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古縮梁搞緊乜?」這句話,不是我問,是某民主派中人問。

此君剛從某地回港 ,當他知道古縮梁休假三天,任由煲呔爭奪輿論陣地;又當他在假期中,見過某些人,發現一切已在阿爺掌握中、甚至連古縮梁一切,也盡在對方指掌之中,他不禁問,「究竟古縮梁搞緊也呀?佢知唔知自己做緊乜呀?」對不起,我答不到他,我只知,有人明知那甚麽特首候選人答問會,只是一個局,也要踩下去,明知對自己不公平,也要出席,雖然身邊有朋友覺得,去較不去好,也算是多一個機會,向公眾、向選委宣傳民主派的政綱、向選委、向市民指出現時特首過舉制度的荒謬,可是,請容我坦白地說,古縮梁可不是邱吉爾、朗奴列根,他並非天生的演說家、更欠缺魅力和政客的幽默,要他個人獨自數十分鐘,只會自曝其短,不會顯示出他的優勢,某曾與古縮梁在公堂對陣的金牙大狀說,若任由古縮梁個人表演,必定會有反效果,「佢平日係court講野已經好悶,真係聽到訓著!」以已之短,與對手短兵相接,那究竟是古縮梁經特訓,已脫胎換骨,還是,他陣營中人過份自信,「唔識個死字點寫?」

除此之外,民主派搞318,仍毫無動靜,某君以相當生動,但有點不文形容現時形勢,「好似細佬仔玩姑姑,玩極唔起!」唉,再是如此搞下去,古縮梁固然不樂觀、318更不樂觀。

究竟特首選舉糸列應否寫下去?若寫來寫去,也是寫一大堆路人皆見,但當事人就是視而不見的問題,與其在這兒自說自話,不如當看不到、不知道、隻字不寫,豈非更心安理得?

p.s.:今天與蘋批辦某君談起我那篇《偽善者三》,他說簡直可以登在《蘋果批》中,多謝畀面!宋君曰某天真的要向那些NGO開一次拖,若有機會,不要忘了通知小弟幫手,小弟必定全力以赴,插乜到如無國界醫生之流的NGO,豆零捐款也收不到!當然,我不會等運到,要替天行道,我一直做著一些事,而且,相信已有一些成效,還要再努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