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14, 2006.


天星,不知為何,又成了新聞。

原本以為,已送別了天星的最後一程,將一切隨天星而埋葬,反正,這是香港這處地方慣常做法,可是有人出來搞一搞局,大方向來說,未嘗不是好事,但從個人觀之,唉,算吧,由那一群傢伙搞局, 結局還不是一樣?除了搏出位之外,與一眾他們卑視的建制派人物行動,又有何分別呢?

先不講個人感觀,今次有人以行動阻止拆卸天星鍾樓,無可否認,是民間行動的一大進步。假若要選擇走社會抗爭路線,這是一條正確的路,既然要抗爭,就要走到最前、最激烈 ,否則又怎能和主流分野?今次他們的抗爭手段,或許尚欠成熟,卻是走出了正確一步,當年綠色和平,何嘗不是以彩紅戰士號,四出對抗西方破壞環保行動?若然選擇以激進手段對抗政府不仁,就要走到最前,總好過變成那些口中悲天憫人,實際上對建制不公不義,絕口不提,再以政治中立作為借口的官僚NGO,既然認定了建制是如此不可信、邪惡,就不如將那些教條拋下,以反建制的行動,去抗議政府,這倒是合情合理,也是民間運動的進步。

可是,從個人觀點來看,為何要到今天,天星碼頭已拆了大半,才來一個激烈抗爭?為何不是天星未拆之時,他們已衝入碼頭?就算今天他們徹底成功,天星可以不拆,現實是,大半個天星已拆掉了,可以不拆下去嗎?當然,有人解說,早些時候,天星戒備森嚴,抗議人士難越雷池半步,可是,只要在工程未開始前,先行衝擊,一切,或許還有轉灣餘地,到了昨天,就算政府肯停工,不拆天星,那兒只是爛地一塊,拆與不拆,分別不大,示威人士倒要多謝孫公,若他昨天在立法會說,政府不拆天星了,後果可能更嚴重,因為那兒剩下的,只是一座危樓,留下,較拆卸更麻煩。

我無意批評任何人,因為自己不是那些熱血行動派,根本沒有資格批評他們,我只想說,若香港民間運動,真的要追上國際水平,昨天發生的事,應該在天星尚未拆卸之前做,否則,他們只會淪為那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一樣,所做一切,只為曝光,並非真的為了天星。

呀,還有,請別再用民間記者身份,參與今次行動,起碼,綠色和平成員,每次行動之 後,不論中外,沒有人會用綠色記者名義,扮另類傳媒報道事件。記者就是記者,參與者就是參與者,只要有參與其事,你的所謂報道,在公眾眼中,已不是報道,只是為整個行動,涂姿抹粉的新聞稿吧了!倒不如拋下記者名義,真真正正做一個參與者吧!

廣告
十二月 2006
« 十一月   一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32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