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個相當吊詭的平安夜。

晚上跑到中環,看看那個保衛皇后碼頭的集會。步出中環地鐵站,那個每年在皇后像廣場臨時搭建,像布景板的聖誕村人頭湧湧,還要排隊才可以進入,每個人都興高彩烈地圍住那些臨時搭建,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的東西在拍照,仿彿只求那一刻的聖誕歡娛,至於那是真是假,是浮光掠影,還是借來的快樂,倒不在乎。

走到擠湧的人堆,逆流而下,看見已被移平、圍上了圍板的天星碼頭。存在了近五十年的建築巳移平了,圍板上仍貼住係留天星的標語,還放了兩個哀悼天星的花圈,可是不見有遊人順道到天星懷念失去的歷史,他們匆匆走過,逗留在那兒的,只是一班又一班擠不進行人專用區的菲傭,由一班與天星完全沒有感情,更加沒有甚麼「集體回憶」的外來人,以她們的歌星,陪伴著天星的「遺體」,悼念第一個沒有天星的聖誕。

走到皇后碼頭,那些保衛皇后的人在落力地用擴音器講述皇后的「集體回憶」 ,呼籲市民加入保衛皇后碼頭,保衛這個港人的歷史。

可是,同一時間,就在保衛皇后攤檔傍邊,同時有天皇星遊輪(賭船也)、維港觀光船、甚麽離島旅遊之類的檔口,一隻又一隻趕著出口看煙花的遊艇泊在碼頭,趕著上船的人,正眼也不看保衛皇后的人一眼,趕著把大包小包的食物、外賣搬上船,保衛皇后?別阻著我們出海!

實在看不下去,跑回保衛皇后集會的地方吧。台上,訴說對保留皇后的訴求,一眾泛民議員到場支持,頗有眾志成城之勢。

台下,那些一直抗拒建制的民間組織,與建制派團體各有各做,你有你在籌款,成立甚麽甚麽關注組,我有我自成一國,宣傳要為拆卸天星出書,市民呢?有人駐足一會就走,有人坐在一旁,訴說自己和天星、皇后的故事,不管身邊有沒有聽眾。

還有,得百來個集會人士,警方卻把集會地方,用鐵馬團團圍住,外圍還有五、六部警車,又在大會堂高處監視,恐怕捉葉 繼歡也是相似規模吧!

或許,不管是否聖誕,人生就是如此吊詭吧!矛盾往住會在同一時間、同一場景出現,就正如,聖誕是普天同慶日子,代表了希望,可是今天大家一覺醒來,世界仍是以往的世界,絕望的人仍舊絕望,聖誕,就像濫用毒品一樣,除了帶來一刻的歡樂外,根本改變不了甚麼,過了聖誕,所有問題還是放在面前,根本沒有改變。

當然,最吊詭的是,打Rainbowsix Vegas,明明是特種部隊消滅恐怖份子,卻變成恐怖份子把我當作人靶,特種部隊被恐怖份子殺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