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的很高興,甚至較加人工升職更高興,因為那是來自一份認同、一份來自同行的認同,那較物質上的認同,更令我重視和珍惜。

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發表了一個行內的民調,行內人對所有行內機構公信力評分也下跌,唯獨對我工作機構的評分上升,那代表了甚麽?就算不理評分是否有偏差(我相信中大那班仆街假道學,一定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必定用盡所有統計學上漏洞,說那評分代表不了甚麼!)可是,我有讀過統計學,那代表被訪者對我所工作機構評價是正面,對其他機構評價是負面,這是一個民意趨勢的反映,任你用盡所有借口和誤差,也不能否定(可不要和我爭拗,我對政治統計學的分析和認知,並不只是來自學院,而是來自我在加拿大的年代,從我為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工作的年代,那些政客和黨工所教授,他們教給我的,真的,終身受用,他們對民調的理解,我到今天,仍沒有任何香港政治人物,包括政府,有他們那一套分析和理解方式),除非,中大夠膽說他們的調查由取樣開始,已經有偏差,整個調查也是錯的!否則,事實並不容他們抹殺!

為何會出現這種「逆市上升」 的趨勢呢?我可謂感受致深。當你每天為一些背後的真相去努力奮戰,可是卻不能曝露「爆料」者身份,當消息出街,所有行家也知那是事實,可是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公開承認,甚至要批評你「作野」、「無風起浪」的時候,行內人心中會怎麽想?他們知道事實,可是為了生活,不能說出事實,只能以這類民調,宣洩不滿,若連同行如敵國的人,也可以肯定你的工作成果,又有甚麽較這更值得高興?

我永遠記得 ,當年23條立法,當眾人皆醉我獨醒時,某行家曾對我說:「你們可好,有人認同,我們所寫的,卻不一樣。」之後,那行家離開了工作機構,去了一個令我極討厭的NGO工作(他可知自己今天的工作,較以前所做的,遺害更深,令更多人身死?)但那一刻,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縱使公眾不認同,但我是對的。

再之後,我更加明白,遊戲規則巳改變了,我必須以新規則去幹,縱使,很多人,包括新邊同事不認同,我也認為我的做法是正確,畢竟,香港傳媒已開始步向新紀元:你一是站在建制、一是反對建制,再沒有和浠泥式中立,否則,你只會變成偽君子!

幸好,中大調查顯示,行內人,也不喜歡偽君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