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傳來領匯主席鄭明訓辭職,鄭明訓忽然劈炮,事前毫無消息,不能不說是意料之外,可也是預計之中。鄭明訓下台是遲早的事,只是想不到他是如此狼狽、如此不體面情況下離開。

由領匯上市、鄭明訓做主席開始,那時TCI尚未入股,已預計鄭明訓不會有好收場,因為他不是一個精明生意人(從當年英之傑不滿他表現,踢他出局已知!)他更加不是政治人的材料,縱使他曾做過立法局議員,在政黨政治尚未萌芽的年代,他尚可以利用聽話的表現,搏取港英支持,可是隨著政黨出現,當年田少誓要奪回總商會立法局席位,鄭明訓面對田少,完全是一籌莫展。還記得童工年代,訪問鄭明訓,事後刊登的,都是一些軟性材料,當時鄭的助理大興問罪之師,問為何他老闆想說的東西,不是報道重點。那次之後,我已知道鄭不可能是一個政治人,連政客慣用軟性宣傳也不懂,更可嘆的是,鄭的助理是當年行內資深政治記者,他竟連這個道理也不懂,只懂硬銷老闆一套(不過鄭的助理,今天仍是某大台的政治編輯,故某大台政治新聞沉淪致此,豈事出無因?可以容忍一個沒有政治智慧的人,掌握政治新聞編審大權,大台政治報道,又怎能有可觀之處?)

找鄭明訓這樣一個庸材 主理領匯,已是一大錯,更錯的是,政府從政治角度,根本不應將屋村商場上市,他們知不知道,每個屋村有多少選票?有多少政客依賴屋村選票為生?若屋村商場以商業原則運作,會影響多少人的利益?會引發多大政治後果?就算屋村商場上市,可以為房委會拋棄一個財政包袱,日後引發政治後果,又有沒有人可以承擔?領匯第一次上市失敗後,某反對領匯上市的無間道議員,找著新政府的粗口高官,痛陳領匯上市,可能引致的後政治後遺症,粗口高官聽完之後,也忍不住爆粗:「屌!XXX唔能識就咪能搞!」今天,無間道議員預言之事,已逐步成真,粗口高官也快將退休,日後領匯發生甚麽事,也與他無關,可是,領匯這個計時炸彈,已經開始倒數,現在只待何時才爆炸!

那,將是第三屆特首的事,也即是煲呔的事, 又看看煲呔有多少能力,處理領匯這個政治計時炸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