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一月 4, 2007.


最近因為反對反吸煙,不斷重複又重複批一眾NGO,偶然看到中大的校友通訊,他媽的,又再為那一眾國際性NGO做宣傳,吹噓一眾中大校友,如何放下高薪厚祿,為第三世界服務。看完之後,把那本校友通訊掉到垃圾筒中,那本通訊根本是垃圾、那些人、那些國際NGO組織,也是一堆垃圾。

有時,真的無法不卑視那些國際性NGO,就如無國界醫生,他們口口聲聲要和政府、政黨劃清界線,要政治中立(他們就曾拒收政黨為南亞海嘯收到的捐款,較紅十字會更他媽的清高,但事實是,他們當時已有太多指定給海嘯地區用的捐款,但他們又沒有足夠力量善用捐款,所以索性拒收,至於海嘯地區災民是否要這些捐款?對不起,他們並不在意),可是每年搞籌款,他們也盡找政客做嘉賓,從去年湯家驊、單仲偕、到最政治化的李卓人,那又是那一門子的政治中立?當那些國際性NGO以找捐款為大前題,不惜找政客、明星做代言人、甚至利用電視,不斷販賣那廉價同情心之時,他們已淪為和麥當勞、瑞輝這些跨國企業無異,只求捐款(盈利?)達標,一切理想、信念己拋諸腦後,他們吸納的,只是一班又一班想沽名釣譽的中產專業人士、那些想出名的人,又或在他們履歷中,加上一個吸引項目的為利視圖的大學生,扶貧,只是他們達致成功的手段,不是目的。

那麽,這世上是否沒有真心為人、為理想的人?不是沒有,只是他們恥與這些NGO為伍。 友輩醫生朋友中,有人每天仍在公立醫院中奮戰,從沒有想過去參加無國界醫生,友人說:「醫香港人都醫唔切,我又唔想搏見報,參加把托咩!睇多兩個症好過喇!再唔係瞓多兩粒鐘,等自己有精神睇症好過!」還有,寶血醫院院長余宇楷醫生,他在油麻地為街坊、古惑仔看症,遇著有經濟困難的人,必定減收診金、甚至分文不收,數十年來不求名、不求見報,較之那些新紥醫生仔,去了一轉非洲,回港後利用那班NGO公關,為他們吹噓一翻的所謂行善,那些醫生仔看見前輩、同行為香港貧民所付出的奉獻,會否感到面紅、無地自容?那些NGO公關又會否感到他們正出賣自己的靈魂和公義?他們可否安睡呢?

忽然,又想到在CGO西翼三樓、四樓、以及在 Citibank Plaza 工作的友輩,公眾從來不知道,不論是民主派還是保皇黨,他們那些大計言論,其實不少是出自那兒一班助理手筆,可是他們只是一群無名之輩,還要為公眾,接受那低微的薪酬,但他們從沒有半分怨言。

無名英堆,香港多的是,只是不及那些沽名釣譽之輩,可以無恥地自我吹噓!

廣告
一月 2007
« 十二月   二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Blog Stats

  • 1,840,44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