,必定有一個屬於他的世界,只要找到那個地方,他就可以盡展所長,主宰一切。在「大時代」中,方展博師父對他說了上述一句話,然後對他說,他是屬於股票的世界,再之後,方展博到交易所當打難,當他推開交易大堂大門,看到交易員在奮戰,方終於知道,他找到屬於自己的世界。

Chris Gardner 也一樣,電影中他踏入那投資銀行,看到一眾經紀像戰爭般工作, 他明白,這裏才是屬於他的地方,所以們不惜付上一切,也要找住進入他的世界的機會,找尋屬於自己的 Happyness。

與其說,Chris Gardner 為了金錢才拚命進入投資銀行工作,倒不如說,他是為了肯定自己的價值和夢想,他想向所有看扁他、恥笑他、離棄他的人證明 ,他真的可以尋夢、真的可以實現夢想,最終證明他真的成功了,這故事帶給觀眾的訊息是,只要一天你不放棄,你仍可以有夢想成真的機會。

不過,方展博與 Chris Gardner 不同,推動Chris 的力量,是對兒 子的愛、承諾和信任,可是推動方展博的力量,卻是黑暗的仇恨。從來也相信,黑暗與光明,仇恨與愛,是兩股對等、同樣可以令人不斷向前的力量,令人克服一個又一個的難關,關鍵是,你會選擇黑暗力量、還是光明力量,推動你不斷向前。當然,每一個人也想像 Chris Gardner 一樣,以愛和光明去追尋自己的生命意義和世界,但更多時候,命運根本不容你選擇,若然命運已安排你要走方展博的路,你又會怎樣選擇?

正如戲名,有時候我們會將 Happiness 串錯為 Happyness ,人生,何嘗不是充滿著這種吊詭的錯誤快樂?


昨日早上跑到特首選舉投票及點票中心,一切是那麽熟悉的標準政府投票及點票安排:設有採訪中心,公眾可入場觀看開票,兩大陣營各自有助選團看開票,一切就是那麽熟悉,卻有點陌生,究竟,那裏出了問題?一時之間說不上。

到宣佈結果一刻,一切也是預料之內,坐在公眾席的市民,包括那些穿上一式一樣西裝的工聯會年青支持者、以及街坊装的市民,無不大叫甚麽「當勞好野!」,公眾區全是支持當勞的叫聲;在助選團區,卻只聽到古縮梁陣營中人大叫「普選!普選!」那一刻,終於明白出了甚麼問題,因為這只是一場沒有群眾、沒有市民參與的「選舉」,無論一切競選過程、規則、安排是如何接近立法會、區議會選舉,可是她卻沒有了選舉最基本的元素:香港全體市民的参選,一切就如一個人工美女,不論她的眼睛如何大、鼻子如何挺拔、胸脯如何豐滿,妳始終會覺得不順眼,因為一切全是沒有靈魂的人工裝飾。

沒有市民參與投票的選舉,不論政府如何裝扮她、扮作一個「真正」的選舉,她始終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一切是如此表面、虛浮、完全沒有根、沒有絲毫投入和熱情:以往立法會選舉,縱使民建聯有動員市民,可是當他們支持者勝出,會大叫「民建聯、民建聯」,那一刻你會感受到他們的歡呼,是為了自己支持、相信的政黨候選人,獲得香港市民支持,由心中呼叫出那份激動與共嗚,昨天,他們同樣為勝利而歡呼,可是叫的卻是別人,當勞!當勞與他們共事過嗎?當勞與他們分享過笑和淚嗎?當勞曾與他們走過逆境嗎?他們真的完全相信當勞理念嗎?一個選舉,一班為當選者歡呼、興祝的人,竟與他們口中支持的人,連丁點親身接觸也沒有,更不要說是志氣相同的同志,這樣的一個選舉,還算是選舉嗎?

相反,古縮梁陣營叫的,不是古縮梁的名字,而是他們共同的夢想,普選!普選!縱使他們之間,或許各有矛盾、甚至只是因今次選舉才認識,他們卻擁有相 同的夢,爭取普選!擁有共同夢想的人,他們可以為夢想終身奮鬥,只要有相同夢想,縱使互不相識,也可以走在一起,因為他們支持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共同的夢想,他們有共通語言、共通目標,縱使今天他們聲音不及別人響,卻是更持久;縱使他們今天失敗、卻是更期待勝利;縱使有人會理開、必定有更多有相同夢想的人加入,煲呔、北京可以用盡各種方式,堆砌一個只有軀殼的特首選舉,打敗古縮梁,可是卻無法打敗古縮梁支持的普選夢想、無法打倒港人爭取普這的夢。

只要看看,整個選舉,煲呔不 斷用高民意包裝自己、要打一場700萬人選戰,正面來說,他是令今次選舉更有民意基礎,負面來說,即是煲呔也默認,今次特首選舉方式,並不民主,否則,他又何須打民意牌?

看到煲呔向市民謝票 ,更有點嘔心:他們連投你一票的機會也沒有,多謝他們甚麽?多謝他們默許你剝奪了投票權?

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畫面:在公眾區內,正當支持政府 團體動員的群眾,在瘋狂喝彩之際,一班由老師帶來觀戰的學生,顯得有點不知所措,有一個小男生,更顯露惶恐神情,當時他腦中在想甚麽?害怕?疑惑?憂慮?還是有一顆支持普選夢的種籽,巳悄悄跌入他的腦海中,令他開始思考,香港是否真的要有普選,不要再有這種沒有靈魂的選舉?

突然想起一句西諺:We need time to dream, time to remember, and time to reach the infinite. Time to be.”


特首選舉終於去到終局,這是一場預知結果的選舉,原本不存期望,作為一個既是抽離的傍觀者、又間中不知不覺(well,這有點文過飾非…..唔、半知半覺會恰當一點)成了參與者,坦白說,整個過程中,看到了不少裏裏外外的政治權術角力:有人死拿住權力不放,將代表人民的運動,當成一己私事,甚至不惜犧牲大局;有人想借機踩住別人上位,心中計算的,不過是自己個人政治利益;有人借機「抽水」,希望保住自己的影響力;有人希望借今次選舉,擺脫牽制,可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這步是否行對了,惶惶不可終日、患得患失…….一個有對手,卻沒有競爭的選舉,真的看盡人性黑暗、懦弱、頑固、無知、卑劣的一面。

當然,這個選舉引發的,並非全是那些一無是處的人性黑暗面,回歸十年,第一次有一個北京不認可的人,參選特首選舉,煲呔更因此要將戰場,由800個選委,擴大到面對香港人,雖然當中難免有矯情之處,但無可否認,今次的特首選舉,是首次如此重視民意:兩次的電視辯論、煲呔落區、家訪,容或與立法會式選舉,還有很大距離,但借用古縮梁參選時用過一句話,「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今次香港人總算知道特首選舉原來可以這樣「玩」的,下次的特首選舉,不論是否有普選,只可以朝著更開放、更民主的方向行,一切,已不可能再走回頭路,分別只在於行得快和慢吧了,這正如當年中共推行經濟改革,容許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只要有人先富,就人人也要富、要保障自己的財產,幾十年後,中共通過物權法,正式在法律上承認私有產權,葬送共產主義。煲呔行出了這一步,日後北京欽點的特首候選人,只可以畀煲呔競選做得更民主、不可能更保守,因為香港人不會接受歷史倒退,只會要求不斷向前走。

至於古縮梁參選,最大意義係以後每次特首選舉,市民都會期望、認同有北京不接受 的民主派候選人陪跑,北京再想營造第一屆特首選舉,四個候選人也是中央不反對的人選,已經不再可能,或許未來幾屆、甚至十幾屆特首選舉,民主派候選人只有陪跑份兒,可是,又有誰可以知道,某一天民主派候選人不會當選?就算從最消極層面去說,北京一定不敢再找一個類似老董般的廢人出來選特首,因為以後的特首選舉,民主派必定會有人出選,找一個廢人出來,難保民主派候選人會爆冷勝出,所以北京也不能不以較務實態度去選擇特首人選,即忠心之餘,必須要能幹、有足夠民望,這樣,在未有普選之前,對香港人來說,也是一件好事,起碼再出現一個類似廢董的特首,北京還要撐他連任的機會,大大降低。

所以從宏觀角度,今次特首選舉,對香港民主發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除非你 是社民連式民主原教寺主義支持者,否則,你不能否認,今次特首選舉,的確行前了一步,縱使,這一步真的很小,但起碼阻止了特首選舉民主成份倒退。


今夜,又是宵夜,與朋友言談之間,涉及去留問題,腦海之中,勾起了日劇孤島診療所2004的劇情。

孤鳥診療所是我最愛的漫畫和日劇,五島醫 生以其外科醫術,為島民診症,不求揚名,只求救人,那可是真正的「醫生」(香港也有這樣的醫生,如寶血醫院的余宇偕院長),可是現實中,像五島醫生的人,又有多少呢?

孤島醫生2004,那是孤島醫生的特別篇,主要是探討人性的離開與留下。一方面,新一代想向外闖,為自己的前程闖一條新路,可是另一方面,留在島上的 人,包括五島醫生的護士彩佳的母親,就算中風,也想留在島中,堅決不想離開。

留還是不留,倒要看你的堅持和信念,你信那一套,就會決定你留 下去,還是選擇做那他媽的逃兵!

三月 2007
« 二月   四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799,20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