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2, 2006.


寫了多日天星,真的悶得發荒!現在街頭巷尾,報章電視,也在大談「集體回憶」,忽然之間,這個城市中,好像很多舊事舊物,背後也有一大串令人難以忘記的故事,足以成為「集體回憶」。然後,又再發現,你的「集體回憶」,原來又和我的「集體回憶」不同:有朋友甲至今堅持不喝罐裝維他奶,一定要喝樽裝,每到冬天喝一樽加熱了的維他奶,就令他回想起兒時讀小學的情景;某次和朋友乙相約到九龍塘飯聚,此君已貴為某行中高級行政人員,可是給他硬拉到樂富大排檔吃飯,然後又是回憶起大專年代,在那裏發生種種輕狂少年事,半場還要加插走堂到已拆卸的麗宮戲院看電影的趣事,當然,這又是我們兩的所謂「集體回憶」!

若以這種其實相當「個體」的 「集體回憶」,去決定那些舊事舊物可以放棄,那些必須保留,其實也相當麻煩。天馬行空一點,若有天維他奶不出樽裝,老友甲會否組成「反對維他奶取消樽裝大聯盟」抗議?若領要拆樂富大排檔,老友乙又會否硬拉我加入「悍衛樂富大排檔關注組」?甚至迫我陪他去領匯遞請願信?(若然繆美詩親自接信,我會像選委會投民主派的選民一樣,自發參加!)當然,若果有一天要拆信和、好景,我會迫老友甲、乙加入我成立的「保留香港三仔、四仔歷史遺產聯席」,保留這兩座見證香港三仔、四仔文化發展的歷史遺跡,我可連口號也想好了,「保留三樓有三仔、四樓有四仔!」

並非反對保留天星、皇后,只是認為,凡事去到泛濫的時候,我就會問一問自己,有些事情是否已用感性取代了理性?這應否是時候,理性地去看保留「集體回憶」 這個議題,令他可以更健康地發展?

今天與教授C食飯,他用了一個相當好的例子,說明甚麽是「集體 回憶」:「你由中環坐van仔去銅鑼灣,若果你話大丸有落,司機一定知係邊到停畀你,大丸拆左好耐,但到今日冇人會唔記得佢曾經存在。」

廣告
十二月 2006
« 十一月   一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2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