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一月 15, 2007.


心情欠佳,沒有好得過看DVD,逃避現實,沉迷於光影之中。左翻右翻,「庫存品」不合心意,結果又跑到店舖搜購,自然是滿載而歸!(銀包也同時大出血!天呀!今日先係15號!幾時捱到28號出糧!)

心水之選,不作他想,把剛購入DVD放入播放機中,關掉所有燈,打在電視螢幕上的標題:「La Double Vie De Veronique」,港譯「兩生花」。

Krzysztof Kieslowski 電影已很久沒有看,紅、白、藍就如過眼雲煙的回憶,沉淪俗世之後,已沒有心情好好看一部電影,連電影院也絕跡多年,更不要說到藝術中心、百老匯、甚至電影節!可是不知怎麽,始終覺得以往看過的電影,永遠較現在好,就算是同一導演,也是新不如舊,所以看到「兩生花」出了DVD,亳不猶疑,立即買下。

那是1991年作品 ,今天重看,彷如看一套新的電影,甚至忘了當年究竟在那兒看?影藝?藝術中心?海運?還是明珠戲院???可是那劇情穿插,兩個樣貌相同女孩子,面對相似遭遇,卻身處兩個不同世界(一個是共產主義的波蘭,正面對改革浪潮,另一個處身法國,那是最資本主義、最繁華的地方) ,仍然深具吸引力,Veronique和Weronika既是兩個世界的人,可是又似乎知悉有另一個自己,生存在世界另一處,當Weronika去世後, Veronique覺得很孤獨,似乎她在延續前者的生命,可是延續的卻又是莫名的無奈和迷惘。

或許,生命就是如此,我們所做的一切,有時連我們也不明白、甚至討厭自己這樣做,其實我們正在完 成另一個自己,尚未完成的使命,正如劇中Veronique問木偶藝人,為何要做兩個相同木偶時,他說:「因為在木偶戲的表演中,碰壞一個,還有一個可以代替。

或許,這是解釋生活無 奈的答案。正如當年吃麵飽,喝礦泉水看「兩生花」,少年不識愁知味;今天喝著1996 connetable talbot 看同一部一片,卻羨慕當年吃麵飽,喝礦泉水、不懂愁知味的那個我。

p.s.:總裁,當年凡係浸記人,邊個未試過走堂去麗宮睇戲?重要順手過隔離打翻兩舖機先返上九龍塘!我同事,時光無得倒流,不過你依家去做黃X明歌迷會幹事都得架!不過可以令你開心小小,都算不枉我搵條片搵得咁辛苦!

廣告
一月 2007
« 十二月   二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39,448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