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07.


以下是兩人的對話,因事情敏感,為保護兩人身份,故效法法庭做法,全以英文字母代替人名及團體名稱。

A:佢地知唔知依家好大鑊!睇下係咁跌,佢地知唔知係X有問題!佢根本亂嚟,遲早累到大家一鑊熟!

B:知!個個都知係X問題,T又木木獨獨,任阿X舞,成日諗埋啲唔work嘅野,重成日覺得好成功,已經好掂,講真,你都睇到,為乜你唔出聲?

A:車,佢係你地自己友,你又唔出聲!重有所F、G、H,佢地咪一樣頭擰擰!佢地全部唔敢出聲,唔想叫停,我地呢啲外人,出乜野聲!

B:嗱,說話唔可以咁講,今次大家拍住上,我地衰咗,你地都冇運行架!你知X幾難搞,F、G、H都唔敢講,費事朝見口、晚見面晤知點嘛,你地外人就唔同,就算佢嬲你,都唔駛成日見住!

A:說話就唔可以咁講!你估我唔會見到X咩!而且我地班大佬唔出聲,我地啲影相企側邊嘅人,何必自找麻煩?都係你出聲好!

B:咪搞!你知得罪X幾大件事,而且成件事又唔關我事,出乜聲呀 ,佢地成日幻想打埋後日果場會低位反彈,我地都冇人信,佢要發夢,咪由佢發多兩日!

A:咁即係點呀?

B:你唔敢講,我又唔敢講,又冇人敢講,咪當唔知,飲埋個tea,一陣去開會囉!

坐在一傍目睹兩個大男人,左推右推, 就是不敢說真話,不禁感嘆,為何某件事情弄致今天局面,事出必有因,只怪那些男人沒有用!


2月26日,今天中大公佈特首候選人民調,古縮梁支持度打回原形。下午跑到CGO,遇上剛從美帝開會回來的民主西瓜波,他問我為何古縮梁個勢,搞極也搞不起,我直指某某和某某如何搞死古縮梁的競選工程,民主西瓜波大叫:「唔係下嘛!咁都得?!你吹水吓嘛?!呀A君同B君冇理由唔出聲!」哈!他們就是不出聲!任誰也知,好男不與女鬥,況且,鬥也不代表人家會聽你說,不如省下一點氣好過!

318遊行,與T大狀對賭,5000人上下限,早已賣了下盤,這樣 一個民主派候選人、這樣一個選舉工程,若仍有5000人以上上街,縱使是要輸,也是輸得開心,T狀說得輕鬆,心,卻知形勢不妙,難怪西瓜波說:「唔怪得T咁緊張!你放心!有我西瓜波係度,幾時會搞到咁狼狽!」西瓜波,真的才好說!不要到時得三幾百人,要說成有數千人上街!我也幫不了你!

知死者,不只T狀,C君何嘗不是?他在電話中「口震震」說,「若果318有乜冬瓜豆腐,千萬咪賴我地冇幫手!咁嘅環境,點動員,都未必有人會上街喇!」可是C還是上心的,己責成手下頭號地區猛將W姐組織,但W姐也對我說,不要有太高期望,今年318,始終不是03年7.1,沒有了迫切危機,市民,未必會再上街。

當日投票給民主派選委的人 ,沒有數萬,也有近萬人吧!只要你們在318當天,再花數小時上街,不為古縮梁、不為民主派,就當為了自己、為了香港的下一代吧!好說也迫一迫煲呔,認真回應雙普選!

現在,巳不求甚麽港人治港的神話,只求港人為港,318,出來顯示你們的訴求吧!就算不為古縮梁、不為民主派、就當為了香港的未來、港人救港、出來行一次吧!


同事看了劉若英的《生日快樂》,她在自己的blog中對這套戲不無讚美之辭(唯對男主角選了古天樂,倒有點不以為然!)《生日快樂》由劉若英的《我想跟你走》改篇,原著我未看過,只是以戲論戲,在我眼中,《生日快樂》,只是一場男女感情報復的故事。

昨日在旺角閒逛,根本不想花時間再聽民主黨在行人專用區搞什麽他媽的無聊重建論壇,結果又跑到賣內地DVD及CD的店子,看看有甚麼新貨,發現有內地版《生日快樂》 ,只售38元,有同事曾讚這電影相當不錯,立即買下,即晚煲完。看完後,不覺這是一個有遺憾的愛情故事,更不覺男主角小南(古天樂飾)如何偉大,只覺他所做一切,只因他由始至終,都無法擁有女主角小米(劉若英飾),所以才千方百計,要永遠將自己留在小米心中,就算自己離開了這個世界,也不肯「放過」小米,要小米永遠想念他、永遠等這個不可能等到的「愛人」!

這是一種如何殘忍的感情報復 !

為何我說那是小南的感情「報復」 ?由小南選上小米那一刻開始,他只是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可以吸引任何女孩:小南俊美、家底、學識都是上上之選,身邊美女投懷送抱者無數;小米只是一個平凡女孩、內向、平庸。原本小南以為可以吃定了小米,可是倔強的小米,竟然拒愛,只想做小南的「比好朋友更好的朋友」。那一幕,在病床上的小南忽然板起面孔,對小米說,「妳一定會後悔!」

之後小南身邊女伴無數,可是始終未有放棄小米,甚至想小米回到自己身邊,只因,他不服輸,他不相信, 小米這樣一個平凡女孩,他會弄不到手,若他真是「愛」小米,就不會和女同事同居!

可是我仍然相信,小南「最愛」,仍是小米,那並沒有矛盾,他「最愛」小米,因為他由始致終也得不到小米,只有得不到,才是「最愛」、才會千萬百計想得到,所以才會不斷關心小米、每年小米生日,也要發電郵給小米,他要小米永遠不能忘記他、永遠佔據小米的心、永遠令小米不可能接受另一個男人,那也是他「最恨」小米,潛意識要向小米報復,否則他當日不會因患絕症,要離開小米,卻選擇一個令小米絕對痛苦、後悔的大話,那就是對小米說,他要結婚,他明知這個大話,肯定、絕對可以重創小米,他可以選擇其他理由,為何仍要這樣說?只因,他想向小米拒愛報復。

甚至,小南去世,仍要家人代他向小米 於生日電郵,為何呢?他就是要小米永遠掛念他、永遠對他有幻想、永遠等他,就算他離開了這個世界,小米仍然被他的感情囚禁,那又是多麽恐怖的感情報復?設想一下,若小米十年、二十年後,才知道小南早已去世、他根本沒有結婚、一切只為小米「好」、不想她傷心,小米會怎樣?一個正常女子、必定會陷入極度痛苦、內咎、後悔、自責、甚至精神崩潰,那一刻,小米應該記起小南當年曾說:「妳一定會後悔!」

不過,我仍然相信, 最了解小南的人,必定是小米,最了解小米的人,也必定是小南,因為只要真正絕對了解對方,才不可以相愛,因為,雙方太了解對方的優點和缺點、也太懂如何可以傷害對方,正如小南和小米,若他們真的走在一起,只會分手收場,可以做較好朋友更好的朋友,已是一場造化,這類人,正如一句古語,他們永遠是「難為知己難為敵」!太了解所愛的人,未必是一件好事,保持距離,反而更佳,這是我個人、與其他友人的經驗總結!


曾經回覆過友好鋼之鍊金粉絲君,必定會寫跳躍大搜查線這套在港並不多人認識的日劇,期間有所拖延,全因跳躍大搜查線中某些情節,竟和香港早前的天星事件,有巧合之處,花了一些時間搜集資料,所以遲了那一點點才寫!

跳躍大搜查線(踊る大捜査線),電視首播於1997年1月7日,其後分別製作最少三套電視特別篇(其中灣岸署警婦物語,並非以織田裕二飾演的青島俊作刑事為主角,以內田有紀(我喜愛日本女優之一)為主角),再之後除了大大小小電視小型特別篇外,還有兩套正傳電影,兩套外傳電影,每一套電影都收二億日元以上的票房。為何,跳躍大搜查線會在日本人中,引起如此大的共鳴?那並非故事中的警察故事,而是當中突顯日本內部那種階級矛盾。

青島作為地區刑警,他無權插手任何大案,所有大案必定由警視聽搜查課(等如香港的O記) ,全權負責,日本不論是私人機構、還是政府機關,上下級關係仍是分得明確,跳躍大搜查線,就是要對日本這種過時的階級關係,作出控訴,來自警視廳的管理官室井慎次,就是想扭轉這種不合理關係,因為,正如青島所說,案件不是發生在辦公室內,案件是發生在現場中,前線基層警員,才是最掌握事情的人!只講階級,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那為何我說,跳躍大搜查線,會和天星事件有關?那要從大搜查線第二套電影版說起。

大搜查線第二套電影版,其中一個主線,落在一班沒有領袖、只為某一共同理念而犯罪的人,他們之間甚至互不相識,只靠互聯網聯繫,這正是近年興起的「網絡化組織」概念。

台灣中興大學全球和平與戰略研究中心國際政治研究所助理教授蔡明彥在他的一篇文章《國際恐怖主義發展與美國反恐作戰》就提到,恐怖組織改變過去設有特定領導人的金字塔型指揮結構,開始朝扁平化的組織架構(即網絡式組織)發展,降低被察覺的可能性,同時透過新式通訊技術的運用,逐漸發展出全球性的組織脈絡。


天星事件中的互聯網社運組織,也用類似方式發展:他們各有自己平台,雖然有相同目標,但各自發展,形成一個個獨立的組群(
cell),組群之間透過互聯網互通消息及協調行動,他們不像恐怖組織,要發展全球網絡,但卻透過互聯網,發展一個既縱且深的群眾網絡(Mass Network),只要群眾情緒一經煽動,這個群眾網絡動員力,絕對大於任何一個政黨或政治組織。

這又正與跳躍大搜查線電影2中的犯罪組織行徑,何其相似 !或許,這正是互聯網世界發展的必然現像,可是,在跳躍大搜查線世界中,他們相信,只要有優秀的領導,可以打破沒有領袖的網絡社群,可是,現實世界可以嗎?

我只知,今天香港政府中,對類似網路社群組織可以引發的連鎖動員效應,重視者絕不多,他們仍逗留在舊世界,拒絕接受新世代轉變,那是何其脫節的心態!

送上跳躍大搜查線電視版大結局ending,青島刑事,以留在前線作為其志願, 只求精英的室井管理官,可以向上爬,為前線爭取合理權益,就算要降職,也在所不計。我,同樣,只求可留在前線,衝鋒陷陣!

p.s.:曾親身到過東京台場,可是ending那空地已面目全非 ,台場,已非當年的「空地」,灣岸分局,更非「空地分局」!

 

 


每次看到煲呔說要他出席特首選舉論壇,那就要跟足美國總統辯論的規則,可是從沒有人(包括我自己!罪過!)深究,究竟美國總統辯論,用那一套規則?今晚狠下決心,翻查各種資料,無論如何要搞清楚甚麽是美國總統辯論規則!

原來自1987年開始,美國總統 辯論由一個民間組織《總統辯論委員會》( Commission on Presidential Debates 簡稱CPD)負責,表面上他完全獨立於政黨,實際上委員會由民主、共和兩黨聯合控制,自1987年起,每次舉行總統候選人辯論,都由該機構主辦,民主、共和兩黨則透過CPD作平台,為選舉論壇定規則,兩黨各自為候選人利益,會進行激烈討價還價,由多少場辯論、辯論形式、時間、甚至是候選人在台上坐著還是站著發言,也是爭得面紅耳赤,而且兩大陣營也會各有讓步,沒有一方可以佔絕對優勢。

例如2004年總統候選人辯論,小布殊因不善辭令,他的陣營一方主張只辯論兩場,克里那一方堅持三場辯論;討論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規則時,雙方又因候選人站著還是坐著辯論,又再爭拗,因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愛德華茲是職業律師,習慣站著說話,邊說邊走,不斷用身體語言去加強表達,但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切尼堅持要雙方坐著辯論,最終雙方各讓一步:小布殊同意舉行三場總統候選人辯論,交換愛德華茲同意坐著辯論。

 至於辯論規則,其實每次總統辯論也有不同,視乎候選人協商,但大前題是必須有公眾參與其中。例如1858年 Abraham Lincoln 與 Stephen A. Douglas 的總統候選人辯論,足足搞了7場,每場3小時,先論流各自發言,再互相反駁。1980年Jimmy Carte 與 Ronald Reagan  只舉行了一場辯論,由公眾發問,兩人分別作答,可以有追問  。2004年小布殊和克里的三場辯論,第一、第三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和副總統候選人辯論,由主持人提問;第二場總統候 選人辯論,則蓋洛普民意調查機構通過問卷調查,選擇140名投票未有定見的市民出席辯論會,直接向候選人提問,為免問題重複,觀眾會和主持人在辯論之前見面,討論發問題目內容,剔除一些重複問題。

由此可見,煲呔將出席的3月1日特首候選人論壇規則,根本和他口中經常念念有辭的「美國總統辯論規則」 ,根本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主辦單位沒有共同協商,煲呔要甚麽條件,只管迫民主派就範;沒有公眾參與;甚至到今天,連發問者可否跟進追問,也還沒有一個定案,這又是那一門子的「美國總統辯論規則」?請煲呔不要再「吹水」,他甚至連1858年美國總統辯論的水平也追不到,無怪他說2032年香港才有普選,因為他腦中對候選人辯論的「規則」,還未去到人家百多年前的水平,要他爭普選?不用等到2107年,已算港人造化了!

真不明白,為何那些自命最多知識份子、中產、公信力又第一的報紙,不寫寫選些總統辯論源流及規則,究竟是不能、還是不敢倒煲呔米?

有興趣可到CPD綱址,那兒有不少有關美國總統辯論的材料: http://www.debates.org/index.html


「究竟古縮梁搞緊乜?」這句話,不是我問,是某民主派中人問。

此君剛從某地回港 ,當他知道古縮梁休假三天,任由煲呔爭奪輿論陣地;又當他在假期中,見過某些人,發現一切已在阿爺掌握中、甚至連古縮梁一切,也盡在對方指掌之中,他不禁問,「究竟古縮梁搞緊也呀?佢知唔知自己做緊乜呀?」對不起,我答不到他,我只知,有人明知那甚麽特首候選人答問會,只是一個局,也要踩下去,明知對自己不公平,也要出席,雖然身邊有朋友覺得,去較不去好,也算是多一個機會,向公眾、向選委宣傳民主派的政綱、向選委、向市民指出現時特首過舉制度的荒謬,可是,請容我坦白地說,古縮梁可不是邱吉爾、朗奴列根,他並非天生的演說家、更欠缺魅力和政客的幽默,要他個人獨自數十分鐘,只會自曝其短,不會顯示出他的優勢,某曾與古縮梁在公堂對陣的金牙大狀說,若任由古縮梁個人表演,必定會有反效果,「佢平日係court講野已經好悶,真係聽到訓著!」以已之短,與對手短兵相接,那究竟是古縮梁經特訓,已脫胎換骨,還是,他陣營中人過份自信,「唔識個死字點寫?」

除此之外,民主派搞318,仍毫無動靜,某君以相當生動,但有點不文形容現時形勢,「好似細佬仔玩姑姑,玩極唔起!」唉,再是如此搞下去,古縮梁固然不樂觀、318更不樂觀。

究竟特首選舉糸列應否寫下去?若寫來寫去,也是寫一大堆路人皆見,但當事人就是視而不見的問題,與其在這兒自說自話,不如當看不到、不知道、隻字不寫,豈非更心安理得?

p.s.:今天與蘋批辦某君談起我那篇《偽善者三》,他說簡直可以登在《蘋果批》中,多謝畀面!宋君曰某天真的要向那些NGO開一次拖,若有機會,不要忘了通知小弟幫手,小弟必定全力以赴,插乜到如無國界醫生之流的NGO,豆零捐款也收不到!當然,我不會等運到,要替天行道,我一直做著一些事,而且,相信已有一些成效,還要再努力!


農曆新年假期,古縮梁放假去也,煲呔獨領風騷,四出做show,爭取民望。可是,甚麽面向700萬人選舉,竟然與古縮梁辯論也不敢,堅持不與古縮梁在選委論壇中辯論。

煲呔扮作如何親民也沒有用,為何你不敢和古縮梁辯論?香港人已沒有普選了,大家只求一場候選人辯論,你條仆街也剝奪了,說真的,身邊朋友,近乎100%相信閣下必定當選,他們只求看一場似樣的戲,有拉票、有辯論,只求一個假戲真做,現在連假鳳虛凰也欠奉,真是太監也不如,你說香港人如何忍得下這一口氣?

不過,最仆街的,倒還算不上煲呔,更可惡者, 非那主辦論壇的選委莫屬。刁那星,你們是選委,由你們投票選特首,煲呔只是一個候選人,他要你們選委投票支持,才可以做特首,為何你們搞論壇,他說不辯論就不辯論、他說不想有公眾參與,就可以沒有公眾參與,那究竟,是你們投票選煲呔,還是煲呔投票選你們?那班選委有沒有良心?(雖然,我個人相信,他們只有個人利益,沒有良心)他們又是否對得住選他們出來的選民?他們又是否對得住700萬香港人?雖知香港特首,不是800個選委特首,而是700萬港人的特首,他們如此曲意逢迎煲呔,令港人沒有機會看煲呔和古縮梁的辯論,棄700萬港人於不顧,與出賣香港人的港奸,又有何分別?某尚有良心的選委對我說:「呢班人,為咗自己利益,根本同中聯辦拉貓尾,我未必敢同阿爺唱對台,但亦未致於同呢班人衰埋一堆!」馮檢基作為民選立法會議員,又因為立法會議席而做到選委,若他今次不挺身而出,踢爆呢班仆街,我只會說,「you will pay!」

可恨,古縮梁更無能,這樣一個論壇,不去就算!有 骨氣的,更應踢爆當中黑幕!反正也選不上,怕甚麽揭露那些偽君子的真面目?還說甚麽積極訓練,預備出席論壇?連辯論也沒有,訓那他媽的甚麽練?不如踢爆那些表面中立、實際聽阿爺行事的虛偽選委更實際!

港奸選委、虛偽煲呔、無能袋巾,正是今次特首選舉的寫照!


曾經因為經常將港女掛在口邊,遭不少女同事、女性朋友批評,說我歧視女性。

坦白說,我無意歧視女性,但我肯定絕對夾毫無懷疑地歧視、輕視那些自以為是,要一眾男士逢迎、做她觀音兵、可是又沒有丁點內涵、性格、原則、道義的港女,不過,並非所有女子也是如此,認識的女子中,倒有一些是有學識、有性格、有原則、有道義的人,她們看不起身邊的男人,那並非高傲,只是,那些男人與她們比較,不論在學識、生活、視野、品味上,真的相差太遠了:當她在大談1874年印象派大師莫內(Monet)創作《日出》油畫,遭當時學院派攻擊,那些男生只懂瞪著眼,無法搭上一句話;當她們大談2000、2003、2005那一個年份的波爾多紅酒較佳時,身邊男性只懂喝著加士伯和喜力(他們可連啤酒學問也不會,更不要說他們知啤酒中也有一些好酒,如1664!)那一刻,我明白,她們看不起男生,自有其理由。

至於感情上,那些女子灑脫程度,我更是望塵莫及:她們只求有知心男性興她們渡過愉快時光,卻無意屈就自己,去迎合自己喜歡的男生,因為她們有條件、有能力、去選擇自己喜愛的生活。曾有某女性朋友對我說,她無意結婚,卻享受現在單身但多男友生活,我無法批評她是港女,只因她現在薪金最小是我數倍,手下掌管某企業一個大部門,至於她一眾男友中,有人不論社會地位、學識、視野均超越我,但他們對此女子死心塌地,迷倒在該女子氣質、能力之下!

真的是太恐怖了!為何世間會有此等女子!幸好我所認識,有此等能耐的女子,絕不出五人, 那些女子,絕非港女,而是烈女,她們絕對有能力掌握自己、別人、以及身邊男人的命運!

我從 來對烈女,都是避之則吉、因為自問不想將自己命運,交由一眾烈女操控在股掌中,對那忘情、絕情之女,更是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可是若女子要自立、要走出自己的路,要打倒男人,不是耍學做港女,要學,就要學做烈女!


先要係度多謝生果報《蘋果批》李世民兄,冇你介紹同借畀我睇,我唔會知有個咁樣嘅節目,將果啲NGO仆街行徑,揭露得如此徹底,我一路睇一路狂笑,真係正過周星馳啲戲!

那個叫Penn and Teller的網上節目,專踢爆現世一啲係人都認為啱,實際上就係呃神騙鬼的行徑,李兄借閱的一集叫Bullshit! Environme,揭盡那些環保NGO騙人的技倆,例如有保護熱帶雨林的組織發言人,講唔出乜叫全球暖化,淨係好似錄音機咁,重覆重覆又重覆咁講佢地官方立場,Greenpeace 其中一個創辦人 Patrick Moore在節目中就批評現時環保組織己經政治化,為了捐款,只懂用煽情字眼和語言,將一些情況誇大,吸引人支持和捐款,背後係完全冇任何科學研究同理據,大家都係感性地去支持,完全冇諗過,果啲宣傳係咪真,正如節目主持搵翻十幾廿年前剪報,原來果時環保NGO講緊全球面對冰河時期重臨,今日班環保NGO又改口講全球暖化,咁,究竟再十幾廿年後,地球應該畀冰封好,定水浸好?大佬,我諗地球都好難做啫,你班NGO一時一樣???

最搞笑 係,節目搵人係一個環保活動入面,搞一個簽名活動,要求立例全面禁止 dihydrogen monoxide,而且用晒NGO那一套語言,好似「全球有大量dihydrogen monoxide」,「商人係食物甚至嬰兒食物入面,大量添加dihydrogen monoxide」、「核電廠每天排放大量dihydrogen monoxide」等等,竟然有好多人簽名支持,但你又知唔知dihydrogen monoxide 係乜?…………開估!即係H2O、水呀!竟然有環保份子簽名支持立例全面禁止水!!!!

其實其他NGO又何嘗唔係咁!為咗撈捐款,不惜忍瞞真相,就好似對付第三世界愛滋病漫延一樣,那些NGO只會用那一套NGO特定語言,去催眠捐款者,好似「唔知幾多萬人缺乏藥物」 、「每天有唔知幾多人死於沒有藥物」,可是,為何會有這麽多人染病?有藥物治療,是否代表未來染病的人會減少?有藥物,是否可令愛滋病在非洲絕跡?當然,答案全是否定,目前世界上,沒有任何藥物可以預防愛滋病,要完全解決愛滋病,只有安全性行為、完善醫療保健制度,以及有效率的政府,但那些NGO絕不會提,因為這些不能吸引捐款,講呢啲話,即係倒自己米,有人會不惜壞自己的「生意」,而講真話嗎?

p.s.:若果呢個題目畀公司酒友W小姐看到,佢一定媽叉我,但我覺得W小姐應該睇下!


年初一,自閉中,農曆新年,絕對是我最乜討厭的節日,那種討厭,由年三十開始:走出觀塘地鐵站,人山人海,滿街泊滿車,行人路塞滿了無牌小販,近乎寸步難行,記起朋友曾說:「年三十到年初三,冇警察會拉人、抄牌架!随街泊車都可以!」不是嘛!甚麽時候香港法例會另外加一條:「以上所有法例,不適用於年三+至年初三。」若真有這樣條款,室內禁煙又是否包括在內?真的有衝動,跑入茶餐廳,叫一個常餐,邊吃邊抽煙,有禁煙辨想告我,我就會大喝:「乜呀!年三十到年初三,我大乜晒架!初四先告我喇!能樣!」

今天致電多位政治人,最搞笑是某君:「打緊牌呀!反應?呀!反應……碰呀!咪摸呀!你頭先講乜呀?」 唉!還是不阻他發新年財!始終,年初一找人,理虧必定是我,沒有人會在初一,四出打電話找人說公事,對嗎?

無聊頂透,除了工作,找出封了塵的ps2遊戲「第三次超級機械人大戰 Aleph」 ,打過不亦樂乎!他媽的,殺他一千幾百人,絕對樂透!

翻閱明報月刊,看到藍鴻震談回歸十年,看完他的文章,只想說,如此庸官,竟可官致局長,當年用他的老董 ,若不脚痛下台,就是天無眼!他將23條立法失敗,歸咎諮詢不足,頂!阿藍局長,你當年是做民政的!為何不預早為政府做好民意諮詢,等你的老闆不會謬謬然提出立法,自挖墳墓,今天還要說風涼話?人之涼薄,莫過於此!還有,當年藍某到日內瓦開會,有官府中人對我說,此君竟四出吃喝,所花費竟敢開公數!如此庸官,竟為老董所用,老董若不下台,真是天無眼!

死火!為何放假,仍糾纏圈中工作?算了,反正不工作,也是無甚可做!

二月 2007
« 一月   三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Blog Stats

  • 1,797,13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