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 2006.


孫公真不愧為孫公,果然為官場老手,對於舊官僚操控民意,反擊議會之術果然爐火純清,眼見皇后碼頭火燒眼眉,中九龍幹線撥款率先下馬,於是又來一招閉門傳媒高層放料,拿出四年前區議會文件,力證區議會沒有反對拆皇后碼頭,更想連消帶打,順手反擊力保天星、皇后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當時為中西區區議員郭家麒,指他當年沒有反對云云。

有時見到好像孫公進些舊官僚,看著他們拿著那套老黃曆輿論操控手法,就以為一切盡在他指掌中,真的忍不住笑!孫公,醒一醒吧!今天已是2006年,2007年也快來,拿2002年區議會諮詢做擋箭牌?究竟這四年間,你是否在香港生活?四年前遇著有民主派反對、有民意支持的議題,政府保皇黨還會免為其難,冒著損失民意風險,幫政府說說好話,來個小罵大幫忙,可是經過03年7.1遊行、之後董去曾來,所有政客都知道民意力量高度澎脹,再加上選票誘因,肯為政府做死士的議員,己如鳳毛麟角,就看看今次天星風波,身為政府立法會內首席死士的泛聯盟,他們的成員劉秀成為古物古跡諮詢委員會成員,也第一時間同政府劃清界線,直指政府現時保護古蹟法例有問題,更不用提前日工聯會陳婉嫻,如何較民主派更激,講明不信政府,與民主派聯手否決中九龍幹線撥款。

今天香港,莫說是四年前的民意,四日前的民意也可以完全不同,香港人最成功的,就是做事懂轉膊,反應快,靈活變通,所以香港才可以成為亞洲大都會、金融中心,當日紅灣半島一役,新地、新世界尚懂眾怒難犯之理,情願不拆紅灣,賺少數億,也不想做壞招牌(據聞當年郭家軍師正是未重返官府的許老爺),為何政府高官,反不懂此理?難怪議員K說,連左派也學懂如何玩今天的民意政治遊戲,明白就算不能緊跟民意,也千萬不能逆民意,甚至刺激民意,為何政府那班官員,至今也不明白這個道理?

孫公拿出四年前區議會文件反擊,可以有甚麽效果?市民、反對團體會因此不去皇后碼頭 抗議嗎?民主派會因此不再出聲反對政府嗎?民意會因此將反政府憤怒轉到那班議員身上嗎?保皇黨會因此敢於站在政府一面,支持拆皇后碼頭、拆油麻地差館、拆玉器市場嗎?全部不會,既然改變不了局面,又可能引發更多政治火頭,搞來幹嗎?

唯一解釋,孫公既心虛,也沒有好計扭轉局面,只有用這些「屎橋」急病亂投醫,若政府真的如此理直氣壯,大有手握皇牌之勢,大可在立法會公開質問議員,又或開個記招,即場公審一眾民主派,何須避入政府總部內,面對一眾聽話的所謂傳媒高層,才敢發火?

有種的,跑到天星、跑到立法會,對著那班抽水議員、政府所 謂的反天星「暴民」,公開和他們對質,不要在政府總部鐵籠內狐假虎威。

一個問責官員,連面對市民也不敢,真的不知他如何問責、向誰問責!

廣告
十二月 2006
« 十一月   一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32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